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智社會與荒謬政府

才子說:香港是一個反智的社會。筆者看到幾個廣告及社會現象,不得不佩服才子的高瞻遠矚。進一步想,這樣的民智,即使香港還沒有民主,仍直接或間接孕育了現在荒謬的政府。

1)港鐵廣告:森美曰乘客對港鐵服務的提升都有正面回應。這句說話雖然符合邏輯,卻是「呼吸的是空氣」之流的廢話。如果服務提升都沒有正面回應那便不算提升吧!乘客如果對港鐵不斷加價才算新聞吧!

2)雞粉雞汁廣告:一位所謂名廚弄了一道佳餚,然後說他的秘訣是那雞汁。這幾乎等於一名學生考試滿分,然後說他的秘訣是出貓一樣。如果加味精都算名廚而普羅大眾都不察覺有任何問題的話,名廚的名字就是家樂牌!

3) 民望至高的高局長對於奶粉配給制或須出示出世紙才可購買奶粉有保留,原因是對市民做成滋擾。原來買不到奶粉給自己孩子,所造成的滋擾,在高官眼中,不及拿身份證明出來。難怪咭片蘇申請外傭辦手續都祇出示咭片了!

4) 愛港力又(對,他們遊行請願的次數漸超人力社民連,當然他們並「沒有」浪費警力)請願市民社會支持689勵精圖治,務實施政。問題是,請問施政報告內有甚麼需要落實?是那四不像的金發局嗎?還是成立更多委員會回饋(當然不是巿民)「梁粉」?

可能,這些「民間智慧」,就是促使當天部份知識份子「捧狼捨豬」,冀昐能為香港開一片新天。但便像重播中的天與地劉丹說的一句話:「一個人如果不聰明,那他做好事或壞事都沒啥,因惡果不彰;但一個聰明人,那他祇能做好事,否則後果堪虞。」既然如此,香港還能怎樣?

Dream Bear對 689

孔子曰:「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欲…」,筆者既非孔孟,又尚未年登四十,對香港發生的事,總不禁大惑不解。

Dream Bear對 689,聽起來有點像NBA球賽,不過這場花生騷並非球來球往,發炮的祇有夢熊大師。當夢熊大師邀請689齊齊到測謊機測試測試時,689說等到適當時候作出交待。如果這樣港人也能收貨的話,那麼學生被老師催促繳交功課時,大可理直氣壯說:「到適當時候功課自然會遞交」。想到這裡,筆者還真笨,為何要準時交稅?向稅局說到適當時候作出交待不便行了嗎?

籮飯一如意料極力為689解畫,表示對夢熊大師的言論抱「好大懷疑」,為689不親自解釋開脫,「唔相信梁先生會喺自己都未選到之前,咁輕率地話應承某某人做啲乜嘢官位」。第一,許以官位跟輕率無關,反而是謀略之一,跟689性格貫徹;第二,難道一項計劃未成功之前便不能先訂下事成之後如何分配利益?萬科跟新世界聯手投地時難道沒先說好成事後如何分配工作分配將來的收益?籮飯曾為教育局高官,可聽過漢武帝於微時(即還不是太子之時)看到陳阿嬌,便說若能娶她當會用金建屋給阿嬌居住,若他日成天子便立她為后?噢!忘掉籮飯是推國教及把中史於必修科刪除的其中一要員,失敬!

籮飯又死撐689,確實有三名專業人士為689驗樓,「呢個據我嘅理解都係真事嚟㗎!一直喺我認識呢件事嘅過程之中係真事,梁先生喺佢嘅聲明亦都將兩位律師嘅名寫出嚟,所以我先覺得冇理由張震遠會突然間去講話係完全虛構」。言語之中,689味甚重,從小學校教育做人說話是便是非則非的基本原則,到此間早已盪然無存。「據我嘅理解」,那豈不是說妳不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嗎?既然如此,妳貴人的話,又是甚麼證據呢?

Not simple, but blatantly naive!

究竟香港人是魯迅筆下的阿Q,還是江前主席口中的“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

近來香港新聞的頭條,已經由「大話精」,變成「香港終於有地溝油」。筆者對此甚為驚訝,不是驚訝地溝油已經跨過深圳河,而是想不到香港人如此「單純」,在絕大部份食物食材來自中國大陸,以及中國特色菜館如雞煲在港日漸充斥的同時,香港可以對地溝油獨善其身。

從前在HKU SPACE學日語的時候(之所以強調HKU SPACE,是想減低被上網上線成漢奸的風險),日籍的老師閒談中說到他在日本的父母常叮嚀他千萬不要吃中國產或中國製的食品食物,但他祇可以苦笑:在香港不吃中國食材不餓死才怪!一一年日本東北海嘯後,香港人不是一度擔心日本食材含過量輻射嗎?當時筆者便想,日本食材再毒,唯輻射一款矣;中國泱泱大國,每款食材可千變萬化,毒種類豈能「拘泥」於一項?鶴頂紅、地溝油、鉛中毒、激素、苯並芘、三聚氰胺、孔雀石綠及瘦肉精已經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化學名詞,但筆者即使在四年碩士化學課程都沒聽過這麼多!更重要的是,用最客套的話說,東洋鬼子的質驗比炎黃子孫較嚴謹,也相信日本人做不到「明知內有毒,偏向人販賣」的「最高境界」。記得光明頂便提到,更擔心內地人把高輻射食材賤便買回來再化身成國貨賣出。

究竟平常自詡聰明的香港人是「智者千慮終有一失」,還是普羅大眾已接受末日論,既然香港即使過得十二月廿一日的「大限」,也都「命不久矣」,倒不如掩耳盜鈴過日子。即使危機警號早已響起,眼不見為乾淨倒讓日子過得舒坦一點。

不止是食物,現在政治、法治、廉潔及其他種種,香港人都氣餒妥恊了。更甚的是,有些人居然覺得世世為奴也未必是壞事,吃飽肚子多賺一文才最重要!「皮之不存毛將焉」這道理,真的這麼深奧嗎?祇可說他們Not simple, but blatantly naïve!

大丈夫雖知不能為而仍為之,是小說中的大俠們如郭靖才做得到。筆者祇寄望大家包括自己仍可守著一條已經退讓了很多的底線,保護那一點點的良知,並「莫以善少而不為,莫以惡少而為之」。筆者這卑微的新年願望,不知能否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