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毫子都不捐運動是民智初開的序幕

俄羅斯大文豪托爾斯泰有一回在聖彼德堡廣場上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就給了那人一些錢,旁觀者告訴托爾斯泰,說那人是個騙子,托爾斯泰說:「我不是捐給他錢,我是捐給道義!」筆者對此深以為然,儘管如此,老金還是對所有為四川雅安地震的籌款活動說一毫子都不捐。套用官員最愛說的其中一句話「國情不同」,同情心在環球諸國均可適用,唯獨在鄰近地區因大家要「入鄉隨俗、尊重當地文化」而暫時把此心收起。

問:雅安一帶災民是否可憐?答曰:當然可憐。值得同情及施與援手;再問:如果筆者身在當地,會否捐款予災民?答曰:如果能面對面給予受災災民,當然甘心樂意。現實是,無論災民情況再惡劣,除了一群「表面忠貞」的禮義廉外,誰相信那些「偉大」的官員會對他們憐憫?再大的自然災害,也大不過貪官的口袋,在這個國度,遺憾地,古今皆然。

捐給人道?借錢給沒錢開飯的家庭沒問題,但老金不會把錢直接給那位賭徒朋友;相信奇蹟?碼頭工人罷工行動全程龜縮但口口聲聲為工人打拼的工聯會還有工人相信他們才是奇蹟!在國內,奇蹟不但發生,而且發生頻率比任何其他地方高,可惜幾乎都是向壞方面的,不然那有這麼多像「李剛是我爸」的故事?

至於思歪政權要慷市民之概捐一億元,筆者雖不苟同,但想到反正他總會在其他事件上浪費公帑,所以也罷了。近臣震遠公說一億元是小心意,老金倒是完全同意。聽說周杰倫捐一百萬人民幣還給網民惡批,香港豈不是不如一百個周董(如果一億是港元的話,更少於八十個),多丟臉!況且祖國不是窮得祇有錢嗎?資助其他國家像胖小孩金正恩的北韓和蘇丹還不是每年以十億百億計算?香港不是沒有自由行便死定了的嗎?說這些話的天朝同胞現在在幹啥?

至於善款何處往?向好一點想,便流到黨妓如郭美美之流,又或到澳門賭場買大少;差一點的便是往眾官的海外私人戶口;最壞的還是回到香港,用來買金買樓再把資產價格再上升,那時真的是禍不單行了!

即使捐物資,金水土也懷疑其成效。以天朝高官平常那種「不予家奴」及愛鬥氣的高尚氣質,看不見花白白的銀子,一怒之下,寧可扣除物質倒掉,又或奇貨可居來變賣,反正都是國家機密,未可料也!

筆者相信普遍港人都有一份愛心,尤其在大型天災人禍後。但今次即使CCTVB每天像中央台般洗腦式放送災情片段,港人捐款熱情已冷卻。老金為此欣喜,證明港人還有思考能力,沒有盲目被「血濃於水」、「民族大義」之口號蒙蔽,總算是民智初開的現像。

面對現實與逆來順受是美德?

筆者每天早上上班前梳洗,例必收聽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以方便自己知道各大報紙上的重要新聞。從前都是聽881的,但因為香港的新聞十居其十都是壞消息,套用內子一句話「一早起身聽黃永鬧人」,為免自身負能量每早再創高峯,近年已轉聽較嬉笑怒駡的903。週五早上剛巧按下了881頻道,聽到了某聽眾對碼頭工人罷工的看法,不禁把老金原本週五的好心情急涷冰封。

在碼頭工人開始罷工的時候,老實說,筆者並沒有特別注意,祇有對工聯會一眾抽水王沒有出現稍感詫異。一個月下來,罷工工人手停口停,無家可歸,風雨下仍露宿碼頭,向個別小加小補的offer說不,根據「要看行為,不看說話」的金科玉律,大概便知道誰是誰非吧!香港工人最強是甚麼?便是逆來順受(強國人都說早知道香港人欺負了),弄到工人要走這一步,一定是工人已經退無可退。試想想,那些工人或上有高堂,或下有妻兒,即使再反叛,如非迫不得已誰會拿自己家人放在賭枱上?至於打工皇帝自97薪酬加幅四成多,而說工人加幅兩成要求離譜的話,老金已經麻木,當然他一年的加幅已經足夠給眾工人的要求並綽綽有餜了! 那麼那位聽眾說了些甚麼呢?這位自稱97年每月薪酬三萬多到現在一萬多的市民,不停地以反譏口吻道「喜歡罷工便罷工,貨物不能進出便不能進出,經濟拖垮便拖垮吧!」。既然你反對碼頭工人罷工,你的意見即使別人不同意也須尊重,但為何又不肯說出來呢?然後又問到碼頭工人是否真的連下來一次如厠也沒有?除了問題沒有水準外(如果試過一次又如何),人家回答說十年來都是如此,他又不相信,那為什麼要多此一問?說來說去,他埋怨工人不面對現實、面對強權不肯逆來順受,完全沒有中國人的傳統美德。

問題是,從強權轉過頭來,向弱者便張牙舞爪,那其實叫助紂為虐,絶對是懦夫的行為。

筆者不奢望市民要做勇者,祇求至少看見別人做自己不敢的事,不要大張討伐便很不錯了。 其實霍大班有一句話露了底:「勞工處真係好幫手!」對他而言,當然是好幫手,甚至乎老金要提議勞工處應易名為僱主處!和黃祇擁有27%外判商股權?不應算到李生頭上?算了吧,長實表面上也不是擁有超過五成和黃股份,但李家還不是透過其他他們控制的機構持股,難道李家不是和黃的老闆?不過香港人祇懂看片面之詞,也許是活該被騙的。

金像獎與香港—真的都還有希望嗎?

昨晚看了部份金像獎頒獎禮,幾乎想哭出來。

筆者幾乎已達不惑之年,絕非因偶像奪獎或落選而哭。而是見微知著,看到香港電影圈人才淍零至如斯、頒獎主禮對整個場合及提名者的不尊重,然後還口口聲聲地說香港電影圈是多麼團結還是多麼有將來有希望…想到香港社會其實也是這種景況,不禁悲從中來。

楊千嬅是因歌影皆精還是運氣好而成為歌后及影后,金水土不打算公開自己心中的答案;徐家傑成為最佳新演員,其實是代表香港電影圈後繼無人。即使有,他們都不會給予機會。

到楊千嬅與鄭中基輪流上台捧獎的時候,又將他們過去交往用來作笑柄,鏡頭就在彼此雙方轉來轉去。千嬅對中基一句「恭喜你弄瓦之喜」,足證人家已經不交談久矣,看來最好還是老死不相往來。難道這些娛樂界精英就想不出更好的笑料?就祇能把別人的尶尬擺上來?台下/家中他們的另一半又情可以堪?你說沒辦法,觀眾庸俗愛看這些,ok,但頒完男配角後到女主角都衹有這一板斧,給筆者的感覺就祇剩下黔驢技窮了!很難想像奧斯卡會請Gwyneth Paltrow頒獎給Brad Pitt,然後把他們的過往重覆又重覆的拿來開玩笑吧!這個「紐倫港」,是否台上台下都祇可以這個水準?

最可笑(或可悲)的是,金水土還繼續觀看CCTVB晚間新聞。

先看貨櫃碼頭工人罷工事件,來到第十七天,如果還有工人覺得職工盟/街工的工業行動「破壞」了工聯會與資方秘密談判的成果,那麼筆者愚見他們移民國內甚至其友邦北韓應該會活得更快樂。別的不說,單單是連「成功爭取」交通燈綠燈延長一秒都會第三十七次報告市民的「亡國興」,恐怕不會這麼低調吧!至於潛水多時的張局長,在沒有安排好任何下一次的勞資雙方會談,以及還有兩家外判商未曾參與談判下,居然公開說有信心很快達成圓滿解決方案!即使保皇的勞聯也說即使來週日以繼夜談判過程暢順,也不可能在一星期內達成協議。這豈不跟那些高聲說香港電影還大有可為的有異曲同工之妙?話說回來,對張局長而言,月尾快來,他的三十多萬月薪又袋袋平安,當然是「很快」;工人們手停口停,如果不是走投無路,又豈會置家於不顧踏上罷工一途!靠那微薄的工會津貼,渡日如年大概就是這樣吧!

接著是「佔中」,先有禿鷹說會使用武力解決。後有「愛講力」惡意搗亂論壇,長毛相比下更像一個祇敢口中嘀咕的學生哥哥。至於「愛講力」振振有詞的「愛國言論」,包括那位穿西裝的道貌岸然之仕說的「民主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民主是三、四百年前才有的東西,是從西方來的舶來品」更是稍為有思考的人都忍俊不及的屁詞。長毛反駁得好,共產主義本身就是舶來品。再進一步說,三、四百年前是明清交界,那麼香港人應否薙髮留辮,留髮不留頭?話說回來,老金倒是非常認同陳雲先生對現「佔中」方案的判詞:現在這方案四不像,必然失敗,而失敗是不需要爭取的。香港社會反智如此,除了歎句氣運如此,還可做啥?

最諷刺也最妙的是,晩間新聞後,播出是XX移民顧問公司的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