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毛論

不論許曉暉「先生」是否一如傳媒報導將成為下屆特府的文化局局長,從三色台不斷把戚其義(即是叫好不叫座傳聞暗喻六四的劇集「天與地」之監制)的倉底貨趕在七一前播出,便知道香港自由法治的末日快到了。

跟著友人說到詹瑞文諷刺政治人物的新作也趕在七一前公演,足證現已是白色恐怖前的黃昏。儘管如此,友人還是「撐狼」的,原因有二:狼出自草根,憑自身努力、廣結人緣脈絡、並有勇氣押寶在一方而又開中,成功登上天子位,實在給還在社會中下層掙扎的眾位一個大大的鼓勵;另外現在那個無為的曾班子除了坐遊艇、飲紅酒、背靠祖國及祇懂向財團偏倚外(其實前兩項並不算罪狀),還能做甚麼呢?幾乎所有自詡為知識份子或專業人仕都深感如此下去香港前景堪虞,因此求變之心日切。既然民主不會降臨,大家也寧選狼棄豬。

然而此刻,筆者卻想到蔣介石與毛澤東。

抗戰勝利後,蔣中正領導的國民政府不但沒有痛定思痛,反而以為既然日本人都可被打敗,這個江山必然是鐵打的了。國家經濟崩潰,通脹直迫當世的津巴布韋,還把非嫡系的國軍迫害或送到共軍前殺死!。那時候全國上至知識份子下至工農階級對毛澤東都推祟備至,極希望他帶領的共產黨會帶來新中國新氣象,為國家富強開放展開新的一頁,跟今天港人對狼的寄望有點相似吧!結果何如?民國的新聞自由、文人優雅之風(當然還有很多失政之處,否則怎會把整個大陸失陷?),變成解放後的反右、大躍進及文化大革命等。今天強國那扭曲的性格,也從毛主席奠基的。

特府宣傳打擊毒品的口號「不可一不可再」,對於選擇國家元首,有些人又何嘗不是一樣?

從海歸男女看今天港男港女

自從「盛女大作戰」被全城熱捧後,一個副題目「女生比男生能幹嗎?」也在全城重新被熱烈討論。筆者雖為男兒身,卻從不懷疑女生在很多範疇上能力勝過男生,但更相信男女其實是自古以來各有所長,但社會及工種的改變才是真正的「原罪」,甚至現在男女越趨中性化的「凶手」。

上推數十年,香港的主要工種還是轉口及工業,需要勞動力及精明數口的「顆計」,而這也是男仕們的強項。當然那時候本地社會的「男主外女主內」意識濃烈,女生「拋頭露面」總引來他人奇異的目光。時過境遷,今天本地的工作幾乎祇剩下金融或服務行業,更需要的是溝通技巧及細心,對向自己心儀目標說我愛妳(或你)也有困難的香港男仕來說並非其強項。在六年前筆者還在核數師樓工作的時候(其實核數對數學要求不高,更重要還是與客戶及同事溝通並細心「鑽研」會計準則的「寬鬆位」),來見工的已是一片「陰盛陽衰」的光景,更時常為找不到男同事到大陸盤點而頭痛。

女生比男生細心,大概是天性使然;至於為何女生溝通比男生優勝,除卻先天因素女生比男生多說話外(女生悄悄話特別多,連如厠也要在一起),從海歸男女也可看到一些倪端。

金水土旅英十三年多,發現其中一個現像是:人是有惰性的,就算找對像同文同種還是較靠譜的。在云云異國情緣中,還是我國輸出女生「順差」較多。當然也有少數男才俊「揚威海外」的,但更多的像筆者一樣,即使海外生嚴重的陽盛陰衰,依然對高頭大馬的洋妞不大感興趣(雖有點找借口意味),更要命的是對著洋妞們幾乎是溝通無門!跟「鬼仔」還可暢談波經(這還是經過走出黃興桂之流的中文足球評述而正確說出球員發音之後),跟洋女同學同事們有啥話題?談港劇日劇韓劇乎?周星馳式笑話乎?又無填鴨式教育中找不到的幽默感,即使有規限在母語教育中。至於洋漢則對東方女仕無甚文化語言上的要求,所以障礙不大。

於是乎一個循環開始:女生們與洋漢水乳交融,無論外語及國際視野因而突飛猛進;反之男生們則「堅守中華文化」,繼續「煲」港劇壹周刊。此消彼長,女生自然在金融服務業更得心應手。

也許是根據職場上的需要,導致男生必須開始更善於女性的傳統優點,從而本身剛毅的一面有所調節,而令人覺得「娘娘腔」;反之女生在工作上取得越來越多的優越感,令霸氣掩蓋其自身母性溫柔,被人標籤為「男人婆」了!

香港-生老病死樣樣悲

香港這個城市,先不說沒有民主沒有公理沒有民智,即使純為滿足基本生活需要,也實在越來越不適合人類居住。

作為嬰兒要來到這個世界之時,便要面臨耶穌降生時同一問題:無床位。耶穌貴為人子,當然無懼這破事兒,但爾等凡夫俗子,焉有不擔驚受怕至歇斯底里乎?過得一關,又要爭學位(千萬別相信那些為自己子女碌盡人情咭爭名校學位或早已辦好海外留學的官員那些「求學不是求分數」在海外是真理在華人社會不值一個屁的口號),又要面對朝令夕改的教育制度(羅范又回朝啦!)、經濟轉型工作職位數量及種類俱減、標準工時實際上永遠不會在中國人社會發生、還有永遠買不起自己的房子…等等問題,已經夠折磨人生。
 
死亦不好過,輪侯骨灰龕位比輪侯公屋時間還要長一點,也有花幾十萬換來一個非法龕位。甚至每個人人生最後的派對也不可豐儉由人,隨著殯儀營業牌照價格飛升,據說在港去世的「上車價」也動輒十萬,而蟻民如筆者不禁歎曰:「人生能有幾個十萬!」。
 
而人生唯一可能避免的四苦-老,在香港也是活受罪。君有聽過房協推出的長者屋計劃?連在職人士也負荷不了的費用,一家公營機構的服務尚且如此,生果金連生果也買不到,老人院床位又不足(看完桃姐後,這應是對自己生活的最低要求吧!),長者交通優惠又「逐年檢討」,令人不禁覺得活著就是一個負累。
 
對於病,筆者最近有親朋需要進院,才發覺床位真是值千金。私院大部份的床位常滿(當然偉大強國雙非孕婦於此「貢獻良多」),就算有,也剩下頭等房,或早被一心「磨刀霍霍向病人」的所謂「名醫」扣起,留給可能無急需但可付出可觀診金的「上等人」。說起「名醫」,早一陣子不是談及引進海外醫生以解決醫生不足的問題嗎?醫務委員會對那幾位申請者要求甚苛,是為了保衛本港醫療水平?還是為了保衛本港醫生的經濟效益?至於公院,祇要看其急症室之長龍,以及其員工吐的苦水,也可略知一二吧!
 
在週末結束之前又發放負能量,實非筆者所願。但香港在這幾年跟其他亞洲城市不知退了多少。無論是貪曾或是狼英,旨望政府能改善自身生活水平是徒然的。祇有自身努力,然後學懂享受生活,才是王道。

復仇者聯盟-買票的也要組成聯盟嗎?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想不到連看電影也一樣!就在奧斯卡前夕,好戲太多,沒有時間逐一入場欣賞;近來卻有時間但找不到引起購票慾的電影。罪魁禍首之一乃復仇者聯盟,因此影片佔據了絕大部份電影院的播影時間。漫畫人物電影從來不是筆者那杯茶,更何况草根出身的金水土少時看430穿梭機而非芝麻街,美國漫畫對筆者而言幾乎是零共鳴。無奈形勢比人強,在無戲可選之下,耗資一百二十大洋做寃大頭。

其實電影又不算太差,而金水土也沒想過要從中對人生有任何新的領悟。如果祇求輕輕鬆鬆兩個鐘,此片尚算中規中舉。但以一套3D電影來說,筆者還常常挪開眼鏡看看是否有任何3D效果,而除卻電影開始前那些動畫外,可說是絲毫感覺不到那種立體感。現在的電影,動輒便是3D,票價百多元,而金水土「貴」為戲院會員也沒有折,如果一家四口進場便是四百八十大洋,以最低工資二十八元乘以八小時,那便是兩天多的工資了。這些假3D,也「食水太深」了吧!

最氣憤的是,電影最末段特意提示還有精彩片段,其實不過是下三濫片段,為下集鋪路,給觀眾來個温馨提示吧!而那片段,相比余文樂的別問我是誰,差遠矣!

現在假3D電影橫行,怎能不叫人留戀PPS呢?

鄕事霸權

三二五狼英當選之後,唯一在筆者眼中視為建樹的,便是隨著「好打得」的林鄭(非林瑞麟加鄭汝華)幾乎篤定被任命為政務司司長,鄉事霸權被稍稍壓抑。(其他如雙非論,口術矣!)

村屋僭建問題,新界原居民較早前義憤填膺,滿身革命鮮血,跟法律昂然說「祇我例外」,與港英餘孽林鄭宣戰「誓得家園」,甚至準備浴血門常開,其中一位頭目更情理兼備地指出「已存在的便應特赦」作為理據。以此推斷,那位在奧地利禁錮自己女兒二十多年並不斷強姦的獸父也應該無罪釋放,又為人類文明史來個當頭棒喝!

那位曾大模大樣帶唐唐遊圍村的頭目,又在社團飯局唱反調,教狼英如何能忘?俗語有云:「民不與官鬥」,現在落錯寶得罪未來特區一號及二號人物,不用找白龍玊也可預計其來年運程何如。結果大棠荔枝園就在無抗爭下倒了!

其實也替那班鄉民沮喪,那些鄉事代表「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又要受招安選一個他們不想選的特首,最後還被清算過橋抽板。做奴才到此地步,光榮矣!

兔死狐悲

林司長(既然已準備退下來,不妨厚道一點不稱林公公吧!)自爆不會留任下屆政府之政務司司長,老實說,筆者不能說失望,畢竟林司長過往所推的政策與香港應有的民主進程有所違背。然而金水土又有點替林司長黯然,頗有兔死狐悲之感。

如果不看政績,從個人曾接觸林司長的經歷,再加上曾在其政制及內地事務麾下服務之友人所述,林司長乃一名謙謙君子、良師益友及肯為下屬承擔的好上司。從政績來看,林司長也應該是每個老闆夢想的僱員。委派給他的任務,不管合理與否,也無推搪盡心推銷勞碌(當然內𥚃林司長是否已為港人暗擋了一些更恐怖荒謬倒退的政策,除了少數的局內人外,無人能知了!)。
 
如此推敲,林司長應是一虔誠及稱職的基督徒。他對神應像對其老闆如此貼服,神的命令他應全無保留地遵循。筆者以為林司長選讀神學是對極了,做神的忠僕比起做獨裁政權的鷹犬好多了!事實上此決定也讓筆者對林司長加回不少尊敬分,至少不是直入商營機構搵銀!祝願林司長在宗教上找到真正能讓他發光發熱的方向吧!
 
觀乎狼英九秒九讚揚林司長的「政績」而不是挽留,便大概估計到究竟是自身決定離去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使得到中央寵愛,狼英也能手起刀落,曾班子陷狼英於西九門之不義的眾官員,筆者祇能祝君萬福了!

「人治」定能勝天?

拜讀了週四刋於AM730的“C觀點 – 施永青: 陳冉曾是我的「學友」”,筆者思前想後,總覺有點不對勁。(全文可於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02083 參閱)

全文基本上說陳冉這初出茅廬的「小女孩」,並非任何特務,不知為何社會各界反應甚大,而對她受聘於候任特首辦並無大不妥。

如果社會主流意見是這樣的話,那麼恭喜諸君,香港正式變成人治社會。中聯辦也大可功成身退,因香港已成功跟內地接軌。

筆者愚昧,從未聽聞政府機構會聘請非公民任職,至少香港政府不會。未登天子位,便視制度為無物,甚麼事都「特事特辦」。甚麼法治、甚麼核心價值,應該在不久後被「特辦」掉。施先生覺得不認識陳小姐的人不應妄下判斷她是特務或中央派來的,問題是為何候特甚麼事都不需受制度監管?

(原文:在文革年代,凡是有海外關係,或出身地主或資本家家庭的人,都會被定性為不是好人,失去覓得好工作的機會。很多人連陳冉都未接觸過,怎可以憑她的出身就猜疑她來港從事特殊任務。今次傳媒把陳冉的照片也刊登了,今後陳冉要在香港找工作一定更不容易;這對她公平嗎?)

再說,候特聰明絕頂,必要時連心腹“Dream Bear” 都可割蓆。如非有因,會為一名大學還未畢業謀取一個短期性的職位?香港人會兩文三語的人是不是已死光?一邊出口術大嚷零雙非,這時候又不需保障本地工人就業了?反而施先生還為陳小姐擔心將來在港的前途,金水土看那是過慮了,還敢斷言將來陳小姐必會在本港政商界如魚得水。

社會上似乎越來越多人,可能因貪曾政府的庸碌無能,覺得人治、特事特辦才可令香港前進。卻不想到這有何副作用,而這些可能祇是飲鴆止渴。為一些發展而犧牲了法治這「老本」,那香港祇是一個中國的沿海城市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