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O – 首部讓淚水弄丟隱形眼鏡的電影

先旨聲明:筆者並不常帶隱形眼鏡看電影,也不是說這是老金有生以來看到最感動之作。

但這絕對是一齣好戲,又剛巧在幾個位置上觸動了筆者的感覺。內子說在埸哭的觀眾不多,祇有老金的眼睛像鬧鐘般定時湧出淚水來。情況有點像當年看海角七號之時,離場後才發現這也是魏德勝的作品。

幾乎可斷言這齣戲不會在大陸上演,就算能上大概都會是支離破碎兼且不受好評,即使喜歡也會怕被扣上戀日、戀殖、背祖忘宗、為軍國主義粉飾太平甚至漢奸等等的帽子。在香港大概也不會成為大熱,電影不是玩Sound Bite淥杯麵的速度,而是像煲老火湯把味道慢慢出來那種,節奏不是大部份港人那杯茶。還有這齣戲是採倒敍式的,間中還有些時空穿插。故事橫跨1929到1944年,即是整個時空台灣、朝鮮以及整個中國東北都是日本殖民地的時間。筆者猜想很多港人會不明白為何日本全國棒球賽會有台灣甚至大連韓國的代表,也不明白為何沒角色是説國語或普通話,更不明白為何沒有半點抗戰的情境出現。
故事其實相當簡單,描述一群奮戰不懈的棒球小子為夢想打拼的經過。1929年台灣嘉義出現了一支由日本人、漢人和台灣原住民組成的嘉農(Kano)棒球隊。新教練以「進軍甲子園」為目標,對球隊進行嚴格的訓練。原本被當地人及日本人歧視的未嘗一勝之隊,在嚴格訓練和屢屢挫敗的刺激下,求勝意志與前進甲子園的決心漸漸被激發。1931年,嘉農棒球隊在台灣大會一路過關斬將,拿下冠軍並參加當年度的夏季甲子園(第9回全國中等學校優勝野球大會)。初次參加甲子園的嘉農棒球隊,其奮戰到底、不放棄任何一顆球的精神,在甲子園球場締造傳奇,即使最後在決賽中鎩羽而歸,其血拼的精神還是感動了滿場五萬五千名觀眾。

那究竟KANO有甚麼情節更感動到筆者呢?有一群不同種族不同背景不同階級的孩子一起上學,他們中間存在的只有不含沙石的友情;有已作他人婦的默默把舊情人放在心中,沒有越軌,卻每時每刻為舊情人送上內心的祝福;有大限已到卻因非自己的關係不能爭取自己唯一的勝仗之悲情無奈;有憑着自己的毅力做出長期性的行為把他人的偏見溶化。但最令筆者本人感動的,還是在球場內外球員們付出的努力、不想輸的決心-「打球可以生氣,但不可以放棄」這句話筆者會藏在心裏。

三小時的電影,筆者真的是沒有看過一次錶,這已經說明筆者對此電影的評分。聽說這電影在台灣大收旺場,或許老金體內還真的流着太多台灣的DNA呢!

420px-Kano-2014-film-poster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死亡都掩蓋不了的光芒

早一陣子,筆者參加了教會一個慈祥長者的追思禮。

筆者只是近年才跟隨內子轉到這間教會,其實親身接觸這位長者的機會並不多。這位長者為教會創會長老,夫姓「A」,而「A」乃為極普遍的姓氏,為表其尊在教會內這位長者被尊為「唯一的A太」,其他「A太」則以其他稱呼代替。儘管如此,「A太」為人極和藹可親,因她本姓跟筆者一樣,每次看到筆者總是親切地説:「我是老B,你是小B。」;內子曾經給她一點心意「買嘢食」,她甚是高興,並於之後一週便買回一點小禮物作回禮,足見她半點老氣橫秋的感覺也沒有。內子常跟筆者說當年弟弟剛出生時身體極差,「情況不甚樂觀」,「A太」當時日以繼夜,又夜以繼日為小舅懇切禱告,足見其慈祥。

在追思禮上總算對「A太」多了一點點認識。以往總覺得「A太」有一種雍容華貴但又不落俗套的氣質,原來「A太」是在民國初年在廣州師範畢業,再加上基督教的信仰,就像陶傑常常在其節目中談到的兩個精英文化-民國時代的知識份子與西方耶教文明的結合。即使如筆者這般不善閲人之人,也能感受到她那種由心散發出來的高貴。

但如牧師在追思禮所言,奇女子是所有認識「A太」的友人對她更貼切的形容。早知道她早年喪夫,獨力養育四名兒女,但原來這祇是她傳奇一生的其中一個逆境。女兒早夭、弟弟拿著全家家當回鄉照顧父母卻墮機身亡人財兩失、身為民航機師的丈夫對丈人說讓他作為他們的兒子代為從孝,也於一年後重蹈覆轍也在飛機失事中喪生、兒子遇到交通意外讓她白頭人送黑頭人。命運真會作弄人,「A太」由擁有眾人艷羡的美滿生活、到所有倒霉的惡運都倒到她身上,事前沒半點徵兆,防不勝防。現在的人遇到其中一件可能也承受不了,但「A太」不但都挺過去,至少從筆者所見她沒嗟怨,而且還樂觀地面對人生。雖說她的信仰幫助了她,讓她有積極的人生觀,但筆者更認為她活出了榮耀基督的生活。

作為基督徒,筆者最怕看到一些社會上的名人高呼自己相信基督,但行為叫人倒抽冷氣的,給非信徒一些不好的見證。對於「A太」這條卻不適用,幾近一世紀的堅持、沒有被生活上連續不斷的逆境重創而放棄所信、在事奉上有自己信念卻對後輩包容也從不恃其身份而排斥他人的意見,筆者敢説這是一種已經超越死亡的光輝。雖然同為麈世中的過客,但「A太」卻在認識她的人心中看到人性的光芒,留下了一顆愛主模樣的種子。

幾個天馬行空的比喻

個案一:某顧客走進餐廳光顧時,發現「柯打」的餐蛋麵竟然有小強與蒼蠅「加料」。當這位顧客向服務員投訴時,服務員回應説:「你不能作不設實際的要求,國際衛生標準並不乎合本餐廳情況。如果你作出偏離本餐廳營業準則的綱領(為本餐廳股東爭取最大利益),那祇是緣木求魚,浪費用餐時間,失去吃飯的機遇。

疑似相關個案:某城受薪於公帑的高官,在談論政制改革時,批評有人提出公民提命無篩選的國際標準時,偏離基本法條文,是浪費討論時間,不設實際,會令普選流產。

個案二:有顧客購買醫療保險,購買時保險經紀說所有入院醫療費用均可憑收據實報實銷。當這位顧客不幸要入院做手術後,保險經紀卻說保單範圍並不包括某某疾病、而某某程序也必須在入院前完成。結果交了保費,保障沒有,祇得啖氣。

疑似相關個案:某城政權移交前曾承諾五十年不變、也承諾了普選、亦承諾了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移交後才發現每樣承諾都包括一個他們訂的門檻,事前通知沒有,事後說早已在那說好的寛鬆條文上。

個案三:那些年曾常幫助的遠房親戚近年發跡,説要到本城發展,嚷着要住到自己家裏。本想着屋企還有地方,多一個人也沒有所謂,況且他還會交租呢。為了他來到之後,他竟招惹更多親戚朋友來我家,反客為主。自己退到在房裏,他還敲著門嚷着要重新間房。更離譜的是,他竟說蹲廁比較衛生,把我的座廁打個稀巴爛。

疑似相關個案:某城為了經濟增長(儘管得益的只是地產霸權),不斷引入「買手」來到城中掃貨(注意:既然不是來觀光,也不是來感受風土民情,那當然不叫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