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動畫廊現實版

隨著下屆特首選情白熱化(雖然除了民主黨通過推薦何俊仁參選,還未有候選人表明參選,但傳媒顯然比仍在閉門造車的民主黨深明無人關心這樣無聊的鬧劇這道理。),每天新聞都在報導梁唐兩位俊傑訪問這考察那,熱鬧非常。據最新民調顯示(不知特首小圈子選舉跟民意有啥關係?),CY暫時民意佔先,而有指其中一個唐前司長民意落後之原因乃其在政府為官時無甚建樹。金水土對此不以為然,不禁對向來不甚思考的港人再一次失望。需知道唐生雖在其任職的工商及科技局局長、財政司司長及政務司司長各崗位上,客氣一點的說表現盡不如人意,但在教育下一代卻頗有建樹。

在筆者的求學時代,三色台曾製作了一動畫節目「成語動畫廊」。節目有兩大角色熊貓博士跟機械人丫丫,介紹各成語的解釋及出處。現實上唐生活像是熊貓博士(註:請不要想當然焉,金水土可沒說CY活像是機械人丫丫),為各市民重溫、重新註解甚至創造不少新的成語來。最家傳戶曉的繼有:

「剛愎自用」、「勇往直前」及「車毀人亡」:形容不肯麻木順服權貴、為真理發聲的年輕人的行為及結果。

「英年早逝」:舊解有為之士上天卻不假以年;新解全港非超級富豪人士最期待的一個願景之一。

「感情缺失」:抗議英美帝國主義的一夫一妻制最有力之原因。

唐生學貫中西,塞入港人口袋裡的又豈止五用成語?多年以來唐生也教導市民如何能將外語活學活用。比方說,昂平360的英文應讀作“Ngong Ping three hundred and sixty”、“Ngong Ping three sixty”或“Ngong Ping three six o”等。可是不拘小節的唐生來過靈活變通,給它譯作“Ngong Ping Saam Luk Ling”,這豈不更符合我國國情(如街名均為音譯)嗎?也順勢推動了當地的保齡球事業,可惜港人不能理解其智慧,只懂無理嘲諷,白白浪費唐生的一片苦心,可恨可恨!其他靈活貫通之作包括「條條fing」及“Completely Rubbish”均膾炙人口,推動本港學術研究之風氣,港人卻不知感恩多謝唐生的美意。

唐生也對宗教頗有涉獵(金水土實不知唐疑似候選人有何宗教信仰),對佛學更是甚有心得。唐生曾表示香港沒有地產霸權,這深諳佛家所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之「有即是無」的最高境界。此等文化造詣,即便是倉頡在生也會汗顏。港人得此英才,為何還需任何選舉浪費公帑?

 

「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這可是您重遊您的回憶嗎?

上週,雖然工作依然佔據了金水土絕大部份時間及思緒,但體貼的內子陪伴看了兩齣電影,令筆者得以暫時抽離殘酷現實生活,思維好好休息一下。

兩齣電影分別是「3 idiots」和「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前者絕對是本年度金水土看過最佳的電影,後者則是筆者期待久矣的戲種:見證陪伴金水土及同伴成長的片種。兩齣電影對筆者都很感動,不過還是想先寫一些對「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的感觸。

電影男主角是1978年生,故事開始在張學友的吻別大碟在台大賣一百萬張的1994年。單是這兩點金水土已知會「享受」這電影,因這正與筆者在中學胡混的階段相同。雖然筆者明顯沒有男主角那麼「敢作敢為」,但也做了很多現在看來極無聊但回想起又覺得有趣的事。順理成章男女主角漸相戀,卻因時機錯誤、男主角因不敢承受可能被拒絕的答案而結果他們沒有成為一對。筆者猜想,很多人在午夜夢廻的時候在回憶假若當天做了甚麼甚麼那麼今天的人生可會是多麼的不同啊!也同時痛恨自己沒有和仔那份勇氣去表白,就算失敗了跟沒有做結果沒有差,成功了卻是贏得夢想成真!單是這一段,相信已引起不少觀眾的共鳴了。

縱觀全片,男女主角最終沒有在一起可能是恩賜,畢竟一個天真愛幻想一個從來是從規導矩,相處下來最後成為怨偶也不希奇。不過導演總可找一個比較俊俏的當女主角的丈夫吧!金水土若是男主角的話看見那新郎的尊容後一定不能說出「如是一個曾深愛的女孩,你會希望她找到幸福及愛她的人」這種話吧。事實上筆者還是同意其他幾位男配角的見解:愛情是自私的,俺才不能真心祝福自己愛的人跟別人在一起呢,除非愛情的感覺溜走了,變成或升華為另一種感情吧!

其他方面,老實說金水土是有一點點失望。畢竟這是台灣電影,可能有些幽默位筆者未能領會,有些笑話好像有點過了火位,而劇情中段的節奏或許可以明快一點。不過總括來說這部電影對金水土來說還是瑕不掩瑜,究竟能叫人有感動有回憶才是電影的靈魂所在。大部份演員都演得相當自然,很有學生感覺,女主角更活活是學生年代男生夢中情人的模樣(筆者去年看「聽說」時已喜歡她跟陳意涵了!),總括來說看得舒服。

還有電影裡的音樂也相當配合。事實上金水土在看電影時已聽了及愛上了電影的主題曲「那些年」,而這首歌對筆者而言比起整部電腦更感動,每次聽到最後那一段「再一次相遇我會緊緊抱著妳,緊緊抱著妳!」淚光便會泛起。話說回來,金水土看電影常哭,看「3 idiots」也哭了好幾回,但「那些年」金水土的眼淚還能忍住。

看完此片,筆者還是比較喜歡本港的「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為何無人將此書或播音劇搬上大銀幕?很想念大雄、明珠、司徒和望龍啊!還是本港的電影人祇能拍一些迎合國內觀眾口味的題材?

If I have kids and then they ask me……………..

金水土集天下缺點於一身,其中自覺最大的缺點,莫過於是做人太過多愁善感。

在小說裡漂亮氣質高貴的女生若是多愁善感,那是個優雅意境;在現實生活中體重近二百磅的中年男子的多愁善感,卻是令人雞皮結瘩的畫面以及對冷暖人生投訴的不勝希虛。

在街上在Youtube都多次目擊以下畫面:爹娘在教訓子女時,子女不服,然後跟爹娘發脾氣說「為甚麼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來?」。人生真是充滿吊詭,這一條哲學博士論文的題目,卻出自天真無邪孩子的口中。筆者在想,若有一天自己的孩子跟自己說這話,金水土能怎回應?

該告訴他或她這只是自然界的定律,生物的存在只為繁殖下一代?剛看到一個日本旅遊節目,介紹一種名稱已忘記之植物,只要輕輕一按其果實,內裡的種子便會像爆炸般彈開,以方便傳播繁殖。植物尚且如此,貴為所謂萬物之靈的人類更應如是吧?(金水土按:在同一旅遊節目,也提及日本新幹線五十年來即使經歷三二一關東大地震也從未有任何重大事故,不禁令人想起鄰近地區強國的鐵道系統。)

還是金水土應該告訴他或她,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努力讀書,還在牙牙學語的時候便要學N種技藝以便考學校?是為了在Playgroup或學校結識一些愛比較天生假想敵,即使讀書至天明還要誓神劈願說從不知讀書為何物的所謂朋友?是為了努力工作,然後領取一份剛好能付距工作地點一小時以上的號稱四五百呎單位之租金(供樓?別說笑,那來的首期?)?是為了給一些本以為是真心相交的朋友、情人傷害或出賣甚至連這些「朋友」也不曾找到?是不是為了讓他或她看到一些沒誠信沒能力但能揣摩聖意指鹿為馬之流才可升官發財?是不是為了間中可奢侈地呼吸一口新鮮空氣或吃到無公害食物?

金水土因是基督徒的關係,像詩歌唱到“憑信,能夠發現在世間只是寄居”鄙人是明白的。但若自己的孩子問起為何要來塵世寄居,筆者可還未想到一個好的答案。

十月九踢走林D9

在國外的時候,常聽到一句話:“If there is any justice, this should not happen.”(如果有任何公理的話,這事不應發生)。

至於在香港還有沒有公理,金水土想在林局長榮升政務司司長的事件中,必定又一次給讀者們一個答案。

金水土從不少在政府工作的友人口中盛讚林司長是好上司、是一名好好先生。這個金水土可以理解,每次「大鑊嘢」林司長都是親身上陣,絕無推給下屬之舉;而金水土個人從參與過林司長在場的諮詢會中,也覺得他是彬彬有禮。金水土想,林司長應該可以做一個好朋友。

但好朋友跟好好先生是否適當的政務司司長的人選?金水土可不見得。

林司長在官場的往績,全是「跟上頭order辦事」,人肉錄音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至於林司長是否一個好的執行者,從「50萬人上街」、「副局長、政治助理任命」、「起錨」、「遞補機制」的滿城風雨,恕金水土愚昧,看不見任何司長的控制大局的能力。

(讀者諸君如欲回味林司長官場往績,務必到下列連結參閱李慧玲一文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7202.html )

最令金水土大惑不解的是,根據報導,林司長榮升其一是因為「在民間強烈壓力下仍能完成任務」,但其他兩名升官者,其中升遷原因卻包括「其政績得到廣大市民認同」。救命,究竟是順民意還是逆民意才成?說通了,還不是北大人的意思?

有人罵曾特首漠視民意提升林司長。筆者想:該不會是曾的決定吧?若曾能自主,金水土猜他會選鬍鬚曾出任政務司司長吧!這也合乎「排櫈仔」的常規。況且以曾特首「精甩邊」的典型香港仔性格,斷然不會在餘下幾個月的任期提升一位史上民望最低的司長吧!除非他們真的全是泛民無間道吧!所以,不要奢望這只是一個過渡性的安排。

雖然金水土近來工作喘不過來,但想到一位「指鹿為馬」的道貌岸然人物成為署理特首,十月九應該還是要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