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色的君主立憲制

早一陣子內子寫了一篇2011年小事回顧,寫出了其對母親無微不至關懷的感激,非常細膩及真摯感人,筆者也身同感受。於文章末段內子加插了對友人們詢問何時生小孩的回應,指出筆者在家是實行君主專制,凡事由金水土說了算。

對任何認識筆者夫婦的友好們,金水土在此立此存照(其實稍為認識金水土的或看過筆者拙作的,都應已知道),不生小孩(至少暫時)完全是「朕」的決定,與內子無尤,如欲知詳情,可參閱拙作「為什麼我對BB說不」。基本上,筆者無論在心理上、生理上、經濟上甚至全方位上對養育下一代未作好準備,也未想到為何要將一個新生命在這個苦難世界走一回。

至於在寒舍實行君主專制,筆者卻有點不以為然。當然內子十分賢慧,對金水土相當尊重及言計聽從。但正確一點來說,家裏實行的乃「有香港特色的君主立憲制」。君主立憲制者,像聯合王國(即英國)一樣(金水土可沒隱喻家中有個英女皇,請別亂陰謀論),君主有虛名卻無實權,雖然女皇最後簽署後所有重要法律才生效,或需經由女皇授權,其實所有事還是上下議院決定的。

至於香港特色,就像我國獨創一個兩制下的香港政治體制。比方說香港市民還算是享有有限度的言論自由(雖然有些「別有用心的反中亂港人士」可爭議自港大八一八時件後在港言論自由已受嚴重威脅),而在鄙人家中家庭成員言論自由是受到一定尊重,至於成員有否自我審查,那可不在筆者責任之內。

又比方說選舉改革吧,香港要推行普選,根據基本法,必須通過三個關卡(一、特首提出方案及首肯;二、立法會內超過三份之二議員贊成,當中自然包括了那些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尊貴議員;三、中央通過),缺一不可。在家中,等同於普選重要性的題目莫過家中生小孩,所以也有「基本法」設立「生仔三關卡」,曰:1、家庭每年總收入不少於$xxxxxxx,以確保足夠資金供應子女看醫生、報讀不同play groups、興趣班、國際學校以及出國讀書,並保償夫婦其中一人放棄工作之收人,因為父母一人必須全職協助子女考名名幼前學校、幼稚園、小中大學(有些學校甚至要求媽媽必須為全職主婦,否則不作考慮);2、必須已擁有及居住在「豪宅區」一過千尺單位,其房間數量不能少於家庭成員包括工人(而工人數目又不能少於孩子數目,以防止某天子女不肯在家開生日派對因怕同學看不起;3、家庭(即筆者及內子兩人)三份之二之成員首肯。

以上種種,皆符合香港行情及以基本法為基礎。將來特區頒發基本法模範家庭,筆者應該至少可獲銀獎吧!

流年運程

年近歲晚(雖然新曆年還未過),又是各風水大師(或堪輿學家)「大展鴻圖」之時。市面上的來年(龍年)運程書像雨後春筍般出現,而其廣告也充斥於各大傳媒,好不熱鬧。

大部份廣告都標榜過往作者如何準確預測未知事。其中一個廣告便「大膽」預測明年歐洲經濟高危,實在是藝高人膽大(大膽估計全港人都不看報紙聽新聞),令金水土折服。至於「貼中指數」,筆者愚見,眾大師採用的漁翁撒網式策略,每次立下數以百甚至千計的預言,如果連一兩個都沒有成真的話,機會率也實在太低了!在商言商,大師們當然選擇性地高調宣揚其「成功個案」。

金水土雖有宗教信仰,但還有一點點迷信劣根性,可是從小便不太相信生肖這回事。原因是每次農曆新年電視台都有玄學家出現在綜藝節目,並簡報每個生肖的來年運程。少時候筆者最關心的當然是學業成績,可是問題出現了—全班同學幾乎都是同一個生肖(現在多了鄰近地區強國的插班生,年紀比較參差一點,金水土學生年代並不常見此現像),如果每位同學都學業進步,那有啥用?況且人總是愛聽自己想聽的話,不愛聽不想面對的即使是多真實也寧願選擇不相信。如果這些「真言」能激發人的奮鬥心,與命運博奕,那一點問題也沒有;若只是盲目迷信,那恐怕不用預言家也可猜到結局如何了。

手錶廣告

昨晚友人在談論一個手錶廣告。

此手錶一向花心思做宣傳,筆者還記得從前的「不在乎夭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那經典。此廣告也有那經典的影子,包括都是分段播出。分段播出的壞處,就是筆者從不知道是否已看到了最終回。恰巧的是,今早「打的」時,螢光幕把這個廣告完整一次過讓金水土看完。原來,至少暫時已播放的,是還未有結局(open ending)。

自幼被三色台劇集塗毒的金水土,仍有想看大團圓結局的心態。數經典的open ending,筆者認為莫過於金庸小說雪山飛狐最後一幕:究竟胡斐還是苗人鳳留下命來?留下來的那個如何面對苗若蘭?其實open ending 為觀眾或讀者更多想像空間,而現實生活上更多的是open ending(大概只有死才是結局)。筆者在想,多一點open ending 的節目可能是創意源頭,常把創意工業掛在口邊的特府官員可要注意一下啊!

至於人生上的open ending,基本上就是每個人身邊的可能性。通常人肯花時間去猜想去思考的事,筆者猜都是一些自以為錯過的機遇或緣份,而在想像的空間內也應比較現實生活美好—要不然為何浪費腦部容量。很少人在回憶初戀情人時總想著對方的不好吧!像這個手錶廣告的主角「雜物小姐」,她不也是在想如果她的前度情人還在她身邊生活該多美滿?要不然為何需要緬懷?怎麼不想想今天即使還在一起可能已變成一對怨偶?就算有,也只是理性約束下的產物,不是自然而生的。當一天她由心想到舊人的缺點時,就再沒有無論是實物上或心理上的雜物要扔掉了。在此之前,心裡對舊人應還像歌詞一樣「一串串,永遠纏」吧(雖然筆者覺得永願纏更準確)。

殺雞奇謀

天氣轉寒,禽流感"疑似"再襲香江。特府在長沙灣臨時家禽批發市場撿獲一隻死雞並證實已感染H5N1病毒後,"一鑊"局長憂港憂民,沉痛下令把一萬七千多活雞送進密箱活生生焗死。

禽流感早不來晚不來,偏在冬至前抵港,是巧合乎?還是另有內情?一向以維護我國文化為己任的金水土,卻洞悉箇中奸情。同生為雞,為何在國內劏的冰鮮雞可吃,而本地活雞卻十惡不赦?難道本港食材大躍進,已領先鄰近強國的化學技術?

非也,這只是港英餘孽暨外國勢力處心積慮打擊中國文化之舉,剝奪港人劏活雞做冬吃團年飯的習慣。聖誕將至,此舉豈不鼓勵港人多吃火雞賀西洋節慶?

為了保衛傳統文化,"禮義廉"及"公聯會"應顆拍唐梁號召港人上街,每位遊行人士更要像北韓人民傷痛偉大領袖逝世那樣呼天搶地大哭,大叫打倒中華文化劊子手,實行先安內後攘外,務求在
BBC 或CNN 弘揚中華,讓世人知道中國人已經站起來!

混帳政府

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可能是回歸那天吧!),幾乎每項特區政府的舉動,都令筆者深深細味愛情其中一個感覺:付出不等於回報。唯一不同的是,愛情對像是自選,特區政府可不是金水土那杯茶。

筆者對於特府推動民主的希望一早已死,但想不到一羣薪高糧準唔憂炒魷魚的AO羣英,在民生方面也真正做到唯恐天下不怒的最高景界。

近來又有兩件跟環保處有關的傑作,再一次觸動金水土不算脆弱的神經。

繼膠袋徵費令市場製造了更多更不環保的纖維袋後,停車熄匙將在今天生效。筆者對環保處專注一些比較細微的事,而對更重要課題比方說堆填區、地產商在保育區動土及興建焚化爐等卻未有全速推行早已不以為然。但為甚麼60分鐘內停車在不同地方沒熄匙總共超過三分鐘會被檢控?請問執法者如何執行?是不是看見一架車停下來沒熄匙數秒便跟蹤它一小時?如何搜集沒熄匙超過三分鐘的證據?如是者需要多少人力?難道是為了增加就業機會?

另外便是兩電加價。電力公司固然貪得無厭,但從商要謀取最高利潤還算說得通。可是誰讓電力公司擁有如此高的利潤回報率?在創業初期營運商要承受高風險成本還可以,但自從本港經濟上了軌道之後,那來的風險?承諾的非燒煤發電仍祇聞樓梯響。剛離開特府的特首候選人唐英年批評兩電加幅雖合法但不合情理,請問地產商天價賣樓是否也是雖合法但不合情理,還是法理皆不容?

團購初體驗之吉隆坡六天度假遊

 

筆者自從去年馬爾代夫度蜜月之後,內子便愛上往Sea Villa度假。即使金水土一向偏愛旅行應多看景點,也開始發覺在度假邨也不會太悶而另有一番情趣。不過通常Sea Villa都索假不菲,度蜜月一生一次尚可放縱自己「豪」一點,「出師無名」便太愧對自己荷包!有天內子看到團購位於吉隆坡(下稱KL)的Golden Palm Tree Resort,套房每晚四折只需一千蚊,於是便購買了四晚換購券;再查詢機票,發現八月下旬國泰來回KL機票只需千八元,於是便在暑假末向KL出發。

到達KL機場(也是去年度蜜月時轉機的機場)便發生不愉快事件,筆者的行李還在香港!這是繼上次從KL回港後再發生行李滯留事件,可能金水土與KL機場相沖吧(這點在回程時又再應驗)。感受不到當地的職員熱心幫忙,所以便打電話回香港國泰,大概一小時後他們便致電給我們說找到了筆者的行李,最後在當天凌晨送回下榻的酒店。奇怪的是,當筆者跟當地人談到此事時,每個人都說如果是國泰航班的話便不用擔心了!看來國泰的口碑還不賴呢!

經過一輪轉折(因行李延誤而導致嚴重誤點,酒店為我們安排的車子要接載其他住客),酒店車終於送我們抵達酒店了,而筆者第一個感覺是:這個resort比較細;而第二個感覺是:這裡的海水跟澳門的黃泥水差不多,遠處還有像碼頭跟鑽油台的建築物!房間是比酒店網頁上相片給予的感覺少一點,而且雖然豎立在海上,但金水土入住的是平價房,所以每間海上屋都分為四間,兩間在樓上,兩間在樓下。而筆者就住在樓上的房間(聽說樓上是Double bed,樓下是Twin bed),所以並未能直接從房間「下海」。房間裡面尚算設施齊備,雖然Reception告知房間裡面並沒有Wifi,但大部份時間還是有還可接受的訊號。以開業僅一年的情況來說,這裡的保養維修做得不太好,有點run down的感覺,不過房間內的紗床頗有特色,增加了一點南洋風味。露台也很寬敞,金水土兩口子幾天都在露台「撐枱腳」吃Room Service,情調不俗。

談到Room Service,食物的質素是普通,但從價錢來說算是便宜。已包括的自助早餐不知道是否因之前完全沒有期望,所以覺得味道還不錯,最好吃是當地的咖吔。其他設施包括一個(只有一個)極小的游泳池,而在海灘上有獨木舟、風帆以及單車供住客使用。筆者覺得獨木舟和單車項目感覺頗舒暢。

Resort也有安排免費巴士到吉隆坡,不過每天只有兩班:上午九時及下午三時出發,車程差不多兩小時,可是如乘三時的巴士就沒有回程巴士可坐。其中一個星期六內子因要會合當地的親戚,而早起床跟在Resort渡假好像不甚配合,所以最後還是乘三時的巴士「出城」,在雙子塔吃喝玩樂後,便乘了議價的計程車以一百五十馬幣回Resort(但司機行錯路,結果用了兩個半小時才回到Resort)。

最後兩天一夜轉戰吉隆坡,在當地的朋友一盡地主之誼帶筆者夫婦四周吃喝玩樂。老實說,在吉隆坡主要還是吃,無論是筆者不好此道的榴槤、laksa、福建麵、肉骨茶及咖哩盡入肚子裡,不過最好吃的,還是Jalan Alor的黃亞華的燒雞翼及其小菜最為出色,尤其當中的四大天王(炒四種不同的菜)的辣香令人回味。

總結此行,深明「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雖然沒有馬爾代夫的豪華舒適,但價錢卻只是少於四分之一,總括來說還可以,不過應該不會再來了。

選舉委員會選舉

如果這世界有最「騎呢」政治選舉,筆者相信香港的選舉委員會選舉應該穩佔三甲內,單看這個首尾呼應的名稱,便可略知其「特色」之一二。

選舉委員會是一個負責推選下一屆特區行政長官的「架構」,基於第五屆特首將會是由「一人一票」選出來,所以是次選舉委員會選舉應是絕響,當然越光怪陸離的事越是會在香港發生,所以也許選舉委員會選舉仍「命不該絕」。這一屆的選舉委員會將由一千二百人組成,當中一部份是當然成員,包括了立法會議員、民選選區議員、鄉議會成員、人大常委及全國政協等,另一部份是由不同功能組別透過選舉推選出來,選民約二十多萬,約佔全港人口三十份之一,當然每個組別選民分佈不同,有不少組別祇是由數家公司董事推選的。而事實上不少委員是自動當選的。

勞師動眾安排一場全港的選舉,已經把選民控制在二十萬人左右,還不能投票選特首。這種四不像,你說它沒民意代表性,又不能全然否定,可是選舉委員會大部份還是牢牢的被某勢力操控。參選選舉委員會也是零風險低成本有回報,筆者隸屬其中一個界別,超過半數參選者恕金水土孤陋寡聞可說是聽也沒聽過。更妙的是有很多連政網也沒有,有些則相片也不提供,好像祇為湊熱鬧一樣。

話說回來,今屆因有兩個「自己友」出選,特首選舉還算有「得爭吓」,不同利益集團也多加兩錢肉緊。居然今年收到多封SMS、電郵、友人的Facebook status 拉票,增加了一些根本不應存在的選舉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