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邏輯、小爬蟲

有人問筆者(其實沒有人問,祇是筆者往自己臉上貼金而已)為何久久未有下筆寫時事。

其實不為甚麼,寫文固為自身興趣,但也希望有人欣賞,更希望吸引讀者之餘能誘發更多思考討論。本網誌「開業」至今幾近兩載,筆者發覺最受歡迎的還是旅行遊記。另外筆者也發現很多人現在看事情都是二分法,而是和非只是跟隨主觀意念,並非從問題上作邏輯思考,所以寫着寫着也不禁有點心灰。吾偶像柏楊先生的文化救國論,在政治開明的台灣可以成功,在政治四不像的香港(更遑論鄰近地區),在傳媒空間日益收窄、國民教育抬頭下,則顯然不可行。

很多學者都說過,香港人最大的問題就是失憶及缺乏邏輯思維。每天看報這些例子都多如繁星,還幸現在看報的時間甚少,否則應該早已精神崩潰了。就以最近「反蝗行動」來說吧,民調顯示超過九成的香港人不同意「反蝗行動」的激進行為。沒問題,崇尚理性討論的時代,粗言辱罵手指指的確有失斯文。問題是為甚麼沒有民調調查甚麼愛字頭或甚麼保護力量的行為有無不妥?有把記者器材打個稀巴爛、有的身體推撞,而他們的語言暴力也不見得較少,為甚麼傳媒不作報導?更重要的是,為甚麼一班「屍長」「焗長」不來一同譴責?為甚麼身體暴力反而不需要依法辦事?當這種基本邏輯也沒有的時候,還有甚麼可說。

另外也有不少有識之仕說現在每件事情已過於政治化,這也沒有錯。不過是不是口中常掛着「經濟發展」、「重民生」的「思歪」就不政治化?那些尊貴的、以公司票團體票致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最愛把這句說話掛在嘴邊。既是如此,他們又何苦去參與立法會及加入政黨呢(當然他們的確不常出席會議的)?

另外很多人都說問題要理性討論,這當然對。問題是討論空間是越來越濶還是越來越窄,相信大家心中有數。更重要的是,環看今天的所謂討論、硏討會,無論那一方很多人都是一招了-「反中亂港」、「政治任務」好像原子彈一樣,以為一出便能誅盡敵方大獲全勝。理性討論,空談矣!以尊貴的黃定光議員最近在立法會就引用特權法調查商台解僱李慧玲時件的偉論為例,金言曰:「在這件事之前,李慧玲是誰我也不知道,為了這些小爬蟲要召開特權法審議會,實在太荒謬了!」(題外話:很喜歡李慧玲的回應:我是又腰骨的,所以不可能是爬蟲類!)筆者以為能夠說出這種話的可以是兩種人,一是像筆者般的小人物、二是比李慧玲更出名更多人認識的名人。黃議員當然不是小人物,恕筆者孤陋寡聞,吾真不知道認識黃定光議員的市民多於李慧玲,認真失禮。說回應真的,調查事件的最大原因,使香港的新聞自由是否收到打壓,受害人是大人物還是小市民,並無分別。如果黃議員這種邏輯成立的話,請問易小玲是不是小人物?如果是,「思歪」便不需要再向阿基諾三世討回公道了。

今天,在地球上的另一方烏克蘭,我們看見民眾在激烈抗爭下,在爭取公民權利一役中得到勝利。但在香港,如果每一個人也像黃議員口中的「小爬蟲」,那麼最後只有被壓至粉身碎骨的一途了。

塞翁失馬首爾內藏山賞楓cross over台北純吃四天遊: Day 4 首爾-台北 -香港

旅程來到最後一天,由於離開的航班是上午九時二十分起機,其實已經沒有在韓國的行程了。首爾距仁川機場有七十分鐘車程,要乘六時零八分由酒店離開的機場巴士6701(巴士由大韓航空營運,座位較舒服,停站的次數也較少,收費W15,000),所以五時多便要起床及作最後執拾。其實整個旅程天寒地冬,幾乎每天都不能「自然醒」,所以至少在體力上這次旅行都不算真的休息!

約七時二十分抵達機場,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執喼!為甚麼呢?因為筆者將在台北轉機兼在台北遊半天,所以寄艙行李不隨行。以首爾當時祇有幾度的氣溫,跟當時的台北差不多二十多度的境況,筆者可不願拿著重重的衣服勇闖不同食肆!所以要把身上的大褸、頸巾及羊毛衣以及用剩下的韓圜購買的手信等物放進寄艙行李內。

然後為了內子行程內在非免稅店買的化粧品做退稅手續,原來像筆者賢伉儷這種沒花多少錢的,祇需要把護照跟帳單的Barcode在一部自動手續機scan之後,便可直接在過關後在另一部自動手續機拿退稅款項,還可選擇退回現金或信用卡退款,甚為方便。然後便要排隊還關,想不到這麼早的時候又是在十一月中時份,人龍還是超長的,所以預備充足時間登機還是正確的。不過話說回來,無論是排隊過關還是退稅時,都有某國人用香港的官方語文高叫「讓我先進因我的飛機快起飛了」,不禁令筆者對某國的「強大」「肅然起敬」!

還有一點時間到候機Lounge吃點東西,雖然筆者平常沒多去外國的候機Lounge,但仁川這個還真不錯,空間非常多人也較少。這次乘的飛機終於是較新的一點了,不知是否乘客較少的關係,服務員的態度也好多了,其實服務員跟每個人一樣,工作量太多太沉重的時候難免有「甩漏」,大家應該要將心比心啊!

去台灣前做足準備
去台灣前做足準備

台灣跟香港一樣,與韓國有一小時時差,飛機在當地時間十一時二十分左右降落。由於筆者不拿取寄艙行李,所以唯一在機場浪費的時間便是排隊作入境手續。大概正午乘國光巴士離開機場,不到一時便到台北車站了。
 
台北在筆者心中有著特別的分量,尤其在剛從一個語言不通而且自己感覺不是太友善的國度來,感覺好像見到一個熟悉的好朋友(本想説好像回到另一個家,但友人提醒這樣可能引來不必要的誤會哈哈)。回香港的航班是八時,預算五時前乘車離開台北,所以有大約四小時吃盡台北。
 
第一站就是步行至車站附近的福州老家胡椒餅(NTD55),再配上五十嵐的芒果青茶。兩種東西香港也有,但越淮而枳,味道就是不一樣。無論熱度、肉汁、芝麻及蔥香,都是頂呱呱!
 

福州老家胡椒餅&鼎王麻辣火鍋
福州老家胡椒餅&鼎王麻辣火鍋

然後到附近的Citibank提款機拿了點台幣(因對滙率比對兌店員好多了,如在港已有花旗戶口的便不設手續費),就乘的士前往長安東路的鼎王麻辣火鍋。年初來台時內子身體抱恙,不能大快朵頤,因此常念念不忘。這次來到點了肉、牛肚、肥粉、餃子及油條等兩個人吃不完的食物,但最好吃的還是鍋裡的鴨血,又滑又入味。不過當筆者從小辣轉中辣後,真的有點受不了,看來以後都祇可叫小辣了!另外無論是奉上的熱茶,還是單點甜甜的玫瑰花茶,也很好喝。如此大吃大喝,加上鼎王一貫即使遞上毛巾也要向顧客躹躬的服務,本餐也祇是NTD1,380而矣!
 
下一個目標是百吃不厭的永康牛肉麵,不過當時實在太飽,而筆者又不是宰相(因宰相肚𥚃能撐船哈哈),所以要步行一會。因此決定步行從長安東路至永康街,不過沿途食店多逛的店較少,行了個多小時後便改搭捷運了。待到四時才吃那碗筆者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紅燒牛肉麵(NTD180)。今次沒叫平常叫的半筋半肉粉絲,因為這裡的麵做得較好,而牛筋在香港也能找得好吃的,但那牛腱肉則不是在香港能吃到這種質素的。來過台北十數次,這裡的質素始終不變,祇可惜肚子已裝不下其他涼菜以及粉蒸肥腸了!不過還是到附近一家排長龍的天津䓤抓餅吃了個熱烘烘沒加蛋的(NTD25),筆者的指定動作,依然好吃。
 

百吃不厭的永康牛肉麵
百吃不厭的永康牛肉麵

 

排長龍的天津䓤抓餅
排長龍的天津䓤抓餅

吃到不能再吃後,約五時乘巴士到機場,然後回港,短短四天旅程就此結束。

塞翁失馬首爾內藏山賞楓cross over台北純吃四天遊: Day 3 首爾-井邑-內藏山-井邑-首爾

 旅程第三天來到此行的重中之重-內藏山賞楓。由於要搭07:50的KTX班次,為避免任何阻滯以至上不到車,筆者內子六時許便起床。在天寒地涷下要這麼早起床真是一件苦差,不過從酒店步行至地鐵站入口不到五分鐘已被呼呼北風冷醒!到了車站尙有時間,筆者要先到洗手間,卻發現龍山站的男洗手間的廁格,雖然大概有二十個左右,居然已爆棚!等著等著不斷有人沒有沖廁後睡眼惺忪從廁格走出來,原來有不少人晚上到廁所休息,大概跟香港的24小時麥當勞差不多吧!
 
上車前在車站的Lotteria 漢堡飽店買了一個Hanwoo Burger Set (W7800),包括一個看似特式漢堡飽、薯條及一杯飲品,因為天氣寒冷所以選了熱朱古力。想不到反而就是這杯熱朱古力製作需時,幾乎令筆者上不到車!幸好月台跟Lotteria 漢堡飽店不太遠,在大步奔跑下總算趕及上車,但卻來不及跟KTX 拍照了!
 

KTX車廂內
KTX車廂內

KTX的車廂內新簇而且潔淨,車廂內籠跟台灣的高鐵列車差不多。最令筆者感到滿意的是車廂內的Wi-fi訊號相當強,全程whatsapp 跟Facebook 都沒有障礙。另外洗手間也非常潔淨,沖水掣梘液都可以不經人手,嘗試用洗手間的人大可放心使用。開車後才吃剛才買的早餐,不過漢堡飽味道普通,更因等候太久所以幾乎變冰涷,薯條更是幾乎不能入口,就只有那杯熱朱古力還算好喝! 

井邑火車站
井邑火車站

約十時半到達井邑,立即前往在火車站對出的Information Center,說普通話的服務員第一句便跟我說是不是要到內藏山?到內藏山的巴士站就在對面馬路,然後便給了我巴士時間表。一看之下看到下班巴士是在兩分鐘後開出,所以立即飛奔過去。幸運地上到車兼有座位,即使這天祇是平日,巴士上的乘客還是擠得像沙丁魚一樣。以差不多半小時才有一班巴士的情況下,筆者心裏不禁想到把到內藏山之行延遲到今天是對的,否則在內藏山的時間應該不夠了。
 

前往內藏山的巴士
前往內藏山的巴士
巴士內非常擠迫
巴士內非常擠迫

巴士行程大概半小時左右,沿途也看見零星的紅葉。巴士到達內藏山總站其實連指示牌也沒有,所以首要做的就是要確認回程是不是在同一點上車,還好早已有其他乘客詢問司機這個問題,唯一的記號大概就是旁邊的超大型便利店吧。由巴士站到內藏山國家公園門口幾乎是沒有路牌的,不過人流多所以大可人云亦云緊隨便可,即使有個別的分岔路都有旅客選擇步行,但最終都可到達國家公園門口,不同的祇是經不經過旅遊區的商店吧!商店以食店及手工藝品店為主,食店最多售賣的是酥炸人蔘,賣W3,000,不過筆者心裡不太接受把人蔘拿來炸,所以與它擦身而過。商店街有些店是露天的卡拉OK,韓國人聲音也響亮,吵吵的環境跟賞楓的心情則好像有點不太吻合。
 
從下車處 步行約十五分鐘後終於到達內藏山國家公園門口,門票好像是W3,000。入口處還有小巴,收費祇不過是W500,非常便宜,方便行動不太便利的遊人。不過千里迢迢來到內藏山是為了沿路賞楓,雖然不知道路有多遠(好像任何外語的路牌也欠奉),當然要步行啦!沿途風景不錯,但很多樹上已經枯黃及光禿禿,紅葉沒有想像中以及友人口中那麼多,感覺上南山公園的紅葉還較密集一點,難道兩天然分別真的這麼大(這天是光棍節十一月十一日)?樂觀點看有失也有得,這天遊客不算多,多一點悠閑多一點空間也不錯,有點像到了人不多再加一點紅葉的郊野公園遊吧!

終於來到內藏山
終於來到內藏山
內藏山(1)
內藏山(1)
內藏山(2)
內藏山(2)
內藏山(3)
內藏山(3)
內藏山(4)
內藏山(4)

一邊行一邊拍照大約走了一小時在右便到了湖中亭,之後便是纜車站。雖說遊人不算太多,但等纜車的人龍也不算少,等候時間大約半小時吧!等車時已經有點飢寒交迫的感覺,所以買了一串扁平魚蛋(W1,000)。魚蛋附上熱湯,在寒風凜凜之下真有暖入心的感覺!

纜車車程短,人也擠也沒能拍得很好的照片。雖然感覺上並不是攀高了很多,但風勢卻是幾何級數般倍增,感覺上更寒冷,冷到內子即使要花W5,000也要來過魚蛋Combo —幾款魚蛋包括獅子狗魚蛋在一碗熱湯再加上一隻白烚雞蛋—而那隻雞蛋居然味道還不錯。除此之外這個山頭上可說是乏善足陳,除了一個觀光享看對面山外,真沒有甚麼特別風景,大概逗留十多分鐘便下山了。

內藏山(5)
內藏山(5)
內藏山(6)
內藏山(6)
魚蛋Combo
魚蛋Combo

回到山下的纜車站後到附近的旅遊中心逛逛,本想看看怎樣前往內藏寺及白羊寺,不過想到紅葉不多,亦看到像快凍僵了的內子,於是還是早點回程罷了。大約三時回到井邑,先到火車站看看能不能把回程列車改為較早的班次,可惜較早的班次早已滿座,唯有要在井邑滯留三個多小時吧!

井邑
井邑

井邑祇是一個小鎮,感覺上祇有一條大街及其支路而矣,要在這裡消耗三個多小時實在有點難度。首先要做的是祭五臟廟,不過在這種小鎮再加上不是吃飯時間,開門的餐廳並不多。最多開門的是麵包店,還要是洋麵包,當然不是筆者那杯茶。最後找到一家有點像韓劇中家庭經營的小店,賣的是多元菜式。餐牌有中文,不諳外語的老闆娘則通過編號明白顧客想點的菜。最後點了三款食品:芝士年糕、辣牛肉湯及紫菜包飯,感覺非常家庭式,不過辣牛肉湯感覺像辛辣麵湯加一點肉和菜,但在飢餓下味道還可以。吃飯後由街頭(火車站)走到迴旋處大概十五分鐘,沒有甚麼特別,其中就祇有一個賣濕貨的街市,不過對於一個遊客而言也沒啥可買的,而且實在很幽靜,筆者跟內子也沒多逗留。天寒地凍,最後大部份時間筆者與內子就在一家有座位的便利店喝著熱豆漿渡過大部份時間。

是日午餐
是日午餐

上火車前到了一家炸雞小店買了些外賣炸雞,純粹滿足一點從韓劇看演員常在吃的好奇心。炸雞13件盛惠W 8,900,內附一些涼酸瓜、辣椒及椒鹽,在火車上吃居然非常美味,炸漿不油膩而雞肉雖然沒有雞味但很嫩,幾乎是在這次韓國之旅最好吃的東西,不過香氣似乎令一位本地乘客不悅(但車廂內是可進食的)。車站上遇到一班哈韓的香港旅客,除了分享那美味的炸雞外,她們也分享了當天在白羊寺拍的照片,好像還不錯,不過很多也難逃落葉的命運。

美味炸雞
美味炸雞

回到首爾已快九時了,原定往位於明洞的姜虎東烤肉吃烤肉晚餐,也可讓內子作最後血拼。根據「閃令令」第91頁,這家姜虎東可是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營業,偏偏筆者想光顧的時候它要打烊!是命中注定與這姜虎東無緣還是「閃令令」再一次有謬誤?不論怎樣這晚已是在首爾的最後一夜,沒理由沒吃過烤肉便離開,所以便找了都是在明洞但仍在營業的洪博士烤肉吃晚飯。點了啤酒、冷麵、海鮮煎餅、牛肋骨及牛肉,白飯另叫,總共W76,000,但祇可叫不過不失,而且老闆娘令人很有硬銷的感覺。

 

洪博士烤肉—牛肋骨
洪博士烤肉—牛肋骨
洪博士烤肉—冷麵
洪博士烤肉—冷麵
洪博士烤肉—海鮮煎餅
洪博士烤肉—海鮮煎餅

飯後內子再血拼至關門,然後回酒店執拾行李,明天便一早離開首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