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蠢狼」還是機關算盡的狐狸?

究竟世界上是先有雞還是先有雞蛋?

同樣道理,究竟「狼英」是在菲律賓人質事件以及免費電視牌照事件弄得一團糟後急急展開政改諮詢以轉移市民視線,還是處心積慮把香港人的焦點電視發牌上然後推出政改以減低市民論政熱度?

兩個問題,至少對普羅大眾而言,可能永遠也沒有答案。唯一絕對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無論怎樣都再輸掉了一仗甚至兩仗。

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香港人真要多自求多福:特府幾乎每天犯錯,如果每次都以更大的錯誤去轉移視綫,那麼狼英一個任期內毀掉香港應是綽綽有餘;如果是後者的話,那特府還有幾多機關準備給港人?

不過至少香港社會今次沒有被撕裂,除了「狼英」和「咭片蘇」外,筆者好像沒有聽到有人反對發牌給香港電視。畢竟當一家每天都在重播天蠶變的電視台都能續牌的時候,再死硬派的恐怕都不能說這是一個公允的決定。ATV最令筆者深刻的有兩件事:一是有位婆婆跟我說她不介意重看方太教煮餸,但沒理由天天都是在煑同一個餸;另外就是筆者曾在該台觀看由蘇有朋演出的倚天屠龍記,幾天前還看到張無忌在光明頂大戰六大派,不料幾天後居然看到張翠山跟殷素素談戀愛,原來是重播過度惹的禍,「未曾播完已重播」。

世事往往比戲劇弔詭。香港普羅大眾對公義以及民主的追求其實不太強,反之對被侵犯的個人權力益,像奶粉、學位、看電視,力爭度倒卻不可小覷。個人希望這次維基事件可以一石撃起千重浪,讓港人明白一天權力不在廣大市民手𥚃,不公自會來臨。

荒謬的香港

許志安有一首舊歌「荒謬的愛情」, 其中一段歌詞為「愛情多麼多麼荒謬,偏偏甘心忍受,癡如舊」。現在每天的港聞版,如果有一天沒有一件荒謬的新聞,那天的太陽應該是從西方升起,正是「香港多麼多麼荒謬,港人甘心忍受,不如舊」。

單是上星期,便有「排外」醫生對還未上任的老外準港大校長大肆批評(排外在此的定義是雖然本港醫生數目嚴重短缺,那群賺大錢的醫生們還是把海外無論是英美或盧旺達的注冊醫生看成同一水平,加以一個高不可攀的門檻);繼而有些到美國領事館知道只能說英語的,卻投訴本地幼稚園招生面試時說廣東話是歧視行為。

到了本周三,又有「波叔」保衛戰的鬧劇。

如果一個人的潛意識或本能反應是把自己的兒子當成太太的家人還不算反邏輯的話,筆者只能說相信遲到的「好天真好傻」。「好打得」相信「波叔」沒隱瞞也對立法會議員窮追猛打感到失,如果港人沒有失憶的話,應該記得她對麥齊光也說過相同的話,結果又如何?至於「禮義廉」跟「孽瘤」又說了些甚麼?「祗懂窮追猛打糾纏於往事,不懂向前看做有意義的事。」、「唔做正事祇懂搞事」及「無事生非」。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閣下親人無辜被殺,然後全力緝兇,務求把殺人者繩之於法,有錯乎?依據建制派各位俊傑的邏輯,即使把兇手繩之於法,都是於事無補,正所謂人死不能復生。況且糾纏於往事,不務正業不賺錢,無聊也。無事生非打官司,更是浪費納稅人的金錢,此風不可長也。

於是有人辯解說,後者是為了防止殺人者再犯法。那為甚麼縱容以權謀私者是對,以防止濫權者再有機會肥己是錯的呢?那又何苦再浪費公帑審貪湯呢?這種亂搬龍門的邏輯,香港人還不輸定了?

香港的城管

如果對鄰近地區國情稍為有點認識的,應該對城管不會感到陌生。用香港的詞彙來形容,應該是食環處+雀巢咖啡但法律上沒有執法權。當然所有事情在鄰近地區都是「別不同」的,實際上城管雖然跟控煙辦一樣「擇善執法」,但執法起來的狠勁度卻令港人咋舌,據說城管還是鄰近地區神級政權眾「德政」之首呢?
 
其實有關城管的故事,可謂無日無之,而且每次令人咋舌度都可「再與天比高」。近期再在鄰近地區掀起軒然大波的,便是夏俊峰被處死刑一案。
 
夏俊峰乃一名遼寧下崗工人,與妻子在瀋陽擺攤為生,即是在街頭做小販。據官方報導夏俊峰與妻子當局稱在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與妻子在瀋陽市瀋河區南樂郊路與風雨壇街交叉路口附近無營業執照非法擺攤時,被瀋陽市城管執法人員查處,後夏俊峰隨同執法人員到瀋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瀋河分局濱河勤務室接受處罰,在接受處罰期間,夏俊峰因故與申凱、張旭東等人發生爭執,遂持隨身攜帶的尖刀先後猛刺申凱胸部、背部,張旭東胸部、腹部及張偉腹部等處數刀,致申凱、張旭東死亡,張偉腹部損傷程度為重傷。在2009年5月16日於當地無營業執照非法擺攤時,被城管查處並帶到城管某分局內的勤務室接受處罰。在接受處罰期間,夏俊峰因故與多名城管人員發生爭執,遂持隨身攜帶的尖刀先後猛刺申凱城管人員胸部、背部及腹部,致兩人傷重死亡及另一名城管人員重傷。 案發後夏俊峰逃離現場,於當日15時許被公安機關抓獲。案發後夏俊峰逃離現場,於當日被公安機關抓獲。

聽起上來這像電影情節度多於現實。如果是夏於街上被捕當時拿刀傷人,那還可能說得通;被帶到「衙門」後充公了他的生財公具後但留下一把尖刀給他?果然是「合情合理」!城管的「衙門」居然可讓一平民拿著一把刀子(是生果刀乎?)傷殺三人後還能全身而退,難道是紙扎的嗎?如此見識身手,想夏必定是間諜之類的人物,但想不到當天便被捕,占士邦情節也不過如此吧!

鄰近地區對此案可是民情洶湧,幾乎一面倒「撐」夏俊峰。不過鄰近地區跟我們的狼英先生一樣—群眾越不滿,他們越要賭氣亂搞。司法當局經四年後的幾次審判後,維持死刑的判決。夏俊峰的妻子張晶在其微博中表示,法院於行刑當天送達家屬最後一次會見夏俊峰通知,她趕去看守所見夏俊峰最後一面。因孩子年少(13歲),並未帶同前往。夏俊峰求看守所給他們一家合個影,被拒絕,說給他自己留個影,也不可以,結果連留下個照片給其兒子都不行。陰謀論來看,不能給夏拍個照的原因祇有一個—就是夏已被毒打至不堪入目,以免體上的傷痕給人口實。

今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四周年,恰巧也是夏的「頭七」及出殯的日子。據說有過百網民跑到瀋陽參加其喪禮,為的祇不過給夏最後一點敬意。筆者身在香港聽著夏的故事,雖然香港不是鄰近地區,現在還未有城管這玩意……現在未有,但觀乎近期甚麼「關青」、「愛講力」以及狼英下區的模樣,想香港總會「他朝君體也相同」,心裡不禁戚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