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港力、愛講力

本來筆者正在寫一篇跟地溝油相關的文章,但愛港力勢如雷霆萬鈞,所以鄙人本年度收爐之作祇好留給它。

昨天(30/12)愛港力號召撐思歪的市民上街護主,旋即進佔各大傳媒頭條位置。愛港力最令人「刮目相看」的,便是它們有常人不能有的思考邏輯。眾所周知,愛港力所針對的,是以人民力量為首的「顛覆中央、鼓吹港獨」勢力。有違偉大毛主席「敵人擁護的我們便反對」的正確思維,愛港力跟人力一樣以「力量」為名,這不是向敵人致敬嗎?而一向愛港力又是「遊行亂港論」的大好友,不知如何現在又遊行又集會,算不算是自相矛盾?當然,江湖傳聞愛港力活動參與者都是受薪的,固此它們的遊行便跟別家不一樣,不但沒阻礙人家做生意,反而增進香港人均收入呢。

愛港力聲稱昨天的遊行有五萬人參加,不過它們不愧是思歪粉絲,祇說個人數人頭的估計,說話非常「留有餘地」。而按它們的偉大邏輯,以香港人口七百萬計,即有六百九十五萬香港人是反或不撐思歪。如此說來,筆者可以偷閑明天缺席「完蛋大遊行」了,愛港力果真是功德無量!

至於「推撞」、「毆打」記者,更是記者自作孽。人家擺明車馬是「愛講力」,像將自己的頭放在獅子口中,結果頭破血流還能怪誰?對付人力泛民的胡椒噴霧及水馬,不知又到那裡去呢?

越看愛港力,越有當年「一次又一次偉大勝利」的紅衛兵之影子。唯一不同的是,愛港力發言人通常都是戴帽戴口罩的,不知是否吃過多蛇齋餅糉所以身體抱恙呢!

追龍與瑪雅預言

一個人畢生奮鬥,幾經艱辛建立的家業被強盜劫走。唯一可聊表欣慰的,便是對他不離不棄的妻兒。豈料三個多月後,強盜又回來了,這次把他的妻兒既姦且殺,把這人身邊碩果僅存的都帶走了。

如果上則故事的主人翁是香港市民,那麼妻兒便是「劉華」立會下馬,從九月份那場選舉唯一可算得上「苦勝的果實」。但這卑微的「阿Q精神勝利」,還是被那強盜般的特府(也包括那些齊心撐思歪的演員們)從任命「禮義廉劉華」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中無情奪走。

超級區議會議席,有著最大選民基礎,市民用選票說不要的,特府偏偏趨之若鶩,如果這不是與民為敵,太陽都會從西方升起。三百萬選民的選擇,當中還減除反小圈子選舉被稱為激進民主派投的白票,特府如果還能說出這是「大多數市民的意願」,除了算它狠外,祇能無語問蒼天。依據如此邏輯,特府應立刻敦請超級區議會議席選舉敬陪末席的白姐姐出任特首,以回應市民之心願。

繼陳岳鵬當年因入特首辦而辭去區議員,而需「浪費公帑」舉行補選;今朝「劉華」君體也相同,不知跟他曾心痛惡絕的五區公投浪費公帑有啥不同?其代表的「禮義廉」之精神,可謂與日月同光,永垂不朽。

「劉華」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履新,跟瑪雅預言的末日剛好是同一天。君曾閱斯理其中一部小說「追龍」乎?小說主角夜觀星象,發覺某天將出現某天文現象曰追龍,而上次發生同一現象的時候,火山爆發把當時最大城市龐貝毀滅。結果小說主角無力阻擋追龍現象,但所擔心的天災並無出現。小說的最後結論是:一個城市的滅亡,除了因天災外,也可因為人禍而造成。香港如此走下去,難道瑪雅預言是留給香港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