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國度朝鮮(北韓)及中國東北八天遊(Day 5: 平壤-開城-平壤)

昨天沒有來的的morning call今天依舊沒響起,可謂貫徹始終。匆匆吃過早餐後,向開城出發。開城位於平壤以南122公里,再往南8公里便到與南韓邊境接壤的板門店,亦即是三八線。從平壤到開城的「高速公路」上,雖無很多高山,但卻有很多隧道,原來實際是軍事用途用來阻擋坦克車前進的。可能也因為其軍事用途的關係,雖然此路沒有昨天往南浦的那樣寬闊,但路面卻平坦多了。沿途大概經過三個哨給,領隊需要出示通行證才能繼續前行。

 踏上公路不久首先看到的,是祖國統一三大憲章紀念碑。建築物是一對孿生姊妹高舉寫著「三大憲章」及統一的朝鮮半島,兩個姊妹好像是一模一樣的,連導遊都分不清楚那個代表南韓(韓國)、那個代表北韓(朝鮮)。一個多小時後,旅遊巴士先到達一個固定休息站。這裡的休息站當然跟西方國家或日本那些當然不一樣,除了一座白色小樓內有洗手間及出售郵票書本等紀念品(讓筆者勾起想當年回祖國的情景,那時候一本書還祇就售一元幾角,俱往矣!),最有特色的還是兩張戶外木枱,有即沖咖啡及生果出售。不過售價人民幣十元的雀巢即溶咖啡也太貴了吧!

兩個多小時後終於到達板門店,有些團友都從南韓境內的板門店軍事分界線,多年前李英愛(還是大長今之前的事呢!)主演的JSA安全地帶就是這個地方。JSA 為Joint Security Area 的縮寫,是橫跨兩韓的共同警衛區。這裡雖然是非軍事區,但戒嚴緊張的氣氛十分濃厚,處處均有持槍軍人駐守,旅客到此也有點戰戰兢兢的感覺,所以更不敢隨意拍照。團友們先在一個集合點下車,那裡有不少高呼朝鮮半島統一的壁報。正當領隊導遊為團友辦理進入分界線前,那裡居然有一個購物點供遊客購物。在那種森嚴的環境下,購物(像買辣椒醬之流)是否為旅客一個減壓的方法?

一個有趣的情景出現了,跟筆者話不多的導遊走過來問是否懂英語?原來有一位軍人收到一封英文信,但由於不諳英語所以看不懂。那封信不外乎那些寫信人來遊的時候玩得很開心之流,但文法有點奇怪及欠通順,在這個極權的國度,又能有甚麼真有趣的內容?如果有早就「被丟掉」了,金水土甚至有點懷疑這信的真偽,讓國人覺得朝鮮乃天朝大國,不過這樣給朝鮮士兵做了回半翻譯(因導遊再由筆者的半桶水普通話翻譯成朝鮮語)還是次有趣的經驗。

不久有一個朝鮮的士兵講解板門店軍事分界線的建築物及地理環境,然後由副導遊翻譯。話說回來,朝鮮軍人的服裝跟筆者平常的認知有一定的出入,除了他們的膊頭位特別寬特別直之外,領帶的長度也祇及其恤衫的一半!

在講解及辦妥手續後,團友們排好隊又再上旅遊巴士,不過這次多了幾位朝鮮軍官陪伴,據說是為了保護遊客。旅遊巴士不久先在幾間小屋傍邊停下,一間是韓戰期間交戰雙方舉行談判的場所,另一間便是停戰協定簽字之處。雖然談判需時兩年多,簽字祇需數分鐘,但停戰協定簽字那房子卻大多了,除了當年簽署的恊議桌和旗幟外,並貼滿很多跟韓戰及金日城想關的照片。反之另一房子則祇有一張談判桌及椅子。

停戰協定簽字之處
停戰協定簽字之處

韓戰期間交戰雙方舉行談判的場所(1)

韓戰期間交戰雙方舉行談判的場所(2)
韓戰期間交戰雙方舉行談判的場所(2)

轉彎到共同警衛區前,看到一塊金日成的手跡碑。此碑長9.4米、寬7.7米,碑上刻下了一九九四年七月七日,即金日成逝世的前一天,批閱有關朝鮮統一文件時的題名:“金日成1994.7.7”。據解說此碑大意都是說明金日成愛國愛民及沒有一天不為祖國統一努力之類吧!

之後團友們便被帶到板門閣,終於看到那常常在新聞報導看到的三間藍色房子,及對面南韓的軍厦。原來還有四間白色房子,總共并排了七座建築,其中白色由朝方所建,藍色居中乃韓方建成。每一間房子的中間都是朝韓軍事分界線,兩個截然不同政體及理論上還在戰的兩個陣營之界線,但作為遊客大家卻可在中間從前舉行軍事停戰委員會會議那房子穿越。話雖如此,朝方帶遊客進來的時候,韓方那邊絕對鎖上,反之亦一樣,但有團友告知窗外的美軍(韓方)其實是金睛火眼地盯著大家的。

離開板門店後抵達開城,先參觀高麗博物館。其實這原是高麗王朝的皇宮,高麗開國皇帝定都開城,皇宮間隔跟中國的差不多,祇是規模較細小一點,因不能大過天朝!這博物館雖因很多繁體字文獻的展出而令筆者感到親切,但老實說並不十分有趣。之後又是對外商店販賣人蔘類的商品,筆者及其他較年青的團友則專注於明信片及郵票並從這裡寄出。

高麗博物館
高麗博物館

到開城其中一個重點乃是一嚐地道的人蔘雞湯,因開城盛產人蔘,雖然索價二百六十元人民幣(據說是四人用),但難得來到,饞嘴的金水土當然想一試!可惜這裡是朝鮮,即使你願意花錢,人家也可不供應。領隊告知的理由是「就是沒有」,算了吧反正也問不出啥來。這頓午餐也是特式餐—從前宮廷的銅碗餐,就是把餸菜放到九個不同碗裡,除了一個炸肥豬肉外,其他都是泡菜裡,感覺是到了香港的韓國餐廳沒點菜祇吃附送的泡菜差不多。餐廳連白飯也無添加,想當年皇帝的日子也不好過!

銅碗餐
銅碗餐

午餐後又回到平壤,這回是參觀當地的地下鐵。想不到原來朝鮮是亞洲第三個擁地下鐵的國家,更想不到原來平壤地鐵有兩條線,但遊客被安排祇能出入兩個站。這兩個站無疑是建得美侖美奐,但金水土又疑心其他站是否又是一樣。車站車廂都跟從東歐風格,一樣建得很深,還要是全世界最深的一個地鐵呢!

晚飯是普通的一頓,延續生命但不是美味可口的那種,而筆者額外點的平壤冷麵跟之前其他團友昨晚點的一樣:比丹東的還差一點,不知是否口味問題吧。飯後前往這行程的壓軸好戲:阿里郎。這個動用十萬人參演的大型歌舞,在全亞洲最大(容納十五萬觀眾)的五一運動場舉行。本來筆者對此等歌舞不甚有興趣,但一進場看見那一萬八千人的人肉液晶體屏幕,便已另刮相看了。全場又是煙花、又是空中飛人、又是點聖火,可能是適逢金日城冥壽一百年兼金正恩剛即大位,好像是特別好看。有傳聞今年(2012)可能是最後一年舉行阿里郎,因其實在太勞民傷財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對遊客來說真是太可惜了。整個朝鮮四天團團費人民幣三千六全包,但阿里郎入場票就要八百,但即使如此,所有團友還是覺得值回票價。

回酒店後,幾個團友到酒店頂樓的旋轉餐廳閒談,但環境一般,而且祇是轉了九十度左右吧!就這樣,便渡過我們在朝鮮的最後一夜。

公屋港

跟友人談到又差不多是交稅的季節,剛巧車子駛過啟德。友人「情不自禁」地望著一幢幢建築中的公屋,滿有感慨看著自己稅款的「歸宿」,座落在市區面向維港煙花景的一大片土地,動輒八位數字的私樓還祇是「瑟縮」於其後「被屏風化」及「尊享曼克頓景」(即是與鄰居可不出門都可握手之奇觀)。

公共房屋是一項穩定社會的重要政策,協助貧困及無能力置業人士安居樂業,是多年來從港英時代已有之的德政,本無可厚非。筆者也覺得適度的社會均富政策是和諧社會其中一個基石。

友人(其實是友人們)的感慨,除了緣自近期啟德體育城面臨告吹之外,無樓中產已經被香港極為扭曲的樓市弄得奄奄一息(尤其是那些有車有老婆仔女獨欠房子一類)了。狼英政府在屢做屢錯之下,祇可從房屋政策挽回那丁點民望,而增加公屋供應乃唯一既不得罪地產商而又可得民心之舉。如此下去,狼英秉承其伯樂「老懵懂」甚麼數碼港、中藥港之流的計劃,把香港建成一個「公屋港」!

問題是,申請公屋的上限,而現在的薪酬及租金比較,是完全不符合比例。年青人單憑自己的薪金,基本上沒可能支付個人單位的租金。除了跟家人同住,就只有進駐房一途。結果是,現在香港人年滿十八歲時,不是先申請成人身份證,而是先申請公屋。諷刺的是,有不少公屋被富戶或甚至早已移居他國的港人佔據(幾年前不是被查出冇上市公司主席的母親還有一華富單位嗎?)。政府或房屋署除了不斷建新的公屋外,對現有公屋戶的審查卻出奇地寬鬆。

更大的問題是,努力讀書努力工作而比其他人賺得較多工資的,便被迫用較高的租金去租住房;反之,卻極可能用較低的租金成為公屋戶。公屋越見越美輪美奐,不少更坐落於市區甚至一些極優越的區域。這樣一來一回,怎可鼓勵青年人力爭上游以改善生活環境?那些較佳的地段,為何不可賣給發展商,然後政府從賣地的收入再在其他地區建更多的公屋甚至其他社會設施呢?

金水土並不是心存涼薄,只是覺得政府的房屋政策不斷兩極化以至本末倒置。不單未能解決房屋問題,反倒把社會分化,讓中產階層怨氣加深。狼英,請不要盲目把多建公屋成為你的政治籌碼,好嗎?

一樹枯而知秋來

大文豪托爾斯泰在聖彼德堡廣場上,看到一個乞丐,衣衫襤褸,托爾斯泰就給他錢,有人告訴托爾斯泰,說那人是個騙子,托爾斯泰說:“我不是捐給他錢,我是捐給道義!”

緣何筆者想起此小故事?全因近期DBC「被封台」,而各界及廣大市民出奇地冷淡有感。DBC股東們爭拗的聲帶被公開後,翌日各大新聞頭條幾乎無一報導,連交通意外都有所不如。根據金水土與友人分析,除卻禮義廉死硬派粉絲外,不乏「理性之士」指出「大班」與虎謀皮、甚至狼狽為奸,現在「籠裏雞作反」,與其他股東「反轉豬肚」,利益糾紛可能高於政治打壓。

老實說,「大班」豈是省油的燈?這群股東全是「貪曾」粉絲,單憑這個組合,的確很難想像「大班」成立DBC祇是單純為香港言論自由出力。可是現在香港政治氣候改變了,傳媒生態有改變了。形勢比人強,任何反壟斷反一言堂的,都是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同路人,務必需要互相扶持。就像是一個跟你不咬弦及生活不檢點的鄰居,她的女兒被強暴了,你會是說她活該?還是為她感到傷感,並希望兇徒繩之於法?別忘記,你的家人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

逆來順受的基因,是兩千多年來專制政權仍殘留在中國人的思想中(當然也包括香港人)。國民教育大家會走出來,因為大家視自己子女為心肝寶貝,荼毒他們觸犯了他們最後一條防線。DBC事件上,大家心想不是還有商台嗎?不是還有頭條新聞嗎?再忍讓一步吧,反正還有本錢。大家忘記的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的退讓極可能在他朝看來是自毀長城之舉。香港既然要自求多福,大家都不自求,任由宰割,言論有福乎?

平安夜與陰謀論

平安夜,男子(筆者可沒在此引用「賤男」,立此存照)跟女子說:「大家相識已一夜,我想跟妳「進一步」「深入」「認識」,意下如何?」

貴為家長(尤其是育有女兒的)的,大概應該會淳淳告誡子女,必須小心帶眼識人,不要衝動做了一些事後可能後悔的事。

如果讀者看官不同意上述觀點,恭喜你,你將可以在狼英治下的香港安居樂業。有志者更應加入政府,筆者相信你會平步青雲、官運亨通的。沒有別的,就祇因為你沒有用陰謀論去推度特府。

「思歪」、「好打得」、「崖上的波叔」不是常常「震驚」市民「誤會」特府的政策是出賣港人(如擴大自由行、一簽多行、發展東北等)及摧毀香港核心價值(如強推國教、DBC滅聲、免費電視台牌照事件及收窄遊行示威空間等)嗎?並為此「痛心」、不明白緣何市民這麼多「陰謀論」、祇可以繼續「迎難而上」?金水土倒是想聽聽他們會否訓示他們的女兒(可惜「好打得」好像祇育有兒子在前宗主國)在平安夜前要「打開心胸」、不要假設人家心存惡念陰謀?是否教導女兒不要做「防止社會老化」的發展絆腳石?

好了,現在DBC封台事件「越燒越旺」,聲帶也公開了,特府及西環可能低估了大班,且看狼英如何收拾這「前朝留下的爛攤子」。在證據確鑿之下,市民是否太精神虛弱,及無理猜度特府? 相信也一目了然吧!

多謝梁書記

梁書記上任後的百日「為辛」(當然是市民辛,辛苦了市民放工或假期上街捍衛自己),筆者感謝書記教導了市民在書本上學不到的國情:

(1)多謝書記大力壓抑本地樓價,讓樓市在百日內「祇」升了十一巴仙。要是沒有書記,樓價已經倍升;

(2)擱置國教科指引就像你家毗鄰建了一個核電站,雖無生產程序卻準備投產。居民拼死嚷嚷后,廠長宣佈暫時擱置投產,但無人知道何時核電廠會復工,也不知道廠內那些員工在做啥,祇知道每個月還要付交核電生態環保費(按:以核電廠比喻國教科,乃取其「發熱發光」之義,請別亂扣帽子);

(3)書記心腹波波教曉市民「房」跟「板間房」的分別,像「母親」跟「媽媽」不同一樣;

(4)波波也教曉大家「不可一(啤酒)、不可再(啤酒)」這政府宣傳口號祇適用於如果你沒有信心或沒有被「當場斷正」的時候;

(5)如果一家上市公司CEO因業績不佳而「被辭職」,新聘的CEO大可把所有過錯推諉給前朝董事局,總之千錯萬錯錯不在我。感謝你梁書記,你燃亮了金水土當上市公司CEO的希望。當上市公司CEO的平均「壽命」祇是三年,但願書記不要辛勞這麼久!

祝福、英雄與抽水

國慶日、港殤日。筆者在長假期作了點心靈對沖,遊佛山進行反占領強國,所以昨天回港時才得悉凶耗。 對不幸遇難的死傷者,金水土衷心祝願死者能安息、死者家屬能釋懷、傷者能盡快康復及失蹤者盡快被尋獲。

老實說,再多的安慰祝福,對死傷者及其家屬來說,都不值一文。話雖如此,真心祝福跟虛情假意,還是有分別的。不說別的,船難發生於十月一日,然後多來兩天幻彩詠香江,十月四日才來個全城哀悼日,筆者粗鄙,也覺這對死傷者不敬。假若家中不行有親人逝世,難道你會先夜夜笙歌兩晚,然後才披麻戴孝嗎?這種「戲真情假」的演技,恍如在罹難者親屬的傷口上灑鹽。李超人不是立刻在長江集團中心下半旗哀悼罹難的同事嗎?

整件災難事件中的真英雄,當然是眾位冒生命危險,無顧自身上的傷,毅然拯救極可能是素未謀面的遇難者。有的是職責所在,也有的是義無反顧,都絲毫不減他們的高尚情操。

不知讀者諸君有否留意,從來沒有聽到這些真英雄會跟大家大聲叫嚷「成功爭取拯救人命」?「成功爭取」是那些祖籍忽然是廣西,又忽然是福建的政客最喜歡做的。做政客,要抽水增加曝光率,有時也無可厚非,但在如此災難時刻祗顧自我宣傳,實在有點兒那個。最離譜的,莫過於有人誣篾學民思潮黃之鋒同學因反國民教育「為社會製造怨氣」而釀成此災難。人能夠說出這些話,實在使筆者嘖嘖稱奇,尤其那位人士自稱為基督徒呢!

一場災難,固令人傷感,但也可以是社會的照妖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