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英」給我解決的兩個問題

「狼英」的民望在上任兩個月內跌破五十分的合格不合格分水嶺,民望下跌之速度,比神州九號還要快。筆者對「狼英」的觀感,相信看官早明瞭,而本人亦相信他會像隋煬帝楊廣一樣以超光速把香港毀掉。

友人問曰:「君何恨狼英?他不是給你解決了房屋問題嗎?」「恕吾愚昧,願聞其詳。」「他的新房屋政策不是把上至豪宅下至居屋價格飆升嗎?君不用再費神應否置業,因為你已經買不起了。我說的是房屋問題,根據狼語言偽術,跟住屋問題不一樣矣!」

友人是對的,金水土在港置業的心,已經到了黃河幾回,死了好幾次。而且按照此推理,狼英還為筆者「解決」了另一問題:養育下一代的問題。

筆者對生育孩子一向持較負面的態度,主因是總覺得這個世界已經太擠,又常見到劣幣驅逐良幣,不太想生下孩子來讓他∕她活受罪。但幾乎身邊所有朋友甚至不認識的,都向金水土灌輸有孩子多好、家庭沒有孩子便不完整甚至有仔趁嫩生等信息,令本人有點不知如何是好。感謝偉大香港黨總書記上任後推出的政策,給筆者在這個問題上得到明燈指引。

對本港教育制度一向不存寄望,但洗腦式的國民教育把它推向「沒有更差、祇有更差」的新低點。罷了,他朝如果真的有孩子的話,早一點把他∕她們送往那些「因政黨之爭以致政令不張而弄至民不聊生」的國家上學。經濟上拮據一點也沒辦法,算是為人父母的責任吧!

但放寬擴大自由行來港政策卻完全可讓筆者放棄任何在港養育孩子的絲毫懸念。會不會招來更多雙非嬰?答曰:會;會不會令港人更難為孩子找醫療及其他服務?答曰:會;會不會招來更多搶奶粉及其他物品的用家和水貨客?答曰:會。既然孩子是家長的心肝寶貝,何苦讓孩子來到這亂搶世界受煎熬?

或許金水土此舉正中狼英下懷,協助他的「中港一體化」大業。那時候,筆者第三個問題出現了:「究竟可不可繼續在香港安居?」

神秘國度朝鮮(北韓)及中國東北八天遊(Day 2: 丹東)

這天的首要任務便是到旅行社提供相片及文件正本以辦理進朝鮮境的手續,旅行社在火車站附近,從筆者入住的酒店步行五分鐘便到達。手續很快便辦妥,領隊告知明天將有近一百人分三團一同出發,出發前可到旅行社放低手提電話及其他不能入境的東西。

離開旅行社後先行醫肚。由於丹東跟朝鮮祇是一水之隔,朝韓商店食店比比皆是。結果早餐便在一家破得不能再破的餐館吃了一碗盛惠六元的韓式冷麵,餐館環境雖糟糕,但那冷麵卻不含糊,十分彈牙爽口。

早餐—韓式冷麵
早餐—韓式冷麵

早餐後便乘的士前往此行程的第一景點-虎山長城。的士沿鴨綠江旁的濱海路向東行,對岸盡是新義州邊境風光,四十大洋的車程絲毫不覺冗長。虎山長城號稱長城東端的起點,但中國歷史堂給我們的記憶,明長城東起山海關,西至嘉峪關,虎山長城從那裡冒出來?其實我們的記憶乃屬於明末,據明史載,當時長城「東起鴨綠江,西抵嘉峪」,當女真攻陷遼東半島後,便把原虎山長城拆掉,祇殘存地基。歷史學家在考據后,便在原地基彷古長城重建。建築雖祇是重建物,但仍不失古風,而且較少的遊客令人心曠神怡。在最高的第九座城樓,更可把丹東巿及鴨綠江對岸所有景色盡收眼底,花費五元租用軍事望遠鏡(不設時限)更可看見對岸朝鮮生活百態!

虎山長城(1)
虎山長城(1)

虎山長城(2)

虎山長城內另一景點乃中朝一步跨,其實整個丹東跟新義州都是一江之隔,不過這一點江水最窄,大概變形俠醫的一步才可跨過吧!有當地人提供快艇沿江遊,甚至登上朝鮮境(相信是非法入境),價錢祇需一百大洋。不過反正明天都出發往朝鮮,而且望遠鏡也己看得仔細,所以沒有興趣參加。

中朝一步跨
中朝一步跨

離開虎山長城時已快一時近午飯時間,但可惜找不到的士,還好剛巧有架回火車站的巴士。正在慶幸搭巴士省錢的時候(每位三元),原來那巴士是循環線,幾乎全丹東走一回,雖然旅遊期間可多看一看這巿容也不錯,但便耗用了近一小時才返回巿中心。

到巿中心時已飢腸轆轆,團友S在四處詢問下,找到了一間中價朝鮮菜館「平壤高麗飯店」。原來朝鮮政府在不少中國沿邊城市地區開始了不少餐廳,做正宗朝鮮菜,以餉當地僑民。進入餐廳前先有一個身穿高麗傳統服裝的女招待員以極嬌嗲的聲線歡迎食客,餐廳內樓底很高,還有位於平壤的高麗飯店大圖,好像高級餐廳的樣子。點了四個菜,包括了團友S最愛但在港吃不到的平壤冷麵、人參蒸雞、辣白菜及泡菜炒飯,味道甚佳,尤其是人參蒸雞甚是鮮味,但筆者對於那豪華版的平壤冷麵其界乎於蕎麥麵和粉絲中間的質感不太喜愛。此餐盛惠人民幣一百三十八,服務員更拒絕收小費呢!

平壤冷麵
平壤冷麵

人參蒸雞

飯後到鴨綠江旁的大橋跟斷橋遊覽,斷橋是被美國炸斷的,然後當地政府重修以作旅遊景點。途中還經過朝鮮風情街,那裡有甚多南北韓風味商店,包括西方人仕望而生畏的狗肉店。本來筆者想買些手信,但想到還有六天行程並會到朝鮮所以作罷。 之後搭的士趕往抗美援朝紀念館,但很不幸剛過了四點的關門時間,唯有望門輕歎,祇能和紀念塔拍照而已!由於從朝鮮回丹東那天應該是四時半之後,所以沒有機會再於此行遊這一景點。沒辦法,唯有在朝鮮再看相關景點吧!

鴨綠江大橋&鴨綠江斷橋
鴨綠江大橋&鴨綠江斷橋

鴨綠江斷橋—對面是新義州並可看到一個摩天輪

鴨綠江大橋夜景
鴨綠江大橋夜景

回酒店小休後再到鴨綠江邊欣賞兩橋夜景,之後再到朝鮮風情街一家韓國人開設的食店吃晚餐,是晚點了一個牛雜鍋及炸魚,吃得筆者團友二人捧著肚子走,才一百一十元呢!飯後四處走走買了些生果小食及杯麵為朝鮮之行預備防不時之需,然後便準備明天的向朝鮮出發!

神秘國度朝鮮(北韓)及中國東北八天遊(Day 1: 香港-大連-丹東)

遊朝鮮(北韓)是多年來筆者的夢想,想不到在2012年終能圓夢!想歸想,其實自己總覺得未必會成行,即使終於找到同伴團友S一同前往,也等到出發前的當天被告知朝鮮簽證已辦妥,有驚無險!

朝鮮不容許旅客自由行,遊朝鮮祇能參加旅行團。雖然香港也有旅行團出發到朝鮮,但都是從北京或瀋陽轉飛平壤。筆者不是擔心高麗航空的安全度,卻更心儀乘火車從鴨綠江大橋橫跨大江進入朝鮮境。儘管火車車程需約六小時,更因各種不同原因如停電而誤點,但沿途可近距離觀賞朝鮮平壤外的風光,這不是航機可提供的(美國人甚至被嚴禁在朝鮮境內乘火車)。因此,金水土選擇了參加國內旅行團從丹東出發,也乘便遊覽大連及丹東這兩個東北城市。八天行程,四天在朝鮮,另各兩天在大連及丹東。

最初的計劃是從深圳乘內陸機到丹東,但發現來回機票竟需五千多人民幣,極不化算,所以改作從香港飛大連然後乘反程車(即白牌車)到丹東,直航機票連稅及燃油附加費祇是港幣三千五百矣!從瀋陽到丹東較從大連出發更方便,巴士班次更多更頻密。但因筆者四年前曾遊瀋陽,所以便棄瀋陽取大連。

乘搭五時二十五分中國國際航空CA105班機出發,閘口在501,要從主大樓乘接駁巴士前往,筆者時間計算失誤,險些誤了大事!還好如常地中航誤點,所以能平安上機。到達大連已經是晚上九時半,踏出機場已差不多十時。團友S已預訂的反程車早已在機場大堂拿著紙牌等候,還帶來好消息:本來我們兩人是包車,但司機找到另兩名乘客,所以變成合併車(即泥的),每位乘客車資也減半至人民幣一百四十大洋。

大連這夜滂沱大雨,汽車雖大部份時間在高速道路上奔馳,司機還是比較安全地沒有太超速,大約零晨一時許才到達筆者下塌的酒店,連接待員都早已呼呼大睡,要弄醒她起來呢!此車程中有兩件趣事:一是司機不斷下車轉車牌,在收費站前便轉換那假的軍車牌以省掉過路費(省掉共一百元);二是與筆者同車的乘客居然是在高速道路中途下車,然後爬上另一條行車橋再步行回家!當然在中國無奇不有,這種事祇是筆者少見多怪罷了!

在丹東下塌兩晚的酒店叫萊富士(Life),座落的六緯路屬巿中心,對面是樂購(Tesco),房間不大但尚算潔淨,有點像台中的福泰桔子,但雙人房價祇需人民幣一百八十八元一晚,超抵!額外bonus是窗外竟可遠眺鴨綠江橋景(當然是翌日早上才注意到)。經舟車勞頓加上被雨淋倒後,到房後趕緊洗澡、報平安然後休息,明天開始正式行程!

酒店房間能遠眺鴨綠江大橋及朝鮮邊境
酒店房間能遠眺鴨綠江大橋及朝鮮邊境

朝鮮(北韓)行-出發緣起

「神經病!」 “Are you insane?” 「你是不是吃飽飯沒事幹?」 這是朋友聽到筆者想到朝鮮人民民主主義共和國(簡稱朝鮮,港常稱為北韓)後一般的反應。 沒錯朝鮮乃當今少數剩下的鐵幕極權國家。提起朝鮮,大家都祇會聯想到金家政權、窮兵黷武、核武、飢荒….的的確確這不是一個渡假勝地。 可是,遊朝鮮卻會是一個難得的體驗。試著了解當地人對朝鮮半島以至世界的真正看法、親身體驗當地人對領導像神一般的祟拜、看看當地人的生活狀況,都是筆者所嚮往的其中一種旅遊。奢華享受玩樂固然不錯,但精神上有所追求也可以是另一種享受。 朝鮮不可以自由行,到當地旅遊祇可參加旅行團。香港也有團出發到朝鮮(金水土在旅途中也遇到),由北京或瀋陽轉飛平壤。但筆者卻想從鴨綠江大橋進朝鮮,也想乘火車從北部到平壤看看沿途的風光景緻,所以參加了丹東的中國旅行團。這是金水土第一次參加內地團,說實話,事前筆者有點擔心自己不適應,況且自己普通話程度僅屬於有限公司(大概跟成龍的國際英語水平差不多吧!)。但整個行程和團友相處非常和洽,大部份團友更是談笑風生,再加上其在國內的經驗(尤其當中曾經歷文革及下鄉的),令筆者增進了不少見識。 在朝鮮的四天當中,感覺是這裏沒印像中的落後。當朝鮮打入2010世界杯決賽周,金水土曾看到一篇英國的報導,說國際友誼展覽館展示了各國元首送來的禮物,其中竟包括手機的充電器(可惜此行因往妙香山之路因水災關係不通,所以不能目睹或證實)!結果筆者發現不少人擁有2G手機;夜晚雖不燈火通明,但還算有幾點燈光;馬路上有不少私家車包括進口的,而且不止單靠女交警指揮交通,現在多了交通燈;還有那建了不知多少年的柳京大厦,至少從外表看已差不多建成了! 此行當中有很多感受,將在稍後的分享詳列。但有四個字於此行在金水土腦袋中不斷盤旋,那就是「國民教育」!對於金氏政權,朝鮮人民是完全盲目的接受,主因就是他們經過長期洗腦後,已經完全喪失任何批判能力。他們覺得美國是分裂朝鮮半島的唯一罪人,任何跟美帝有關的都壞得不堪(雖然筆者也同意美國都是壞心腸);還有他們真心相信自己走在世界最前端,團友在羊角島酒店苦等電梯後,居然有朝鮮人問她「聽說中國也有高速電梯,對吧?」而讓她幾乎笑不攏嘴。香港的未來會是這樣嗎?

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朝鮮(北韓)行-出發緣起

「神經病!」

“Are you insane?”

「你是不是吃飽飯沒事幹?」

這是朋友聽到筆者想到朝鮮人民民主主義共和國(簡稱朝鮮,港常稱為北韓)後一般的反應。

沒錯朝鮮乃當今少數剩下的鐵幕極權國家。提起朝鮮,大家都祇會聯想到金家政權、窮兵黷武、核武、飢荒….的的確確這不是一個渡假勝地。

可是,遊朝鮮卻會是一個難得的體驗。試著了解當地人對朝鮮半島以至世界的真正看法、親身體驗當地人對領導像神一般的祟拜、看看當地人的生活狀況,都是筆者所嚮往的其中一種旅遊。奢華享受玩樂固然不錯,但精神上有所追求也可以是另一種享受。

朝鮮不可以自由行,到當地旅遊祇可參加旅行團。香港也有團出發到朝鮮(金水土在旅途中也遇到),由北京或瀋陽轉飛平壤。但筆者卻想從鴨綠江大橋進朝鮮,也想乘火車從北部到平壤看看沿途的風光景緻,所以參加了丹東的中國旅行團。這是金水土第一次參加內地團,說實話,事前筆者有點擔心自己不適應,況且自己普通話程度僅屬於有限公司(大概跟成龍的國際英語水平差不多吧!)。但整個行程和團友相處非常和洽,大部份團友更是談笑風生,再加上其在國內的經驗(尤其當中曾經歷文革及下鄉的),令筆者增進了不少見識。

在朝鮮的四天當中,感覺是這裏沒印像中的落後。當朝鮮打入2010世界杯決賽周,金水土曾看到一篇英國的報導,說國際友誼展覽館展示了各國元首送來的禮物,其中竟包括手機的充電器(可惜此行因往妙香山之路因水災關係不通,所以不能目睹或證實)!結果筆者發現不少人擁有2G手機;夜晚雖不燈火通明,但還算有幾點燈光;馬路上有不少私家車包括進口的,而且不止單靠女交警指揮交通,現在多了交通燈;還有那建了不知多少年的柳京大厦,至少從外表看已差不多建成了!

此行當中有很多感受,將在稍後的分享詳列。但有四個字於此行在金水土腦袋中不斷盤旋,那就是「國民教育」!對於金氏政權,朝鮮人民是完全盲目的接受,主因就是他們經過長期洗腦後,已經完全喪失任何批判能力。他們覺得美國是分裂朝鮮半島的唯一罪人,任何跟美帝有關的都壞得不堪(雖然筆者也同意美國都是壞心腸);還有他們真心相信自己走在世界最前端,團友在羊角島酒店苦等電梯後,居然有朝鮮人問她「聽說中國也有高速電梯,對吧?」而讓她幾乎笑不攏嘴。香港的未來會是這樣嗎?
 

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這是香港的未來嗎?

登陸釣魚台給香港的國民教育

香港保釣人仕多年來不屈不撓(不過阻力通常來自特府而非東洋鬼子,還記得食環處上船捉老鼠一幕?),終於成功登陸釣魚台宣示主權,其愛國護土之心可昭日月。可是此舉又誘發筆者被陰謀論佔據的腦袋幾個聯想。
 
細心人會發現本港保釣一支乃此行之獨苗,兩岸祇有代表在船上卻沒有發船。愚見以為,兩岸「口爽荷包漉」,除了嚷嚷口號在自己的世界意淫外,完全沒有跟日本及其背後的美國周旋之意慾。尤其中共十八大在即,各準領導祇求無風無浪登基,豈肯徒添亂煩。

反過來看,保釣人仕此行又成就了甚麼?真的宣示了主權嗎?給倭寇來過「依法處理」及強性遣返,反給人家一個證明和口實。為甚麼強國不先行「拘捕」保釣人仕沒帶回鄉證?或拘捕日本防衛隊非法入境?

看看韓國如何跟日本在據說無石油資源的獨島(日稱竹島),人家有防衛隊,更有總統親自登島。筆者固明白韓日俱在美國一派,沒有中國要面對美國的相同壓力,但中國不是常高叫寸土都不能讓!

至於釣魚台「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更不知古是啥古?是春秋戰國時代當香港還不屬於泱泱中華的古?還是其他甚麼年代?終明白為何中國歷史在港終於不是必修科!金水土在無引經據典下,覺得釣魚台應屬中華民國,是日本人在二戰戰敗後歸還給蔣中正政權的。筆者好像沒聽說過釣魚台曾被解放過!

總的而言金水土絕對支持保釣活動,卻希望祖國能挺起胸膛對外能跟對內一樣強悍!

民主與基督教

週末早上半夢半醒之際,忽然覺得民主與基督教有不少相同之處,然後不禁在憂慮民主與基督教是否真的能在中國真正的興旺。
 
民主與基督教有一共同點,就是不能「求仁得仁」或者得到即時的利益。民主政制,祇是讓社會上的大多數得到他們想要的決定,但支持民主的人並不能控制其他人的思想;基督教是教導信徒相信神,在世上存愛心,行光照主榮光之事,但並不保證信徒在屬世上富貴平安健康。
 
以上跟中國人所追求的,依筆者愚見,是有所不同。一個為了謀利而製造及販賣毒奶、毒魚、地溝油、假藥及假雞蛋的社會;一個想當見義勇為之士而要擔心反被誣陷的國度;一些對權勢早已習慣屈服的順民;一群寧為蛇齋餅糉而出賣他們神聖的選票的民眾,對不起,金水土覺得他們追求的絕對是今世的榮華富貴。當然筆者深信這樣人性的扭曲並不是天生的,而是歷史、制度、教育及環境問題的影響,但奢望這社群追求信望愛及訴諸真理,相信是緣木求魚罷了。

近年中國大陸基督徒人數都在培增中,但其中不少祇是祈求趨吉避凶(當然有例外並不是指全部),像信奉其他偶像一樣,其信心是建立在沙石上。每當遇到現實不如意,很可能又對自己的信仰卻步。筆者極希望有一天民主與基督教能真的在中國興旺,那才是民族真真正正的復興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