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溝油缸看香港

對於近期在香港發生一連串的地溝油事件,筆者大感驚訝。

筆者驚訝的,當然不會是香港「居然」有食肆使用地溝油。相反來說,與香港毗鄰的鄰近地區早已「前車可鑑」,而本港大部分食物都是由該地區供應,居然還有大部分市民還相信香港吃的食物是安全的,除咗「好天真好傻」之外,實在想不到還有更加好的詞語來形容香港人。

不過香港人的「好天真好傻」其實早有跡象可尋。就像某「禮義廉」政黨,回歸前支持2008年香港雙普選;2006年則支持循序漸進,說2008年太激進,功能組別有其功效;到2017年的特首選舉,又說中央已給予最大空間。如此政黨,爭取的就只有將交通燈的綠燈延長半秒,居然還是立法會的最大黨,有眾多選民支持。情況有點像有位妙齡少女與一位有婦之夫交往,有婦之夫跟她山盟海誓,說很快便會跟他的妻子離婚。結果是等了「三年又三年」,不但婚沒有離,膝下還多了幾個孩子,然後還要說跟他的妻子沒有感情。

再加上那些「白頭佬」的「保普選愛和平」掛羊頭賣狗肉的運動、以及李先生(對不起應是李前校長或李教授)的who cares 及「罷課不如停學」的偉論受到相當數目的市民青睞等等,不禁令筆者覺得江前主席實在是宅心仁厚,做到話到口中留半句,香港人應該是too simple, crazily naive!

想當年文化大革命那火紅時代有兩句口號,曰「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及黨的恩情大。」輪到現在香港的火紅時代,只需稍作修改,變成「民主好法制好不及多一個錢好,德高才高不及做黨的奴才高。」一個民族的品質幾十年來既然可以毫無呎進,再給多一千年這個社會也不會爭取到真正的民主。

爭取權力或者榮華富貴其實絲毫沒有不對。不過在不完全的制度下,他們可有想過,現在拿到所謂實在的利益,當權者其實隨時可以在毫無警告下拿走(遠的不說,近期的已經有個人版叫dream bear),那時候懊悔已經來不及了。就像聖經上所說「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生命,那有甚麼用呢?」

更衣室奇遇記

忙裏偷閒到健身室做運動,做完運動到更衣室的桑拿房輕鬆一下。剛巧碰到兩位貌似人君的以下一段對話:

人君甲曰:「過去十幾年來香港實在太多自由了,搞到冇件事做得成,經濟停滯不前。現在中央一錘定音,真是普天同慶啊!班佔中友唔守規矩法律,拉晒返去就啱啦!」

人君乙曰:「一國就一國囉,搞乜鬼兩制。乜都入稟法庭,你睇下依家內地城市發展得幾好。」

接兩位人君離開桑拿房。在桑拿房焗得一身大汗的人君甲,便直接赤條條地進入jacuzzi池,儘管明文指示為他人著想,入池前請先沖身及穿上泳衣,真係守規矩的模範啊!

筆者越來越發現擁有這兩位人君同樣想法的香港人實不在少數,「喜歡姜蓉」實非個別事件。奇怪的是這些人恨不得香港變成跟內地其中一個城市一樣,卻不情願搬回內地居住;指摘他人不守規矩,自己卻視規矩如無物;常視法律為阻住人發達的非必需品,卻指責人家有法不依,即使那是惡法。

這樣的土壤這樣的人種,筆者不禁為那些冒險爭取民主的人感不值。就讓香港跟內地一體化吧,且看那些人的下場該會是如何。忽然想起「唇寒齒亡」這個成語故事:強國要攻打小國甲,卻必須向小國乙借路。有忠臣進言若祇貪圖眼前小利,小國甲亡國後,若強國來攻小國乙,那誰還能來救我們呢?故事結果當然符合國情,小國乙君主決定「袋住先」,而就在小國甲亡國幾年後,強國便派兵滅掉小國乙了。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