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歡動物

「張溶」是個可憐人。

對,不是可笑,而是可憐。

為甚麼?因為前車可鑑,張溶過往「赤心為主」後的結果,恐怕善忘的港人記得的已沒多少個。

這一篇不是談佔中或公投,祇是想討論一個人、甚至一個民族如果不知歷史而忘記了前事之師,貪圖那眼前利益,後事是否可鑑呢?

不需要遙想公瑾當年,讀者諸君祇需回看數年前,當「張溶」還是在當「風煙」節目時為建制護航,忠心可昭日月之際,先有公開應徵某台台長之位。明文規定該職位其中一個要求是應徴者必須擁有大學學位,剛巧「張溶」沒有,他不是因而鳴金收兵,反而是向傳媒咆哮人家看不起他,所以他要迎難而上,「我要試一試」為沒有大學學位之人正名,正氣何其凜然?如今同一「張溶」卻發難對爭取在基本法條文沒有(其實祇是沒有提及,卻無明文否定)的公民提名大肆討伐,何以行為如此大相逕庭?他以往既是條文下的受害者,那麼爭取公民提命的不該是他的同路人嗎?為何今日的他打倒昨日的他?

再過些時日,該台為了「優化」其「風煙節目」(當時有報導這是滅聲之舉,為表持平,筆者在此採官方說法),但又害怕被詬病為鏟除民主派的聲音,所以除了解僱一名偏向民主派的主播外,也把忠僕「張溶」一併開除。當忠僕,也要看主子,這個主子,他要你死,你不能不死。

時至今日,「張溶」又有新猷,出來弄個反佔中簽名行動。反佔中沒有問題,每個人有不同意見,也有發表他意見的權利。不過既然是為了反佔中收集簽名,為何宣傳的時候又要加入其他「阿媽係女人」甚至跟他們反對的人同樣之口號?甚至昨天看到「搓my breast」公開以「愛和平、爭普選」呼籲人家簽名,想學思歪玩弄言語偽術乎?聖經上說耶和華是忌邪的上帝;思歪治港期間,則看出思歪是妒才的領袖。玩弄聰明,不見得會有好下場。當所有反對聲音被消失後,鳥盡弓藏還好,兔死狗烹便嗚呼哀哉了!

可能始終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很多人都想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禍福管他娘。正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無論是「張溶」或是香港,只可說句「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說,是可憐還是可笑?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

冷靜與熱情之間瑞士德國法國十一天自駕遊-Day 7(Melligen – 沙夫豪森Schaffhausen – Metizgen – 史特加Stuttgart – 艾斯林根 Esslingen – 海德堡Heidelberg)

可能是內子整個旅程最期待的一天。

 因為當天終於可在沒有速度限制的高速公路奔馳(如果肯花錢租一間更好的車,樂趣應該更高)!由瑞德邊境到史特加(亦有翻譯為斯圖加特,不過筆者小時候看德甲用慣了史特加這名字)再到海德堡,車程都有近三小時,但很多時間都會走這種無速度上限(祇有建議速度)的“Autobahn” ,明天由海德堡回瑞士(經Basel 巴素爾)車程也是相若,幾乎全程可一試當車神的滋味。雖然沒有車速限制,但當地人可是非常守規矩,後面來了車速更快的前面那位司機絕對不會貪戀那條行車快線,在倒後鏡看到後車駛近便早早入慢線。而且絕大部份司機都有隨時剎車的準備,即使當地(瑞士也一樣)可行車速甚高,全程都沒看見甚麼交通意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德國不愧是汽車王國,除了高速公路零收費外,道路設計也是一絕,即使是由一條公路到另一條公路,很多時候都祇是利用道路的弧度而省腳了甚麼廻旋處,雖然有駕駛者認為這樣會減低行車樂趣,但絕對肯定可以減低意外的發生!

高速公路奔馳
高速公路奔馳

本來當天沒有在瑞士的景點,不過沿途往德國時經過沙夫豪森Schaffhausen時看到路牌,原來一有名景點萊茵瀑布Rheinfall就在公路出口不遠處。萊茵瀑布乃歐洲第一大瀑布,雖然瀑布高度祇有23米,但這裡以寬度及流水速度取勝。雖然因時間關係筆者祇是怱怱一遊,但也被那瀑布的澎湃力所震撼。而且那裡幾乎篤定可看到彩虹,兩岸的風景也美,也有電梯方便行動不便的旅客。順帶一提的是對岸也有另一個入口,不過已經是德國的國境之內。那裡有觀光船可坐,而且可以到達瀑布中間的岩石近距離觀瀑,不過時間所限筆者唯有割愛。萊茵瀑布入場費為五瑞郎,如要乘觀光船及上瀑布中央岩石另外收費。

萊茵瀑布(1)
萊茵瀑布(1)
萊茵瀑布(2)
萊茵瀑布(2)

 

萊茵瀑布(3)
萊茵瀑布(3)
過關了
過關了

雖說是怱怱一遊,但再開車時行程已經延誤了一小時,由於約好了同樣由香港出發的友人三時在史特加會合,令行程有點緊迫。當到達德國首站Metizgen的時候已經差不多為下午一時。Metizgen 其實是一個小鎮,但當地的大型Outlet卻甚有名氣。本來筆者不好此道,但看見那Outlet規模之大佔地之廣也不禁嘩然。而且那裡退稅機制也尚算方便,即使筆者要先回瑞士才回港,也可在瑞德邊境蓋印然後便可在瑞士大火車站內的兌換店拿回退稅款項,快捷也方便。

然後三時許到達史特加,在市中心舊皇宮附近的街位泊車時內子遠遠已看到友人了!那時候筆者已經餓了,剛好泊車處毗鄰便是街市,順道逛逛之餘也買了Panini (約五歐羅,大概是星巴克價格吧!)及一此釀有芝士的凍辣椒,好吃!而且不知道為何西方的街市可以如此乾淨,即使在賣海鮮的攤檔也沒有「異味」。

國王大街(1)
國王大街(1)
國王大街(2)
國王大街(2)
國王大街(3)
國王大街(3)

由於當天是週一,保時捷及平治汽車館都關門,不過筆者在這裡也不過祇有兩至三小時,所以主要祇在Koenigstrasse / King’s Street/ 國王大街購物。內子一心來購廚具,可惜找不到便宜的。而且那國王大街也有點叫人失望,商店較舊,賣東西的種類也不多,最終逗留不久便離開了。

跟隨友人提議前往到附近的一個名Esslingen 艾斯林根的舊城,最著名的建築包括建於1450年的舊市政廳及鄰近的教堂。抵達的時候剛好是黃昏時份,悠和的陽光跟這古鎮的風情結合出令遊人陶醉的意境,感覺非常舒服。由於當時正值世界杯德國隊在分組賽首場出戰葡萄牙,一行五人趕緊找酒吧看球賽(其實在史特加有更大型的地方讓群眾一起看直播賽事),由於結果頗為一面倒,所以觀看賽事時氣氛未見太濃厚,反而離開時馬路上行人路上粉絲們又跳又唱又響按,甚至有陌路人跟車上的友人相互歡呼!

艾斯林根(1)
艾斯林根(1)

 

艾斯林根(2)
艾斯林根(2)
Happy Fans
Happy Fans

SONY DSC

離開艾斯林根後先送友人回史特加,然後再啟程往海德堡,到達時天已經全黑了。為甚麼當晚不留在史特加?為的就是之前被一張在海德堡拍攝的夜景吸引,所以故意前來。到酒店Check in 後其實已經相當疲憊,不過還好內子提醒,最後還是再出外拍下些相片。拍照後已經十時多,就在附近買了外賣Pizza當晚餐,是Kebab肉制的,尚算有點當地風味吧(因在德國有不少土耳其人聚居)。當晚入住的是Holiday Inn Express,房間是比較細小,但很新、很衛生也很舒服,港幣七百多包早餐車子就免費泊在酒店外的空地(也可付費進停車場),筆者覺得很化算,而很多人投訴的Wifi問題,不知是否筆者的房間在升降機大堂附近,所以還不錯並且是免費的。

海德堡—夜(1)
海德堡—夜(1)
海德堡—夜(2)
海德堡—夜(2)
Kebab Pizza (EUR4.50)
Kebab Pizza (EUR4.50)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