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亡國興」之流的社會不可恥;有不加思考便相信隨口噏才令人傷感

上週陶才子因東遊美西,「光明頂」雖在他缺席下少了一份嬉笑怒罵,但卻不失精采,觀點更直接到點!久違了的健吾,與普羅市民一樣,比過往多了幾分憤怒,對本市當權者的控訴更為強烈。

最精采是健吾San推介的前無新聞部區家麟痛批「亡國興」對拉布批評之謬誤(全文請參閱…),但對那些「專業新聞從業員」不加思索便喪播「拉布嘥錢」之流的順口溜、漠視真實性的操守更痛心之一文,對香港社會真正深層次危機的刻畫,教筆者汗顏。

政治本光怪陸離,在香港如此四不像的政治架構下更加無奇不有。號稱為工人打拼的「亡國興」有空在議會內寫大字,卻在碼頭工人罷工之時全程隱身已不算奇,居然是身為全港號稱學識最豐、中產最多的港島區之民選議員!更奇怪的是,很多市民喜歡他們不「攪攪震」,相信他們「真心為港」。筆者固才疏學淺,不知道做好事是沒有成本的:源源不絕的鐵票、滔滔不絕的資源、鐵打的權力來源,這看來卻更像把靈魂賣給魔鬼的報酬!話說回來,如果把勞資兩方一刀切二分法的話,有些「工」會的確是為嚴生霍生等白領「工」人打拼的。 社會上荒謬兼缺邏輯的事太多,如「低調」在鬧市用十數名警力拘捕白領女子、如「揸車立」案需要重案組調查。可能這些對於「中產」或「假中產」來說,不關心也厭惡政治,暫且不按。說說無人不歡、萬惡的金錢吧!特府常威脅說「拉布」影響通過財政預算案,會影響撥款及各公務部門運作。對於一個全世界碩果僅存「水浸」及運作相對簡易的市政府來說,已經令人大惑不解。其他且不說,看看毫無疑問被公認為效率最高的政府部門-稅務局。稅務局說如財政預算案未能如期通過,預算案的寬減便不能在發稅單前計算之內。其實納稅人每年的收入都不是鐵定的,為何稅務局卻可以把它納入稅單上要納稅人預繳,對同樣是「預計」、「靠估」的稅務寬免如此執著?更何況稅務局工作效率奇高,大部份納稅人如筆者剛在四月才繳交完第二期薪俸稅,五月中未到已經收到來年的報稅表,區區數月延後對稅務局又有何難度?再退一萬步來說,第一期稅款繳交期通常是十二月或來年一月,是不是真的需要七月或八月收到稅單?

老金完全明白政治比人性更醜惡,因而對政治冷感不為過。可是能不能對每件事「停一停、諗一諗」,想想這樣下去社會會變成怎樣?想蒙蔽人民的政府及政客全世界皆是,不嘖奇;可是無思考無批判性的民族,註定是可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