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出賣「貪曾」?

是誰出賣「貪曾」?

繼「東海花園」、「私人飛機遊艇」等事件後,傳媒對「貪曾」這落水狗窮追猛打,「總統套房」會否成為「貪曾」卸任前最後一單醜聞?觀乎目前形勢,筆者認為「貪曾」未許樂觀。

個人愚見,整件事最離譜之首乃香港駐華盛頓經貿處,原來基本上平時是無事忙,間中才充當旅行社老闆角色(大概祇有旅行社老闆才出外試新團吧!),讓巿民終於明白何謂打工仔的天上人間,又明白那些政府官員跟AO們口中所說的工作繁忙是跟普羅大眾如何不同、高尚至少不知幾個班次。

至於「貧曾」,金水土固然覺得其智慧與行為跟政治家所為有所不乎,但「貧曾」總算是香港之首,其太座也被尊為「香港第一夫人」,那麼入住總統套房尚算符合情理,不然香港堂堂遠東第一國際金融中心顏面何存?那總統套房也改名作富商套房罷了!每晚五萬元浪費公帑?特府每天也在浪費公帑,還不夠一名無巿民認識的副局長之週薪呢!假設「貧曾」真的住在普通客房以示眾生皆平等,然後被美帝或其他眼紅偉大祖國終於強大的恐怖份子擊斃,為港殉職,那時候傳媒會不會群起質詢何不入住保安較佳的總統套房呢?

筆者自問外出工幹,祇要是公司內部指引內容許的,務必「claim 盡」。正所謂「不花白不花」,反正公司不會因此給自己加薪。飛往台灣坐商務太奢侈?那可不是俺的問題,要怪便怪那制定制度那位。同樣,誰批准「貧曾」如此揮霍的,才是真正罪人。

最令筆者不解的是,這是「貧曾」七年內第五十五次外訪,姑勿論這些外訪有何功績有何成效,難道「貧曾」之前五十四次都住普通房間?如果不是為何傳媒到今天才大動干戈?過往七年難道傳媒沒監察香港「冧巴溫」?號稱最有拼勁的香港記者們也有打瞌睡的時侯,還要達七年之久?如果不是有心人報料及大開綠燈,那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至於是誰主導?相信也太呼之欲出吧!

 金水土較早前途經沙田,看到一所學校曰林大輝中學,校名還是唐英年題的。看到「大和解」進行得「如火如荼」,「地下黨員」行事如此快狠辣,不禁為該校師生擔心。

人性的光輝

也許因為畢業後便投入核數行業並在此「夕陽工業」日夜不見天日地「搏鬥」達七載之久,已被訓練出"職業性懷疑態度"(Professional Scepticism),所以筆者被培育成為負面思想家。看事情,總先往壞處看。

大部份人看中國,總是看重經濟發展,為祖國終於強大而振奮。金水土卻常為強國人民因為政治及貪腐問題引致人性不斷扭曲而擔憂,毒奶粉、假藥、地溝油、路不拾遺反被追討賠償、送傷者到醫院卻被誣告、競爭做貧窮縣而拿取額外中央補貼而自肥及那些暴發戶的嘴臉,俱令人看到這「窮得祇剩下錢」的盛世下再無任何甚麼五綱倫常可言。仁義道德,祇能在古書或武俠小說中找,現實中卻已像恐龍一樣—俱往矣!

昨天(週五)卻讓筆者看到中國還有俠者—一名網名珍珠的柔弱女子,竟做到了連蝙蝠俠也做不到的事,把維權律師陳光誠從黑暗中拯救出來!一個瞎子,面對強權不畏;一個女子,為友為義甘自願冒險。人性還未完全在中國泯滅,還是尚有一線曙光的。像昂山素姬說的,腐蝕我們的並非權力,而是恐懼(It is not power that corrupts, but fears) !祇要大家能堅定自己對真理的追求,我們的民族才真正蒙福。

為珍珠懇切祈禱,求主能保護帶領她,從強權下拯救出來。珍珠能為陳光誠做的,筆者深切希望自己跟諸君為她做一點點。

選擇性失憶、天真加粗疏?

這幾天在港人話題榜上,稍能與盛女抗衡的,唯有候特(候任特首偉大同志梁震嬰)對雙非問題「一錘定音」。
 
對於此項,筆者沒異議甚至頗為支持,雙非問題已遠超越床位及醫療人手配套不能負荷一隅,將來社會福利、教育資源以及下一代工作出路將會是一張給香港人更沉重的帳單。可是,港人對候特於此論的反應又讓金水土看到港人的集體雙重性格,也更加明白為何“This City is dying”。
 
1) 有時候港人看事十分仔細,甚至吹毛求疵,好像顧客買生果買衣服的時候,總是「左揀右揀」,有一點班點或污垢都會要求另一份或平一點。反之,聽東西的時候卻是聽其一不聽其二。再聽聽候特的話吧!「強調2013年在港出生的「雙非」嬰兒,「不能保證可以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權」。」,他不能保證政策不會改變而矣,跟閣下說不能保證明年不會比李嘉誠更富有一樣,不過是無約束力的廢話;「在未完全了解「雙非」孕婦對香港醫療及教育造成的影響前,私家醫院於2013年預留給「雙非」孕婦的分娩名額「應該是零」」,換言之,瞭解雙非的影響後便可再決定配額是多少!說來說去,沒有一句實話,全部都可重新解讀,但公眾已經覺得青天大人下凡,港人真是最易「氹」的選民。(註:筆者可是從最公正持平的文匯報看到候特的原文一字不漏閱讀,絕無潤飾。)
 
2) 現在候特拋出幾句對雙非的空話(私家醫院不是已表明會再收),大眾傳媒還記得“競選”期間候特的承諾及被指控的東西嗎?恐怕就算記得的都剩下不多。記得的也祇是那些娛樂點:「你講大話!」、「宜家我係主場!」,至於抗議廿三條時提議出動防暴警察或建議不讓商台續牌的指控,港人已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3) 金水土小人一個,當然會度候特之腹,而候特的確是一位政治家,至少比那些自稱為政治家的優秀。他每說一句說話,怎會沒計算?候特辦公室人選,不是一次過公佈的,而羅范的委任偏偏在雙非論後,不能說不巧合。當然,打殘貪曾政府也是「殺錯平民」而矣,你相信乎?
 

台北、台中、清境、南投“食力不再”六天團 — Day 6: 台北 — 香港

轉眼又來到旅程的最後一天,快樂的時光總是像跑車走得特別快。昨天晚上的極盛夜宵後,今天早上不太願意起床(也可能是無勇氣面對旅程將要終結),但還想看看Home Hotel的早餐「行不行」,也好給友人們報告吧!答案是:喜歡睡眠的朋友大可安睡多一會。這祇能算輕便的早餐吧,而筆者對酒店早餐第一審評標準—果汁的質素,這裡卻是「肥佬」了!

Home Hotel - Breakfast
Home Hotel - Breakfast

回程的航班是三時許,所以已約好的士司機在一時十五分在酒店外。但既然來台的一大重點是吃,金水土夫婦二人又豈可放過每一個吃的機會呢?先詢問酒店能否late check-out,讓時間更為鬆動一點,但有點出乎意料之外遭拒絕了(祇不過多一小時罷了)。那罷,筆者便祇好先check-out然後外出再回來。

乘捷運往台北車站,原因是受岳母大人所托,到位於附近博愛路的世運食品買一款應該是白糖糕的雙生兒—倫教糕。其實店還售賣台式鹵味、港式點心、西餅跟其他台式糕點。內子最愛酥皮蜂蜜蛋糕,但買整個又太多,帶回港又不新鮮,最終作罷。買畢手信後,便前往永康街吃午飯。

這次終「的起心肝」試試老張牛肉麵。從前老張在永康牛肉麵毗鄰,但筆者從未「動心」轉軚。新店就在舊店不遠處,首先看到的便是眾多明星光臨照片,足證此店在台還是熱捧的。點了紅燒牛肉麵及清燉牛肉麵,其實還想點永康沒有的蕃茄牛肉麵,但因想跟永康作直接比較所以作罷。一試後果然不錯,它每塊牛肉的部位跟質地差不多是一樣,三層肉,肉味濃,湯口也入味,麵也彈牙。可能是新店的關係,座位比永康更舒適,唯一美中不足是涼菜選擇較少也較貴。內子精闢見解是:永康每碗最好吃的那塊牛肉比老張優勝,但有點良莠不齊(雖最差的也足夠在港稱王);而老張則勝在平均,各有所長!

老張牛肉麵
老張牛肉麵

老張牛肉麵的紅燒牛肉麵

老張牛肉麵的清燉牛肉麵

還要一提的是在台這幾天,喝得最多的便是五十嵐的芒果青茶。跟其他台灣美食一樣,此品也能在港買到卻是兩碼子的東西。五十嵐的芒果青茶是綠茶內再加上芒果味冰塊,喝起來茶味跟芒果味剛好,又多一層口感,筆者誠意推薦。 離開永康街便打的回酒店拿行李,已發現預約好的司機早已在恭候,窩心!然後準時抵達機場,讓那航班把這次台灣之旅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