不要辜負特府官員的苦心

明天七一慶回歸,大眾聚焦點當然在遊行人數多寡。筆者因外遊關係,未能上街一盡公民責任,捍衛本港剩下那一丁點的公義及民主,為此本人深表慚愧,只能禱告祝願明天天公造美,警方能多通融盡量開放遊行之路,令每位義仕能夠比較舒服地完成全程。

某有識之士曾經說過,香港人愛遊行,把它當作為娛樂節目。能說出這種有智慧的說話,足證此君未曾遊行。盛夏的香港,即使留在家中,只要把冷氣關掉,也能把人翳出病來,更遑論要在列日當下曝曬數小時!可能此君馬京作馮凉,把香港當作峇里島!

大智若愚的特府豈有不諳此箇中道理?每年六四、七一之前,特府都「有動作」,有誓不把民眾趕上街誓不休之勢。特府官員以及其智囊團不但智勇雙全,還寧願承受天下駡名當白臉。遞補方案不遲不早,就在七月前推出,民意的沸騰特府焉有不知之理?如此苦心,市民豈能辜負!盛傳林局長乃下屆政務司司長大熱,若屬實市民可期待更多激將法出籠。但願筆者與眾市民身體健康,能夠支持以後的抗爭!

話說回來,今晚看到CCTVB一節目,節目完結前兩位女主持談到明天七一有多項文娛活動,鼓勵市民參與!CCTVB效忠之心,真是可昭日月!

 

民主黨之中伏

近來最熱的話題,莫過於特府順應民意,褫奪市民補選權利。只要立會三讀通過,特府官員便是香港千古功臣,給全港市民一個指鹿為馬的活生生例子,廉政公署又可省了不少廣告費用,又增加向地產商利益輸送的本錢,蟻民自然額手稱慶。

不過筆者想寫的卻是另一事件。近日香港街頭到處都是一眾政治嘍囉的玉照,對了區議會選舉快到了!今屆區議會有多一層意義,因下屆五位新增功能組別將從眾民選區議員選出來(當然先要得到若干提名,參選關卡早已設下)。筆者後知後覺,現在才發現民主黨支持這政改方案,又中了敵人的離間計!本來民主黨內的少壯派早已不滿黨內大佬戀棧立會議席,現在區議員關系立會議席,少壯派恐怕連區議員這「豬頭骨」也沒了。難怪他們要自立門戶謀出路,大部份有潛質的第三代從此sayonara,且看它將來能否打破這僵局。玩政治,我們港燦給偉大共產黨提鞋也不配。

話說回來,民主黨真的讓支持它的選民失望。且不說多年來沒有推動港人更支持更崇尚民主,它做的政治決定,十居其九都是錯誤的。除了搞遊行外,實在想不起做了甚麼特別的事。做地區工作又不及禮義廉資源多,冒險的事不敢做。既然如此,民主黨的漸漸式微,都不算是值得傷感的事。

上山下海北越八天之旅 – Day 8 (河內)

來到旅程的最後一天,今天的行程是遊覽西湖一帶。不過最令我期待的卻是第六天經過的街邊河粉檔!儘管我們已經提早起床,但可惜還是與「它」擦肩而過!雖知道當天我們是七時而已,要求團友在舒適的酒店睡床那麼早離巢,比林公公聽取民意,更為不可能。雖然先撲了一個空,但團友要吃街邊檔的心卻依然熾熱。不過世事常弄人,你想找的東西,往往踏破天崖無覓處。眾裡尋「它」千百度後,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我們曾經兩度用餐的餐廳對面一條冷巷找到了「它」。老板娘還是非常有良心之商人,當我們表示想在此用餐,她擔心遊客不能接受那裡的衛生環境,還叫我們到對面那家餐廳呢!團友們當然婉拒其好意,立即蹲下找吃。我們當然不懂看餐牌,所以只好跟著其他客人點的菜試點。結果點了兩碗「超級至尊」(即最多餸的一款)以及兩碗「至尊」(比前者少了兩條像南記粉麵的春卷的湯檬),隨檬附送菜絲香茅及油條。油條做得並不出色,並不像香港般的熱辣辣及鬆軟,不過這個只是配角用來沾湯吃,並不致太失望。可是身為主角的湯檬卻是驚為天人,其濃郁蕃茄湯底贏取食客的歡心,再加上肉鮮、檬粉爽口、蕃茄鮮甜。雖然「南記春卷」(其實應是扎肉一類的東西)只是一般,卻是瑕不掩瑜。之後內子看到有小販販賣一些像Doughnut的東西,也躍躍欲試。可是那小販卻看到我們是遊客而一心想坑人開天殺價,可幸檬粉檔老板娘為當地旅遊業挽回顏面,看不過眼跟那小販力爭,於是小販才用一個平常的價格賣給我們。不過那些糕點並不好吃,既偏甜又油膩,可幸我們沒有以「天價」買回來呢!

之後我們開始一天的河內行程。當天提早起床的目的,除了為吃街邊檔外,還是為了去看一看胡志明的。跟偉大祖國一樣,開國元首的遺體是「供人吊唁」,而且開放時間都只是早上數小時而已。可是當你要找的士的時候,命運總要在你面前拿走的,當我們抵達的時候,存放胡志明遺體的館已經關門了!我們於是就在胡志明廣場及周邊遊走,除了胡志明廣場根本就是天安門的縮水版本外,還有其博物館(沒有進去)、一個以前皇帝求子得子的廟宇等等。

胡志明廣場跟西湖距離並不遠,所以我們步行前往西湖。西湖旁有很多旅遊書籍上提及的景點,像真武觀(即李太祖廟)、一柱寺和鎮國寺等,不過它們都屬於看一下就可以的景點,所以團友們都沒有消耗了很多時間在這些景點上,雖然我們的時間是充裕的。至於西湖跟竹帛湖,跟杭州那一個相去甚遠,我們只是在湖邊走走並影相留下到此一遊的證據便離開了。

本來我們想先到一家在Sofitel Metropole Hotel 附近的大型Shopping Mall逛逛,特別到位于那裡的一間超市買手信。可是我們乘的士抵達後才發現那Shopping Mall整幢在重修!於是我們改變行程,先到附近家當地有名雪糕店吃雪糕,椰子味跟玉桂味都頗有特色但略為偏甜,不過點餐的時候完全靠手語!吃完雪糕後團友們想既在Sofitel  Metropole Hotel 附近不如前往那裡看看究竟為何此酒店如此有名。那裡是法殖時代建成的,很有歐陸古風,有點像香港的文華酒店舊翼吧。我們也順便看看及查詢那著名的法國餐廳,那時正是自助午餐的時候,食物方面並沒有團友們趨之若鶩的魚子醬鵝肝之流,雖然賣相也討好不過沒有俘虜團友們的心,所以我們決定到附近的一家法國餐廳吃午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到達的時候餐廳已經午休!不過那餐廳的裝修十分特別,門口幾乎是找不到,像一家瑜珈館,然後內裡有小橋流水,聽說前身是領事館或花園,都算沒有完全白走一趟。

那我們就再逛逛,經過國家歌劇院,之後再回到還劍湖及St Joseph Cathedral 附近一間香港旅遊書號稱它是全河內最好吃的炭燒豬肉檬Bun Cha Dac Kim。下車的時候看見店內滿座,格局平民化,又有人蹲在地上炸春卷,更增加我們的信心,鉅料這是一家黑店!團友們被帶到二樓,當我們還在擔心怎叫菜,好幾盤炭燒豬肉、炸春卷、檬粉及一些應是青木瓜做的冷湯汁已端上來,原來這裡是沒有叫菜選擇,數量也是按人頭計算的,可惜團友們已充滿不少越南美食的肚子真的裝不下這麼多,很多被浪費了。春卷已涼了並不覺得特別好吃,但那炭燒豬肉及撈檬真是十分出色,檬粉爽滑而醒胃的撈汁很配合。問題出現在埋單找數的時候,每位八萬盾多(約港幣四十元左右),其實對比香港的價錢來說還是相當相宜,不過跟旅遊書所說的價錢大相逕庭。內子跟C1氣不過,看到另一位韓國人只付五萬盾,而這位正直的韓國人是在當地工作,所以能說越南語,義不容辭的為兩位美女跟老闆爭辯,但貴為黑店老闆當然堅稱正確收費,收費就在那些我們幾乎沒有吃過的春卷,早知我們打包上飛機吃!不過話說回來,撇除這種經營手法,只談味道,這店還是值得一試的。

飯後我們就在還劍湖周邊遊覽,在附近的超市再追加手信(當中花生糖很好吃),再逛一些工藝店等。當中我們終遇到想吃很久的越式三文治,所以我們在前往機場前買了一個外賣,內有鵝肝醬、扎肉、酸菜等。跟著我們就在酒店替我們訂的的士前往機場,至此上山下海北越八天之旅完滿結束,原班人馬將在兩個月後再向世界出發!

上山下海北越八天之旅 – Day 7 (下龍灣、海防、河內)

第七天早上是自由活動。在終於能舒舒服服睡一晚後(其實自己睡得還可以,不過昨晚才真能安心睡。),吃完酒店的自助早餐後我們步行到市集逛逛。從酒店到最近的市集步行約需半小時,主要還是看到一些餐廳、辦館之類的。這天的午餐是自理,但早餐吃得飽所以沒意慾再吃,況且我們並未看見甚麼特色食品。

我們於一時許乘巴士前往碼頭,然後轉搭船前往海防,再從海防乘巴士回河內。前往碼頭的一段原來是乘公共巴士,雖然我們早上車所以有座位,但後來他們安排膠椅給遲來的乘客坐在走廊。開車的時候車門還是打開,驗票員還站在門口位跟途人打招呼,原來這巴士還設有中途站!雖然巴士已經「爆棚」,但還有乘客陸續上車,有的擠進來,有的半懸車外,差點以為我們是為了打破巴士載客人數的世界紀錄!最有趣的是團友C1居然全程處變不驚,全程施展睡功,一派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到達碼頭,雖然我們是有頭等票而有固定座位,可是形勢比人強,現實是先到先得加弱肉強食制,一派原始風味。

海防是越南第三大城市,不過我們只是在這裡轉車,而在旅程後筆者對此地的印象仍停留在幼時天文台風氣象圖上其中一個城市。中途休息的時候,我們在油站買了一些外表像糭但實際是香蕉甜品充饑,味道偏甜但尚算可口。

回到河內我們先到Service Apartment check-in,然後到了一個大形商場,主要是到超級市場買手信,其中最重要是買越南河粉以及佐河粉的青檸辣椒。買的河粉是即食包裝的,所以比我想象的貴,但青檸辣椒則比香港便宜多。之後我們到一家之前已訂座的Bobby Chin,此乃一家高價(以當地價格算)法國餐廳,本來是在我們入往的Service Apartment,但剛搬到西湖邊。但我們想沒所謂,豈料便讓我們遇到無良的士司機!去程的時候筆者差點以為上了觀光巴士,幾乎把河內所有名勝都走遍!下車承惠十二萬盾,約為六十港幣,價值不多,可是走了差不多半小時,氣結!不過樂觀一點看,以後到河內坐的士不需要再太審慎,因為金錢損失不會太多。從回程一條直路抵達目的地,更可引證此兜路走。不過回程的的士是大型號,所以收費貴一點,總結上來差不多。

Bobby Chin 內的裝修頗為後現代,以紅色為主調,以星級餐廳來說,香港餐廳的地方更為寬敞。但食物的質素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好,尤以帶子及牛柳特別出色,連一向不吃牛肉的內子也讚好,甚至還不停對筆者那份牛柳虎視眈眈呢!甜品也很出色,雖然已經很飽,但每碟分為三份不同的甜點依然全數被團友們消化。每人四至五道菜,都只不過每位約二百多元矣!這樣的食物質數在香港肯定要數倍價錢不止!所當筆者也推薦各位到河內的朋友應到這些法國餐廳大快朶頤。

上山下海北越八天之旅 – Day 6 (下龍灣)

昨晚應該風平浪靜,因筆者的睡眠跟在陸地上沒分別。望出船外,除了霧繼續彌漫外,還有絲絲雨線。糟糕!今天早上還要划獨木舟哦!吃完了我們在越南最差的早餐後(只有些蛋及不熱的吐司),我們便整頓行李然後轉到另一艘船。轉船後再行駛一小時後,便到達我們划獨木舟的起點。

老實說,筆者體能應該介乎在差和極差之間,再加上不諳水性,所以完全不嚮往這划獨木舟項目。筆者跟內子一舟,內子在水上活動比我優勝,所以坐在前位。可是筆者手腳不協調的症狀於此時表露無遺,也完全不能掌握划艇的技巧,所以遠遠落後於其他團友。再加上雨勢愈來愈大,此時心中真的有點不是味兒。可幸後來筆者漸漸開竅,跟內子划的動作開始配合,逐漸令筆者領略其中的樂趣。穿過岩洞,在獨木舟上欣賞自然美景,想這是其中一個令筆者不喜歡參加香港旅行團的原因吧!

午餐後的活動竟然仍然是划獨木舟,導遊更指出這次將會比早上更艱苦。雖然筆者有不想錯過任何觀光景點,但無奈我們四人已筋疲力盡,再加上導遊說我們在主艇上也會看到那些景點,所以我們選擇了留在船上一邊玩國粹、一邊觀景。

其他團友再上主艇時,已是約兩小時多後的事。這也不奇怪,因為主艇也需時二十多分鐘才駛到接他們上船的地方,他們都說比早上消耗量更劇烈,不過景色不錯,中間有一時間在一沙灘上岸曬太陽奉呢!之後我們便在Cat Ba Island 登陸,此島是下龍灣上的主島,有市集、餐廳和酒店等設施。我們在此島上的唯一行程便是入住島上一間據導遊說全島上最豪華的渡假酒店。相比起其他旅遊熱點此“Resort”並算豪華,設施也乏善足陳(就只有一個泳池、一個私人海灘罷了,而且在海灘上的酒吧還長期關門呢!)。不過相比起我們之前睡在火車、船和沙壩的酒店,這裡已經是太五星級了!晚餐也是在酒店內吃,一團十二人坐在一桌吃半西半越菜,感覺跟香港旅行團的團體餐很相像。唯一不同的是這頓飯從七時吃到十時(其實是我們四人先在十時離開,事後知道他們很多逗留至十二時呢!),席間話題從足球、木球、當地旅行、普京至胡志明曾在港被捕,老外的話題可真多呢!

上山下海北越八天之旅 – Day 5 (河內、下龍灣)

第五天可算是交通工具日,幾乎所有時間都在車船度過。昨晚乘通宵火車離開老街,抵達河內的時候只是上午五時多,而下一個行程的集合時間卻是八時,怎辦?由於我們沙壩跟下龍灣的行程都是光顧同一家旅行社(Handspan),而事前溝通亦被告知旅行社會有人接待,所以在幾經艱苦截到一架大的士之後(因我們一行四人及各有八天行李),直接駛至旅行社,結果發現旅行社還未開門!致電給旅行社只換來留言「我們營業時間是由上午八時…」,於是我們只好叫的士司機找一處吃早餐的地方。可是大部份店舖還未開始營業,有的攤子我們不能坐三小時多,最後我們回到先前入住的Service Apartment,幸好那裡的Reception 都認得我們,讓我們在大堂休息,至少我們可用wifi 上網!

七時左右我們開始覓食了!覓食範圍只限Service Apartment附近,我們先被一售賣河粉的地攤吸引,那裡的蕃茄、牛肉、河粉都像很新鮮可口。鑒於我們將要坐長程車,所以我們忍痛決定還是留待最後一天才一試。最終還是在我們第二天吃晚餐的餐廳吃早餐,味道還是有一定水準,可能筆者心繫那地攤,所以感覺沒有之前用餐那麼好。特別一提的是我點的鴨湯河,「騷」味極重,港人應很難接受,但當地這卻視為標準。

之後我們到旅行社集合,然後一團十四人乘坐旅遊巴士前往下龍灣。我們在下龍市上船,車程三小時多。抵達後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在沙壩遇見的霧竟隨著我們而來到下龍!這可糟糕,那可會影響我們欣賞「海上桂林」、「世界自然遺產」的景色啊!雖然能見度不足,幸好也能帶出另一種味道。

說回我們的觀光船,我們當天食宿都在那裡。外表上那艘船也不俗,不過房間很狹小,跟Cruise 相差一萬八千里,令我們有點失望。午晚餐我覺得還可以,尤其是一些海鮮前菜,這應歸功於當地海產豐富吧!

午餐後觀光船在下龍灣遊走,我們都是觀景、拍照。之後上岸參觀一個鐘乳洞,洞內有一內湖景色不錯。另外到了一個據導遊稱為全下龍灣私人擁有的島,不過除了一些果樹家禽外其實乏善足陳。

很早便吃晚餐,然後全日行程完結,所以團友只好麻雀耍樂打發時間。

上山下海北越八天之旅 – Day 4 (沙壩)

早餐後,導遊帶領團友四人到一個極泥濘的地方下車,然後開始我們這天的行山路。其實沙壩地處山腰,而我們今天的行山路是從山腰向下行到山腳,在完好的路上,行程是比昨天舒適。可是今天有不少路程十分泥濘,有部份是羊腸小徑,更大部份更只是「隨山行」,所以都有點吃力。

行了不久,碰上了一羣小朋友,女團友們母性大發,在導遊示意可以下派糖給他們吃。小朋友們並不害臊,看見女團友派糖的動作便一烘而上。可是他們也很守規矩,就算團友的糖不夠,他們也只會默默等待。幸好團友還有些口香糖「跟身」,才能夠足夠分配。其中他們的「小首領」更維持糖果能平均分配。小朋友們都笑得很開心,相對現今在港的小朋友常愁眉深鎖,童真表露無遺,平凡是褔,並非只是安慰窮人的說法。

繼續行程,沿途初段霧甚濃,能見度並不高,只能看到一些近景,以及耕作的耕牛。中段後穿插田野,道路雖然崎嶇,卻是遠眺梯田的好地方。從這裡開始,沿途有不少少數民族跟我們及其他遊客搭訕,當中有不少小朋友,都有兩至三句英語傍身,最終目的當然是為了販賣她們的工藝品。其中有一位小妹妹,非常可愛,「人盯人」的跟上內子。走難行的路時,還會扶著她呢!

走了約兩小時後到達了山腳,過河後就到了另一少數民族的村落。我們跟小女孩平價買了些工藝品後就和她分手。在沙壩有很多不同的少數民族,服飾都有一定的差異。老實說筆者已忘了他們的名字,不過我們昨天跟今天早上遇見的,大部份都是苗族部落,過河後則到了蕤族人聚居地Ta Van 村。這時已約為午飯時間,導遊就租用了一個廚房做菜給我們吃。這頓飯有肉、春卷、炒麵,雖然味道一般,但導遊把所有材料放在他的小背囊裡走了一段頗長的路,在小村莊內用餐,也別有一番風味。

飯後繼續在民族村蹓躂,村裡有學校、民宿、文物展覽屋等,風景卻只是一般。越走越倦,再多走一小時多終乘車回市集,整個沙壩的行程便告結束。由於我們是乘晚上八時多的火車,五時多才乘車從沙壩回老街,所以還有不少時間剩下,我們再做了另一個平價按摩,及回酒店洗澡(當晚在火車固然沒法洗澡,明天要到下龍灣所以要待明晚才能洗澡,因此這點非常重要)。回老街的車程霧很重,路也迂廻,幸好司機非常守規矩,令我們平安到埗。

到達老街先到一家很多遊客用餐的餐廳吃晚飯,價錢不便宜味道也無甚可取之處。晚飯後還有時間,看見火車站附近的河粉舖相當吸引,儘管已經吃完晚餐,而且也擔心衛生狀況,可是我們依然不敵肚子裡的蛔蟲。最後叫了越南牛河及越南雞河各一,總共盛惠港幣二十元,但滋味卻非香港可嚐到,讓我們滿足及飽足的上火車離開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