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國度朝鮮(北韓)及中國東北八天遊(Day 8: 大連-香港)

煎餅果子檔
煎餅果子檔

來到旅程的最後一天,飛機在中午前起飛,所以是日沒有景點。唯一的行程便是到酒店附近的街市吃早餐。其實昨天已曾到這裡吃早餐,但因為還有一整天到旅順的行程,所以沒有作太大膽的嘗試。昨天吃的是煎餅果子,聽起來像是甜點,其實祇是薄餅包著一塊像腐皮的脆脆,再附加醬汁及自選餡料,昨天筆者吃的是牛排煎餅果子,盛惠四元五角,不過並不太對自己的口味。說來也巧,本旅程第一晩在丹東睡前看電視,當中的男女主角就因煎餅果子而互生情愫,也是筆者人生首次接觸煎餅果子這名詞!

 

黑龍江豆花加油條
黑龍江豆花加油條
海膽檔
海膽檔
十蚊海膽
十蚊海膽

 

今天既是旅程最後一天,筆者便「豁出去」,到一些看上去像較易拉肚子的店子。先吃了黑龍江豆花加油條,所謂「黑龍江」其實是咸的黑醬汁,豆花比香港吃的水份多一點,整套盛惠一元。然後買了一個酸菜飽子,味道一般。 整個街市主要是販賣濕貨,筆者看到一魚販正在開海膽!上前詢問能生吃否?能。多少錢?十元。於是買了一個回酒店。雖然沒有豉油芥辣,但仍能嚐到鮮味,海水味沒平常吃到的那麼重,實屬超值之選。 回到酒店後收拾一下便乘車到機場。計程車雖多,但全都已載客。最後才找到一白牌車議價好四十塊。司機非常溫文,也說到一些大連市的風光,言談中也少不了對薄熙來的懷念。準時抵達機場、準時上機,卻在航機呆等兩小時仍未起飛。機師走出來解釋航機一切正常,祇是控制塔告訴他們不能起飛,沒有原因。最後看到一架軍機降落,大家都晃恍然大悟了!這旅程最後一幕跟新義州火車站呆等幾乎是一個模子出來,彷彿是首尾呼應,也帶來此行的句號!

神秘國度朝鮮(北韓)及中國東北八天遊(Day 7: 大連-旅順-大連)

今天團友S因工作關係先回港,所以筆者祇能獨個兒走。團友S名為團友,實為導遊,好像天下間沒有景點他是不知道的。沒有了這支「盲公竹」,再加上筆者的普通話祇適合喜劇使用,所以金水土選擇了參加當地的一天團,既可動少一點腦筋,也可省一點車資。昨天晚上便在酒店大堂看到相關宣傳海報,於是今天七時許便先到大堂報名。

基本上老金在大連的時間祇得一天,大連市雖大且整潔,但好像沒甚麼特別景點吸引筆者。最後決定是「二選一」,從有「東北桂林」之稱的冰河峪和旅順中作出選擇。筆者非文人雅仕,也不寄情山水,況且冰河峪更靠近丹東一點,所以老金還是決定到常在近代中國史提及到的旅順一遊。

雖名為一天團,其實基本上包括的祇是車資。不過一架專車從大連到旅順來回,還要停經多個景點,一百五十元人民幣還是相當便宜的。隨行的還有一個女領隊,但不意外地她主要是推銷「有料」(即需付費)景點。起初聽來每個景點的門票都一百元到三百多元不等,心裡正想著如何推卻。原來又是推銷手法,四個景點總共每位三百元人民幣。筆者一人行,反正再來旅順機會也不大,所以便沒所謂。同車有一家庭還是不參加,那位領隊雖然「阿珍未滿」,但也是「硬銷以上」,但那家庭還是「擇善固執」,所以整個車程噪音指數高企,這也大概是旅行團其中一大弊病吧!

南子彈庫炮台(1)
南子彈庫炮台(1)
南子彈庫炮台(2)
南子彈庫炮台(2)

大約一小時車程後抵達了第一個「無料」景點:南子彈庫炮台。此炮台建於清末,應該是洋務運動其中一項軍事建築,由李鴻章籌辦,南子彈庫炮台是整個旅順軍港其中一環而不太被破壞至體無完膚。回看歷史,駐守這裡的防禦軍都是敗陣而回:滿清的北洋艦隊於甲午戰爭完敗於日本;強佔旅順的沙俄也於此不敵日本。究竟是日本人太強,還是這裡的設計有問題?如前述炮台及彈庫保存得不錯,再加上連接著海灘,算是一個不俗的旅遊點。遺憾的是這裡逃不脫神州所有旅遊點的通病:人太擠!除卻遊人外,還有前來拍攝婚紗照的準新郎新娘們(真佩服那些攝影師如何避開遊人入鏡)。風光雖好,但筆者連半點照相的興致也沒有,祇在門口替途人拍照後,也請他們給自己拍一張留念。

 

關東軍司令部
關東軍司令部

 

離開南子彈庫炮台后便前往旅順內,第一個景點是當年日本的關東軍司令部,展出的都是當年皇軍的惡行,再加上一些解放軍如何英勇救國護民等。筆者心想今趟旅程還真的非常「國民教育」,但心裡卻在想這座曾是萬惡司令部的建築物,應該比汶川地震後的建築堅固多吧!

然後到一家老爺車博物館,內有如紅旗的國產老爺車,也有歐美名廠老爺車,更奇怪的是連蝙蝠車也是展品之一。自己不是車癡所以未能分真僞,但感覺像古靈精怪東南亞多一點。接著便到第一個「有料」景點-鱷魚園,此乃當年薄熙來當大連市長時與泰國簽下友好交流之約其中一產物。果然此園跟筆者小學時到芭提雅的東芭樂園幾乎是倒模一樣,有鱷魚表演、「變性人」歌舞等,感覺有如時光倒流,但筆者甚不好此道,所以大部份時間都在看Blackberry。

 

白玉山看旅順口
白玉山看旅順口
白玉山上
白玉山上
白玉山上
白玉山上

 

遊園後是自費午餐,一個人花三十元吃了頓隨隨便便的一餐,反而餐后三元的伊利綠豆冰條非常好吃,真可惜香港沒有供應!餐後乘車上白玉山鳥瞰旅順口,是日雖烈日當空,但山上卻有陣陣涼風送爽,再加上遊人不多,天朗氣晴下的高能見度也讓遊人清楚飽覽旅順口景色。白玉山也設有吊車上下山,對不是包車上來的遊客應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乘快艇出海
乘快艇出海

 

遙望旅順軍港
遙望旅順軍港

下山後先到一購物點(好像是賣水晶及珍珠,當然逗留了相當的時間),然後乘快艇出海「近距離」「遙望旅順軍港」。這本來是當天筆者最期待的環節,但在白玉山已看過旅順口全景,遙望的軍港跟在白玉山差不多,所以興緻打了一點折扣。但快艇還算新簇及清潔,在萬里無雲的晴天總是令人暢快的。

出海後行程已基本上結束,祇是回大連的路上再有一購物點,這回是藥材。老實說,筆者對國內產品尤其是藥材,客氣點的說是有些保留。再看看以往在台灣買過功效十分好的鹿胎粉,價錢祇是幾百起,不禁想起往朝鮮的其中一個領隊的話:「在國內賣的東西,貴的不一定是真,但便宜的一定是假。」所以鐵了心不買任何東西。其實此店已不算太硬銷,不過自己既然不是專家,無謂冒險充寃大頭!

濱海路
濱海路

回大連酒店途中經過星海廣場及濱海路(以旅行團來說當然算是景點了)。大連號稱「廣場城市」,城市規劃得真不錯,整齊清潔空間又多,比其他國內城市感覺舒服多了。絕大部份規劃都是在薄熙來任大連市長八年的政績之一,難怪當地市民都懷念他。濱海路則散佈了海傍的餐廳、散步路及花園等,相當洋化,據說是當地居民拍拖熱點。

兄弟拉麵
兄弟拉麵

回到酒店已是六時許,所以祇做了兩件事:到家樂福買東北的特產黑木耳(數年前在哈爾濱買過,連最挑剔的內子的外祖母也大大讚好),以及祭五臟廟。一個人吃飯沒啥意思,雖然酒店外有一串燒廣場十分熱鬧,但都是一大伙兒有說有笑的。最後還是到了一家叫兄弟拉麵館來了碗牛肉麵,盛惠十多塊。那碗麵麵質不錯,湯味也濃郁,祇是牛肉比較韌了點。另外便在小吃檔那兒吃了些麻辣燙及羊肉串,然後便回酒店休息了。

大連入夜一角
大連入夜一角

神秘國度朝鮮(北韓)及中國東北八天遊(Day 6: 平壤-丹東-大連)

來到此行在神秘國度的最後一天。其實今天在朝鮮並無任何行程,回丹東的火車在平壤火車站十點正開出。不過,秉乘中國人出門的優良傳統,臨時再加插一個友誼商店行程。畢竟這也極可能是各團友最後一次踏足這國度,儘管販賣的都是之前已見到過的東西,但血拼程度未減。筆者都買了一包當地特產紅蔘米,據聞對糖尿病病患者較為健康。

跟朝鮮導遊攝於友誼商店內
跟朝鮮導遊攝於友誼商店內

之後便直接前往火車站乘火車離開平壤。本以為還有點時間拍照,但由於在商店團友血拼時間過長,結果祇能拍攝幾張火車站的沙龍。有點可惜,因為火車站充滿鐵幕下東歐風,相當宏偉。

平壤火車站
平壤火車站
平壤火車站大堂
平壤火車站大堂

SONY DSC

然後又是長達六小時的火車旅程,但至少這次並無任何延誤。幸運地跟來程一樣,都能乘專列,但因乘客比較多,絕大部份團友都是八人一廂房。筆者跟來程一起的六人卻可霸佔一廂房,增加的空間在六小時的車程中顯得更為重要!回程的田園風光跟來程是同一模樣,祇是將抵丹東的時候忽然覺得原來丹東是如此宏偉、高樓大廈如此的多!區區四天,同一巿容,感覺卻如隔世。

到達新義州才三時許,才驀然想起每天一班從新義州到丹東的火車是四時半開出的,那豈不是又要呆等一小時多?還好,鴨綠江大橋是單軌火車再加單行行車線,所以旅行社還貼心地安排了巴士接送,儘管是混亂了一點,但總算省卻了一小時的等候時間,還可從火車站內外望新義州巿中心景(雖然祇是一條十字馬路加一尊金日城石像)呢!

來到已令筆者擔心了數天的過海關,雖然所謂的擔心祇是怕所有在朝鮮的相片「被刪除」,但極權國度甚麼不合邏輯的事都有可能發生,所以還是有點兒緊張。不知是否人太擠的關係(整個過境大堂都像上水般充斥著水貨客),所以筆者眼見的檢查都祇限於搜搜身查查袋,不如想像中的嚴格,甚至比美國海關寬鬆。至於令一眾旅客聞風喪膽的「相機逐格驗」,則幸運地沒有發生。遺憾的是,筆者整個行程都太循規蹈矩,太多地方(例如火車上)沒有偷偷拍照!

海關外望鴨綠州大橋
海關外望鴨綠州大橋

回到丹東約三時二十分左右,除了感覺重新與世界接軌外,想到的便是旅程第二天筆者與團友S望門興嘆的抗美援朝紀念館。在回旅行社拿回手機及跟團友道別後,我們便拿著大包小包「飛的」趕在四時前到達抗美援朝紀念館。途中,筆者的blackberry煩厭而頻繁的嘟嘟聲彷彿提醒我現實世界並沒有忘掉我,祇好雜亂地以超光速「閱讀」那不到四天的時間已積聚的六百多封電郵!

由於場館的入口距可停車的地方頗遠,儘管計程車司機已經窩心地在後門放低我們,但拿著行李的我們還是挺辛苦才步行至場館內。其實我們祇是在關館前十多分鐘趕及進場,不過進館後工作人員還是多給點時間予遊人參觀。館內資料頗齊全,很多韓戰的軍事詳細都盡錄,但當然觀點是相當偏頗,不過失而復得的感覺令筆者感到歡愉。

抗美援朝紀念館內
抗美援朝紀念館內

遊畢抗美援朝紀念館後,又拿著大包小包經過長長的梯級走到「截的士點」,但中國東北的士多,乘客更多,最後還是要上了一輛「泥的」才抵達丹東火車站。到火車站是為了找「反程車」到大連,因為由丹東開往大連的火車及巴士,最晚的一班都在下午二時前開出。筆者奉勸讀者諸君若想經丹東往朝鮮,瀋陽是較方便的中轉站。找反程車中介人易,當天一到火車站便找到了,但到最後成功上車啟程,已是兩小時後的事,而且車上的六個乘客位,居然擠了共九人!而且車上九名乘客都往大連不同區域,結果筆者要到十一時才抵當晚下塌的酒店,而由於團友S明天要趕早機,所以便在酒店附近的台灣牛肉麵店草草吃過晚飯便休息。是次入住的是大連宜必思酒店(三八廣場店),價錢極相宜,才港幣一百七十多,但非常整潔,住客也多以俄羅斯人為主。

 

龍尾文-天與地的感動

不是魚尾紋,是龍年筆者最後一文。其實立春已過,現在有點非龍非蛇的感覺。

也不是食字談保育,龍尾泳灘要發展,祇是又一引證特府「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自從那本非龍乃是狼的竊據本市的龍位后,的確是變本加厲,此等現像早已變成無日無之的了。

本文要說的反倒是昨晚剛重播完畢的「神劇」天與地。

此劇首播時雖然備受眾網民及友人追捧,但筆者卻因時間不合故祇能斷斷續續觀賞,也因此未能太感受到其萬鈞的劇力。重播於深夜,對於像筆者般的「夜收族」,時間更合適。這次足本地看完後,終於深切體會其成為神劇的原由。

據悉此劇的骨幹雪山吃人事件,是暗喻「八九年春夏之間那一場政治風波」,而四個主角的性格行為就是事后影響及性格變化。但筆者感觸更深的是,每一幕都緊扣了現在的新生代在社會的定位及面對的問題。比方說,一群DJ都想做黃金時段的節目,自己不想向老闆斟茶灌水又怕其他人捷足先登,於是組成了一個極鬆散的「不擦鞋」聯盟。結果是一個人最後得到該時段而即使沒有人違規結果大家還是反目成仇,這種事誰在成長中沒經過?還有一個明明已經說好的Rock Festival,最後還是沒戲,不甘心的依舊前往,當權的想到的不會是如何恊助,而祇會想到如何疏散人群。此圖畫又是否似曾相識?

神劇中也有很多Sound bites。對於虛活了三十多年的金水土來說,當中的「當熟識的知心友變成了陌生的熟識面孔」又豈能不感唏噓?最令筆者心翳的,莫非佘曼在萬事俱備但還要告吹的Rock Festival之後的感慨:「所有部門已批,門票全賣光,演出單位已準備就緒,這樣Rock Festival 還可以被取消,我還可以做甚麼呢?香港音樂的前途我已無能為力,也不想擔心,倒不如一走罷了!」若把音樂兩字換成民主,老實說,相信也是很多香港民運同路人都不禁流下英雄(或英雌)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