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計

克勤…不…克強旋風襲港後,餘波未平。警方在港大、麗港城及其它地點的演出,是耶非耶相信各讀者心中有數:票投民建聯的應支持警方運用專業判斷維護了「社會」(金水土按:此社會乃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之社會,非普羅大眾之社會也)安寧;其餘的市民則熱烈歡迎警方雄風再現(前一哥不是常被謔種為Sorry Sir嗎?),加速與內地公安融合。金水土一向十分欣賞本港警方服務質素,對市民總體來說算得上是彬彬有禮。不過以金水土認識在警界或曾在警界服務的世叔伯中,頗有不少數以眾示威人仕為滋事者 而深表痛絕,而以為民除害為理想的。

因此對於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指,副總理李克強到訪麗港城期間,警員出於本能用手擋鏡頭並且被卡住,可能並非全無事實根據。可惜的是,這反映了更嚴峻的一面—警方本能對示威者的抗拒。讀者大爺可能說,你看人家禮義廉正正當當地遊行,警方不也是大開方便之門嗎?能這樣想的人,想必真能相信特府會聆聽(只是聆聽,不是聽取)各界別的意見。可是如果特府真是對各政見都一視同仁的話,任何稍為激烈的行動會在香港有市場嗎?換句話說,閣下如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放著正經事不做而走上街頭:那恭喜閣下,因閣下想必是特區的幸運兒,說的話在特府心中有份量。

無論如何,面對各界口誅筆伐,特府該如何自處?金水土不才,願獻上一妙計,若覺可取請特府見憐下一次招聘政治助理時可考慮一下筆者。所謂辦法,說穿了還只是轉移視線,為一眾高官金蟬脫殼之下下計。利用港人八卦及三分鐘熱度的心態,禮聘各娛樂記者制造一些爆炸性的娛樂新聞,譬如說霆鋒柏芝復合,或原來其婚姻破裂的原因乃大有文章,像其中一方「中途轉基」等等。這樣就算不能平息克強後遺症,也定可給特府多一點空間。此只乃一時之計?誠然。但以香港人善忘的特性,一個月後又會興起另一話題。君以為然否?

一對中產不如一千個LV袋

上週五虎報頭條報導一名少女從十二處起便成了LV的超級粉絲, ,不斷央求父母購買不同款式的LV袋,數年光景後存貨高達千餘個。作父母的愛女心切,不但未有勸阻,更為愛女購下千餘尺單位以存放可能比米蘭站還要多的珍藏。直至後來慈母因欲為女兒整理一下滿載袋子的房間而被攆走才令那對「窮得只剩下錢」的夫婦驚覺他們的寶貝女兒「有異」而求助。據專家診斷,「LV女」患有自閉症固有此異常行為,幸現已痊癒。

 報導一出,全港嘩然(話說回來,香港人甚麼都嘩然;不嘩然才值得奇怪)。附於這篇報導的不外乎若能及早發現有三成病患者可以痊癒,然後「有識之仕」又語重深長地告知曰:有錢並不等於快樂這等筆者般草根常自我安慰的話。老實說,金水土(註:即筆者,近期發覺自己甚少引用想了很久的筆名:固決定以後多用)一向本著港人一貫憎人富貴厭人貧的心態,著實精神上阿Q了一陣子,好像為吾等非富之輩出了一口烏氣。可是想深一層,這事還是突顯了普羅大眾的悲哀。

 誠然有錢並不等於快樂是真理,但原因是:這個世界永遠有例外。一百萬富豪中,總有一個不快樂吧!事實卻是在大多數情況下有錢比無錢較快樂,要不然為何智者說:「貧賤夫妻百事哀」?每天憂柴憂米的生活怎可能快樂?當你的小孩每天問你為何不能做甚麼不能到那裡,那歉疚感恐怕會像針刺在心吧!

 更重要的是:比較受到壓抑的「非富」孩子,會較那無物質憂慮、較多與不同地方生的富孩子對自閉症更免疫嗎?答案恐怕是否定的。若那位少女不是生在富貴人家,她的自閉症症狀會突顯出來嗎?心理醫生的診金又豈是一般家庭能負擔得起?

 回想大概兩年前本港有對中產夫婦,一為醫生一為律師,也抱怨未能在港置業,購買自己的安樂窩;而這一千多LV袋卻能進駐千尺大宅。人生的諷刺,有逾於此嗎?

Completely Rubbish!

每天看港聞,總是新奇事百出。筆者想寫的題目,真有如長江江水滔滔不絕。奈何有限的時間敵不過無限荒誕事,只能歎句:「奇事處處有,只有香港多!」

未來阿二來港,筆者還想特府連安排旅程也新意欠奉,又是家訪,又是到安老院,又是在酒店訓話,又是到港交所穿經紀衫…想不到警隊一哥禿鷹在國家領導人面前展示如何實踐強政厲治,狠狠地摑了煲呔一巴掌。對記者,在舉行過IMF Annual Meeting的會展毗鄰的Grant Hyatt晚宴,以保安理由只准數名記者代表進場,然後其拍攝的相片便與其他行家分享,其餘的記者就被「請」到另一function room看現場直播;對普羅大眾,每逢未來阿二的座駕準備出沒(重點在準備兩字),警方都會劃出比褔島核電廠核污染範圍還大的禁區,人車一律肅靜廻避,相信李副回到北京必高度讚揚本港做到無堵車的壯舉;對手無寸鐵的港大學生(還有一名麗港城居民),在他們的校園內,疑被強迫密室禁錮一小時。總之所有在古裝片看過官員如何阻止刁民攔路向青天大老爺申寃的橋段,通通在現實上演。金水土才疏學淺,總覺得警方需要保護李克勤多過李克強,實在不明白為何警方如此大費周章。

從近期戰況顯示,所有疑似特首候選人都以影射煲呔為主要戰略。有見及此,三位不斷公開支持警方,尤以「早逝哥」為最烈。當有人批評政府在未來阿二訪港時的保安安排,違反言論自由或人權 ,「早逝哥」形容這說法「完全是垃圾」,並強調,有必要在政要訪港時 ,保持政要訪問順利 ,對警方的專業評估有信心 ,又強調當局完全尊重傳媒採訪自 由 ,每一場活動也有安排傳媒採訪 ,也有畫面 ,亦有內容。原來有畫面有內容就是新聞自由,「早逝哥」又為全港市民解釋了他自己對新聞自由的詮釋。繼「為何不作李嘉誠?」後,又一泣天地哭鬼神之說。金水土對於「早逝哥」的各種表現,只能說他給「垃圾」提鞋也不配。

五十年不變?回歸十五年還未到便已是這個樣子了!

暑期電影檔的反思

夏日炎炎,筆者肥胖的身軀跟香港炎熱的天氣乃天然死敵,加上演藝慧根,所以入戲院嘆冷氣看電影乃一大樂事。

滿以為適逢暑期檔期,好戲任揀。豈料大部份公演的,非動畫便是漫畫相關。筆者已漸踏入不惑之年,此種類電影已不能感動心境滄桑的鄙人。不過內人乃反斗車王粉絲,所以也準備陪她看,不過筆者要求必須看英語原裝版本。

此舉跟一向崇尚尊華攘夷、為捍衛中華泱泱文化不為餘力的筆者有所違背。(當然此乃筆者往自己臉上燙金矣,真正原因乃鄙人外語不通。)可是筆者還是頑固地偏愛原裝版本,配音版本配得再好,總是不多不少背離了原著作的味道。本來溫馨細膩的情節,有時候被一些插科打諢的所謂笑料弄得體無完膚。雖然英語未必能全聽懂,但閱讀字幕應不太艱難。看外來劇亦然,即使看的是日韓劇集,聽到的只是「咕嚕咕嚕」,但演員的原聲都是跟隨劇情的脈搏,配音卻往往謀殺了聲音上的感情。

還有一個現實的原因,筆者早年負笈英倫,除了言語不通外,跟老外無共通話題也是一個死穴。英夷當然不懂菠蘿飽有多滋味、周星馳的電影有多詼諧,但比方說,大家小時候都看過藍精靈,但對方說Smurfs的時候卻不知道這是啥(當然原裝版本是法語,不過當美利堅仍霸佔世界老大之位,這個世界仍舊是英語世界。)。搭訕不上不但阻礙英語進步,自信心也會深受打擊,影響不可曰不少。

另外筆者發覺大部份公演中的電影,不論是否科幻題材,甚至是情情塔塔的片種,大都是3D「攝制」。換言之,看一齣戲動輒要過百元,看戲也成為奢侈之事,生活真是艱難啊!

“They think it’s all over……….. It is now.”

“They think it’s all over……… It’s now.” 是足球界的名句,源自一九六六年世界杯決賽英格蘭對西德於加時末段領先三比二的時候,Geoff Hurst單刀準備射門前後BBC評術員Kenneth Wolstenhome的評術。此役最終英格蘭以四比二勝出並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奪得雷米金杯(因此獎杯從巴西三奪雷米金杯後永久擁有,世界杯已改為現在的款式)。此名句自此風行全英,筆者在英其中一個最愛看的電視節目也以此為名之,大意為「基本上已沒有懸念,現在更大局已定」。

這名句現對於疑似下任特首候選人「震鷹哥」來說,應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在「1號仔」中期業績發佈會上,「超人」雖然誓言旦旦不表態支持任何人為下屆特首,卻對另一位疑似下任特首候選人「糖糖」推崇備至,稱贊其愛香港(卻省略了「的大商家」四字於後),默默做事(筆者小人之心:例如巴結討好商家自己友?),並為其之前震撼全港的「車毀人亡」及「為何不做李嘉誠」(筆者插嘴:此乃現代版晉惠帝何不食肉糜,可謂爍古震今)等言論護航,解說此只為苦口婆心對年青人的真心話。以「超人」無論在港甚至在中央領導人心中的超然地位,就算不是「一錘定音」,也令一眾騎牆派心裡有數應押寶在那位疑似下任特首候選人身上。

更值得令「震鷹哥」擔心的,是「超人」提及「香港有今日,係大家幾多代人辛辛苦苦做到今日,要成功唔容易,但要破壞佢,只要一個政策,成個香港變咗,所以任何改變要好小心。」,表面上這只是「我亞媽係女人」之流的官話,但說的是啥政策?莫非是「復建居屋」甚至是「震鷹哥」之前的傑作「八萬五」?筆者對兩位疑似下任特首候選人俱無好感,但官商利益關係重叠至此,蟻民們還有甚麼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