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dy

2012年金水土的「第一次」進電影院,奉獻了給“The Lady”(昂山素姬)。這決定,對極了。

筆者對昂山素姬以及這電影有著先天性的感情:昂山素姬乃金水土畢業的學院最有名的alumni;她丈夫生前任教的書院,位置在筆者就讀的書院毗鄰;她丈夫逝世的那一年是金水土畢業年,筆者身在同一城;最後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大家都有同一個民主夢,當然,跟她比較,筆者連給她提鞋也不配。

可能基於上述的原因,金水土在逾兩小時的電影播放時間裡,差不多都全泛淚光,鄰座的觀眾想必以為筆者剛失戀吧!整齣電影很完整,把絕大部份的「事件」不慍不火地敍述出來,再加入主角夫婦的愛情關係為主線,主角與家人的母子關係為副。劇力並不是靠煽情帶動出來,反而倚賴每一個小情節誘發觀眾的神經。筆者最鍾愛的情節,包括男角本身比較內向並不太善於交際,卻在苦無法為在緬甸的妻子幫上忙的時候,靦腆地走到一個他不被邀請的場合主動找一位素未謀面的人請求代為申請諾貝爾和平獎;也包括男角最後一次在緬甸時,跟昂山素姬說雖然目前的困難這麼痛苦,也預見不到這些困難會被解決,但他感到這些困難反而把他們夫婦更聯合在一起;更包括小兒子在男角彌留時對昂山素姬淡淡的回應她不能回來見丈夫一面的一句「我明白」當中生命的無奈。

當然還有那一幕當軍政府跟昂山素姬說妳有自由選擇永遠離開緬甸去看妳垂死的丈夫,或放棄見丈夫最後一面以堅持自己的理想,而昂山素姬回答曰“What kind of freedom is that?”。當筆者看到那豬狼決、看到那班選委的嘴臉、看到那自稱為政治家的言行,金水土也不禁輕嘆“What kind of freedom is that?”和“What kind of choice is that?”!香港人,你們還以為民主會從天下掉下來是必然的嗎?

Leave Jeremy Lin alone!

祇要你是華人,而又擁有Facebook、twitter、微博或任何社交網站戶口的話,近日相信都會被林書豪Jeremy Lin洗版。事實上此美籍台(華)裔小子,NBA碩果僅存的台裔球員,早已在台聲名大噪。身為虔誠的基督徒,在台曾從事多項社褔活動,教導小孩少年打籃球。從數個筆者曾看到Jeremy的專訪,都給予人清新舒服的感覺,誠懇、有禮、謙遜、不做作、樂天知命但卻努力向目標邁進而不肯對命運難關低頭,與本地的豬狼剛好成強烈對比。尤令筆者讚賞的一次,是當他被問到為何某一場比賽得分比較低,他不卑不亢地回應他的位置是point guard,起手太多並非對全隊為好現像,而實際上他交出了破紀錄的助攻,做到其位置被要求的帶動全隊的工作!再加上哈佛Double Degree with 3.1 GPA加上文武全材—天!怎麼所有優點都跑到他身上!難怪絶少報導NBA新聞的英國傳媒也談到Jeremy 了。

Jeremy的成功因素很多,家庭是一個重要因素。林母指出,她在Jeremy年少的時候「放任」讓他三兄弟在不妨礙學業下多玩籃球,其華人社區的其他媽媽忍不往往跟林母進諫,曰:「妳這樣縱容孩子不怕影響他們的將來嗎?」。到孩子進了哈佛,這些媽媽又來請教如何學籃球考進高級學府。筆者絲毫不覺這些媽媽有何不對,換上了筆者也會如是,甚至可能更變本加厲為子女鋪起成材之路,畢竟這是一個功利及競爭太大的社會。大家漸漸地忘卻人性、追求快樂,而從事自己喜歡的事,偏偏往往是做事動力泉源,去克服路上的困難、挑戰。這是否現代人EQ偏低(包括筆者)的原因?

成名後,又引來大眾對不諳華語的林「認祖歸宗」之呼喚。林的爹娘是台灣移民,Jeremy就是跟MC Jin一樣的ABC。歸化「中華民國」還罷,強國網民也作此呼求則不必了,放過他吧!如此純真追夢的男孩,跟強國「文化」風馬牛不相及。舉一個例子吧,強國有人為她的「愛犬」買上價值五萬元以上的手袋,在網上招搖,目的祇為讓負擔不起的其他人感到其生命比狗還不如(雖然實際上狗的品德忠心的確比很多人優勝),而這祇是炫富族的九牛一毛,至於公德、公民意識、毒奶粉…到了當代,禮失而求諸野,為中華民族留一點正苗吧!

唐營眾生相

想不到唐豬如此厲害,把超新星林書豪擠下來,成為香港人facebook洗版龍虎榜“冧巴溫”。「三碌拎」、「感情缺失」、「車毀人亡」後又一力作,今次還是連續劇、三天內違法僭建、把二千二呎空間說成“挖深咗的雜物房”、然後再找罪的替身,劇情張力勝過天與地。最弔詭的是,幾天前當「西九門」鬧得熱烘烘時,唐豬還意有所指對另一參選人說甚麼男人要有膊頭、腰骨和承擔,今天風水輪流轉,「報應」來得真快。難怪這次「思歪」也不評論對手「黑材料」(至於是否其放出黑材料則不得而知了),免得重蹈覆轍。

第一男主角唐豬固然是奧斯卡水平,唐營一眾死硬派支持者的表現也相當精彩。醫管局胡定旭被問及僭建事變時,祇能合十用幾乎接近哀求請記者「放過他」;劉鳴偉在一項名為「香港精神」活動時被記者迫得更緊,但堅守百忍成金的道理,一句關於唐豬的回應也吝嗇,不停說祇回應跟香港精神有關之提問,即使記者反駁難道特首候選人誠信問題也跟香港精神無關嗎?劉生也置罔若聞。那時候行宮還未揭秘,不明白這些有識之士何以不能回應一些標準答案,好像not guilty until proven 之類。

最令筆者拍案叫絕的還是已提名唐豬參選行政長官的全國政協常委陳永祺。陳權貴說唐豬早前已承認住宅內有僭建物,一定要改正。陳權貴認為,唐豬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總比犯錯而不認錯好。比起陳權貴死撐唐豬而不認錯,的確是犯錯而不認錯,唐豬還是稍為優勝。

陳權貴又指出唐豬在建制派行政長官參選人中,誠信較高,認為他仍是行政長官最佳人選。此話完全凸顯眾建制派行政長官參選人的誠信有多低,這樣公開說謊都能叫「誠信較高」,依此邏輯,相信以後法庭上證人作供時無需再宣誓,因為應該再沒有任何證人會無誠信了!

在「反蝗戰」中的定位及心情

心裏很沉痛。

儘管自幼接受殖民地教育,筆者自少對中國歷史有濃厚興趣。當時閱讀的課外書,幾乎清一色跟中國歷史有關,甚至連爸爸也忍不住要求筆者多看外語書籍。雖然那時祖國還在改革開放初期、百廢待興,但筆者還是為自身中國人的身份為傲。

那還是回神州要申報物品的時候。當時台灣經濟起飛,財大氣粗的台客招搖過巿;當時香港吹起一遍日本風,崇日成為潮流時尚之舉,筆者還有時為此大惑不解,難道大家都忘了八年抗戰嗎?

時過境遷,今天財大氣粗的已換上了強國客,只是令人不安嘩然的程度無限放大;在多次旅日及公幹後,終於認清了筆者幼時的年少無知:人家品格行為真的比自家優秀,即使學不來心靈上的嚮往也是小小的彌補。

在異鄉生活十三載,雖然在彼生活愜意,但每天早上醒來都有點若有所失的感覺。在香港,始終是地親人親,直到開放自由行的那些年,變成了地親人不親。

筆者身邊不乏強國朋友,談吐舉止優雅者有之;學富五車者有之;韜光養晦者也有之。然而在餐廳、商店、主題公園以及街頭遇見的強國旅客,有部份的行為讓阿馬遜食人部落酋長也自愧不如。可能這只是少數,可是每年二千六百萬名自由行的少數絶對不是香港社會能承受的。

至於搶奶粉、搶床位、搶學位、搶公屋、搶福利資源等等。站於納稅人的立場來說,花了銀子給沒投入社會的一員,當然是此仇不共戴天;而被褫奪原本可享有福利的「土砲」來說,更是有冤無路訴。可是這是否完全是強國民之錯?又不全是。從現有法律空間為己謀取最大利益,在法治社會裏實在太常見了。即使是港人,那個不為自身利益盤算到盡?

筆者愚見,罪魁禍首還是薪高糧盡的特府官員們,難道一個解決方䅁也提不上來嗎?還是他們啞子吃黃蓮,早已被北大人「訓示」如何辦理?看林公公較早前的回應便知道特府聽見的聲音不會是普羅大眾的心情(來港產子多為高教育水平)。這個深層次矛盾現已被民進黨利用為宣傳片,一向想以香港為一國兩制模範給台灣看的強國領導層,豈有不無所動之理?

看見同一種族的人,因文化差異、主客心態不平衡、公民意識落差加上統治單位亂政而加劇分化,能不歎息乎?為了銀子,而斷送香港幾十年來賴以成功的基本價值以及公民意識,筆者無法對香港敢抱以樂觀心態,唯望台灣能守得住成為中華民族最後的淨土。

預算中的預算案

曾班子最後一個財政預算案出籠,完全沒有令市民失望:普羅大眾早知道只能期待一份無新意、無長線計劃、無承擔的預算。特府的Expectation Management做到如此佳績,令筆者汗顏,等若有天金水土的老闆對金水土的期望龜縮至間歇性上班、而上班又只需上上網、吹吹水和開公數食飯,而又能薪高糧準加無限花紅一樣。

平心而論,預算案無論如何不可能取悅每位市民而總會令一部份人失望。可是,每年的財政預算跟實際相差十萬八千里,給予特府大量buffer under-perform,為制造特府做得比大環境好的假象,令人氣結。結果是,應投入資源投資的,每每因為「再花錢便造成財赤」而卻步,受害的,還不是港人!

另外筆者有意見的是,為何公屋租戶要免租兩個月?相信眾讀者都同意,抽到公屋的低收入家庭已經像中了彩票一樣,用極低廉的租金入住環境相對不俗的居住環境,有些公屋更是位置黃金地段、擁開揚海景。相對於住在籠屋、板間房、劏房的低收入人仕,誰比較需要幫忙補貼?況且公屋住戶裡還藏有不少沒申報的富戶,早前不是有位上市公司主席的母親還佔著一空置公屋單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