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給我們的又一條新底線

蘇東坡說:「但願生子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節錄:[示兒])」。雖然筆者不明白自己為何至今還未「到公卿」(大概金水土在很多人眼中已成為刁民吧!),但觀乎歷屆特府官員的表現,蘇公還是對的。
 
云云眾公卿中,現任教育局局長吳公(下稱「蜈蚣」)實屬更「出類拔萃」的一員。每次重大事故發生時,列位高官不但從未成功救火,更屢屢曲線鼓勵巿民上街群起而攻之。在「國民教育」風波中,「蜈蚣」先拒絕跟家長學生會面,然後像痳瘋病人留在家中或辦公室內寫網誌為政策「平反」,再在大遊行一天前才接見家長並強調其「雖千萬人吾往矣」之「廢」腑之言,完全達到蘇公訂下的「公卿標準」。
 
原來跟人家談判時對方不滿至拍枱離場也不算「談判破裂」;原來大家誤解國民教育祇因為一本「內容偏頗」的課本,卻是唯一一本得到教育局逾千萬「放水」的”The One”……
 
筆者人生聽過其中一件最荒謬又真實的「國情教育」,便是神州大地上的假雞蛋事件(每次金水土跟外籍友人說到此事,無不嘖嘖稱奇)。最妙的是,中央電視台後來踢爆其中一個教製作假蛋的課程也是作假的,導師祇是騙取課程費用而矣。假如筆者是「蜈蚣」的話,必會以此事作比喻,來宣傳它的「國民教育」:「進步無私的黨」是假的、「中國模式指南」也是假的,這正是活學國民教育啊!
 
狼英政府上台未滿月,說好的港人港地沒有了、說好了的壓抑樓價變成炒起上車盤、說好了的廉政換了官員僭建、不誠實、下台,連建制派內少數派反對聲音也容不下,潮州怒漢也迫走了。一次次的沒有最低祇有更低的底線,再沉到洗腦教育層面的新低點!俗語說「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墜」,看來香港大運已過,諸君請自求多福吧!

港鐵與天文台

有人說,即使推行國民教育,都不能達到洗腦的效果。筆者固然不同意這一「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講法,尤其是對像祇是一些稚童幼童的時候。但金水土觀乎港鐵的表現時,發覺這話又不是全錯,因為無論再鋪天蓋地的宣傳,再多洗腦式的口號甚麼「共創美好生活」,都無巿民相信。
 
看過本網誌的貴賓們,相信都明瞭筆者對港鐵沒甚好感。一個由政府為最大股東的上巿公司,年年賺錢;所有投資都是零風險,因政府自會包底;不但票價年年加(然後給予一些不設實際的所謂優惠),地產項目才務求賺到盡,然後在非繁忙時間即使列車乘客擠得像沙甸魚一樣,也堅持八至十多分鐘一班,真的「教我如何可以不愛它」!
 
一個颱風,把東鐵綫癱瘓,成百上千趕回家的巿民滯留在車廂或車站大堂,有家歸不得。金水土不怪前線工作人員,但那些管理決策人員是白支工資的嗎?他們以安全理由不安排車輛接載,這個完全合理,亦無理由要求港鐵員工冒生命危險去擔此重任。但他們在八號風球下繼續行駛列車的決定又安全嗎?他們沒想到大風吹倒大樹會壓到電纜,甚至壓到列車,又那裡為員工及乘客安全著想了?為甚麼當其他交通工具已停駛的時候那時港鐵沒有考慮安全問題?筆者愚魯有所不解,立場也轉得太快一點吧!另外港鐵於零晨二時公佈運作正常,有如齋舖肉類供應正常一樣-根本沒有供應!這是那門子的為民服務?
 
至於天文台,姑且不說它一貫「與民為敵」貫徹打風已黃昏的傳統,儘管日間筆者在辦工室已經看到窗外風雲變色,暴雨紛紛。當天天文台於午間宣佈,將在黃昏前後改掛八號風球。雖然時間有點模糊,但還是有一個清晰的訊息。可是翌日的訊息卻是「天文台將考慮在十時前後考慮改掛三號風球」,考慮?到底掛還是不掛?
 
筆者的良心僱主讓員工四時三十分下班,深感恩惠,但港鐵站已擠得人山人海。願天文台、各交通部門、公司及僱主能在將來能安排得更好,體恤一下那些無助焦急回家的上班族吧!

國民教育=國民公敵?

原來狼英真的是楊廣轉世,甚至有靑出於藍而勝於藍之勢。楊廣如此勇猛,還需十五年才把隋王朝弄垮;狼英不足一個月便已把香港弄至烽煙四起,帶來惡法如潮,將來定必名垂青史!

其中最近期最鬧得熱哄哄的,莫過於今年九月在各中小學推出之國民教育,以及「善用」公帑推出的國民教育手冊其驚天地泣鬼神之內容。再加上同學們互相檢舉誰唱國歌不夠熱誠、中國隊輸波時無落淚,相信不足十年後,家長便會被「光榮」地被自己子女批鬥,回歸當年「火紅年代」。

大部份對國民教育的意見,無論是各大觀點還是歪理,都已在各界熱烈討論,筆者不再在此覆述。不過金水土卻注意到,無論是正反雙方,被問到國民教育是否應該推行時,大家都說應該,並指出每個國家都有國民教育,像是香港成為全世界最後一片沒有國民教育的土地。

其他國家有沒有國民教育筆者不敢說,但金水土自中二以降在英留學,從來無聽說過國民教育這玩意。通識一科倒是有,更是絕大部份港生包括筆者的一大死穴。由莫扎特到畢加索;由英格蘭蘇格蘭大少數戰到英法百年大戰;由馬丁路德到牛頓,幾乎都有涉獵,就是沒有說有個滿清國昏庸腐朽。雖然通識科在大部份學校教授,也是高級程度會考的一科,但絕大多數大學都不會計算考生通識成績為入學要求。換言之,它旨在讓學生學習不同範疇的知識,而真正不是求分數!

上週末跟友人談天時,說到離開香港的教育,便是最好的教育,友人無不有感。國民教育看來又為筆者一言增加又一重量理據,而金水土亦已彷彿聽到道士為香港發出的喃嘸聲了。

煥光號炸彈

狼英上台後第一週的第n個政治危機,是新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因擔心其新角色與平機會職務有衝突,所以向傳媒表示考慮是否辭任行政會議召集人,並已向狼英表達其想法。金水土腦袋泛起的第一個聯想,便是一心想要自殺的人,從不大鑼大鼓高聲張揚自己準備了結生命的。

筆者對林主席沒有特別印象,但從傳媒上看到的,大概有三個重點印象:1)林是能幹的官員、2)林是「老懵懂」的家臣並為人十分忠誠(又作愚忠)及3)林並不想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一職,大概不想「搭沉船」吧,但經不起前主懇求及狼英以平機會主席-林最愛一職-為䝱,所以被迫走馬上任。

於是有傳媒指出跳船潮不足一週便開始了,有些較陰謀論的便說林太聰明了,他這樣做便可脅迫狼英成全他的第一意願,即既不當行政會議召集人,又獲續聘為平機會主席,因狼英不想被指為公報私仇等等。但是,大家焉知這計是否狼英更「妙」的政治陰謀呢?

以金水土有限的智慧推度,狼英心目中的行政會議召集人乃「現代巫婆」「籮飯焦」。即使祇是委任她為行政會議成員,已弄起軒然大波;若在七一前委任她為行政會議召集人,豈不號召全港教師上街,令四十萬變成五十萬。權宜之計,還是找過緩衝點,過了七一後才再部署。所以究竟是狼英高還是林主席高,筆者未敢罔斷。唯一可肯定的是,狼英班子的好戲必定接踵而來。

話說回來,從今天聽節目聽回來狼英應該諦造了新的世界紀錄:上任不足一天後便有四十萬人遊行反對他(即使五折也達二十萬人,而貪曾不是七一上任,任內也沒有四十萬人上街這麼多),相比起埃及的穆巴拉克(執政三十多年)及羅馬尼亞的壽西斯古(執政四十一年),可謂大巫見小巫了,連老懵懂也自愧不如,難怪老懵懂愛狼如斯了!

向強國高幹學習(下)

一個成功的人,必可從別人的長處學習,無論他喜歡或不喜歡這些人。因此,筆者今天開始也要「見狼思齊」,跟狼一起向強國高幹學習。
 
雖然強國高幹可學之處甚多,尤其他們賴以縱橫官場已早被商界甚至東洋鬼子推崇備至的厚黑學發揮至極限:對上級及治下蟻民厚著面皮說謊話欺上暪下;對如羊的群眾黑著心肝扢錢迫害至被自殺。可惜金水土天資愚鈍,高深的厚黑恐怕就學不會了,唯有退而求其次,學遜一點的便算了。
 
那究竟要學啥?就是幾乎每位強國高幹必做的:在國內瘋狂掙錢,把家人不論是美國還是巴布亞新畿內亞一股腦兒送到國外,在把家財𣿬到海外去。
 
為何如此?筆者這般的香港仔,始終還是在香港在工作上較有發揮,也較能掙錢。可是香港作為一個安居的地方,實在有點強差人意。很多觀點早已在鄙文香港-生老病死樣樣悲談論過,不再複述。但無論食物安全問題、社會資源分配問題、社會風氣問題、如何在這大氣侯教育下一代的問題,林林總總,幾乎沒有一樣能教金水土安心。住在國外不是零瑕疵,筆者在國外旅居時便遭遇頗多令人不安以及不知自身在何處的情況。但總的而言,至少能讓自己甚至下一代在自由民主對其他人存在尊重的環境下生活以至成長,比在強國物質富裕但思想扭曲的社會開心快樂得多。

另類香港解放慶典

昨天,筆者在肉體上萬般不願之下參加了民間香港解放慶典暨香港特區黨總書記登基祝捷會。驕陽高掛、汗如泉湧、眼睜不開、路被封閉,但是當有四十萬人同路,懷著同一個心志,大家依然是堅定,心裡的火還是熱熾的。不為甚麼,祇為追求真理事實總是那樣順理成章的。

以禿鷹為首的警方說從昨天遊行從維園出發的有五萬五千人,而高峰期則有六萬三千人。從維園出發的人數金水土不敢妄言,但如果高峰期也祇有六萬三千人的話,為何在三時出發的隊伍在八時多還未完全抵達終點政府總部?為何警方最後要多開路給遊行人仕?如果不是數字有謬誤的話,便是警方處理不當,甚至故意刁難遊行者。

同一「慶典」,那常把「急市民所急」及「以民為大」掛在嘴邊的官員,警方拼死讓他們連一丁點「噪音」也聽不見;但真正屬於人民那「派對」,卻像如臨大敵般的水火不容。這是甚麼社會的寫照,不言已諭。有人在今天在面書洗版,把眾張刋有「不要梁振英大話精」的報紙堆在一部警方鐵騎,然後把東洋鬼子在褔島對重開核電廠示威的溫和並列,其意甚明矣!但是,為甚麼不想想日本的警方有這樣攔阻至威者嗎?有沒有故意把人流困在那怡和街樽頸位?況且,把報紙堆在電單車,算那門子的暴力?至少比超級胡椒噴霧和平多了吧!事實上,就筆者所見,示威者雖眾,但極安份守紀,頂多高聲叫口號。如有老弱傷健者更禮讓地讓路及互相幫忙,絕無半點暴民的影子。

金水土生於警察家庭,明白很多執法者打從心裡覺得所有稍偏離明規則都算上是「搞事份子」,但不問背後訴求或原因。現在不少在特府任高官的,當年不是控訴港英政府對其愛國示威打壓,駡其黃皮豬乎?怎麼今天角色轉移後,還是一樣的婆媳關係?

向強國高幹學習(上)

狼宮事件終於「水落石出」了,跟對狼「失望、遺憾和有不可推卸責任」的西九門報告一樣,前任業主及一眾「涼粉專業人仕」登場,還狼「一個公道」。原來狼跟六四勇士李旺陽前後輝映,是「被僭建」的。

對於事情發展至此,筆者絲毫不感到意外。狼基本上已盡得強國高幹(不是盛傳狼都是偉大黨幹部嗎?)的真傳,千錯萬錯,都不是狼的錯;種種過失,都是他人的過失。這幾天香港上空不是常現彩虹甚至雙彩虹嗎?這乎合中國歷史上聖君臨朝時的祥端,說明上蒼深慶民間得狼如此明君;這幾天香港不是常下雨甚至颳颱風嗎?這就是懲誡爾等愚民不服天威,「惡意攻擊」「社會繁榮安定」。港人繼續如此頑愚下去,恐怕香港將有更多的李旺陽出現了。

這幾天回歸的慶祝節目,比過往的更讓金水土感到香港幾乎徹底地被強國化了。主席在石崗閱兵,筆者看後幾乎唱起「天大地大不及黨的恩情大」來了。有人說,閱兵是給菲傭看,讓南夷不敢對南沙群島有非份之想。算了吧,強國除了對國內自家人民,何時不是「不屑爭議」及「以和為貴」?況且憑那可憐的兵力怕且不能讓有老美撐腰的南夷有所避忌吧!那高高的水馬,天安門也不曾有,即使當年對付韓農的時候,也不曾使用。香港維穩的工作,看來直迫強國程度了!

君聽過後周世宗柴榮問壽的故事?他曾問精通術數的王樸:“朕能活幾年?”王樸答道:“三十年後非所知也。”柴榮誤以為還能活30年,很高興。而王樸卻另有寓意,柴榮在位五年六個月,五六正和三十之意。原來「五十年不變」也暗藏玄機,「五十年」其實是指五加十年,所以香港回歸十五年後,正式解放。
 
對於那些常常把社會穩定為首要掛在口邊的「俊傑」,金水土已經到達零容忍地步。對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惡行、暴政、腐化視若無睹的人,禍患必緊緊跟隨著他們。以色列人能在萬般艱難下復國,便是靠著毋忘民族所受的迫害而達成!「不聞、不鳴、不幸」這從前廉署的口號,套用在香港甚至神州的國運及未來,絕對妙絕。所以即使金水土肉體已軟弱,也最不喜歡往人多的地方擠,但是明天(七一),還是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