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香港最大的禍根?

這幾天全城的焦點都落在政府與學聯的公開對話,雖然「香港U21」的表現尚算精彩,但「狼隊」隊員繼續行禮如儀,再次以播放錄音帶方式把那些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稿子重複N次。成果?據說唯一的成果就是政府「考慮」撰寫一個民情報告上矛中央。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好打得」也從CY學得一囗語言藝術,即使只是一個卑微的報告,也祇是考慮而矣,換言之即使是這樣低的承諾也可以走數。

至於下一步該怎樣走,真是天曉得中央會怎麼辦?有人說現在香港社會這樣分裂、局面這樣動盪對香港有長遠的影響,不過筆者以為,以香港人(至少絕大部分香港人)這麼多年來表現出的安分守己、逆來順受的性格,以及更重要對大部分事件只有金魚般的記憶力,大概這些都不會構成甚麼問題。最令人擔心的卻是,從種種跡象言行來看,不少香港人的智商實在不敢恭維,以下是幾點筆者近期最看不過眼的:

1)講到反智,又點可以唔提到「張溶」。呢位仁兄除咗口爽荷包𣲷還未行返回祖家英國外(以佢嘅邏輯真係無可能佢唔算係外國勢力),近來又扮佔中苦主高談闊論要向示威者進行法律索償及檢控。這些故然是他的老生常談,本不應感意外。但他這次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就是即使示威者將來撤退後,那些「苦主」依然可以對其進行索償及追討,即使他們撤退後法律仍有追索性。

這說法表面上看似有邏輯,其實又是自打嘴巴。如果讀者大人沒有患上腦退化症的話,應該不會忘記「思歪」對其僭建說過的一句名言:「僭建,處理咗,就唔再存在。」。依照這個邏輯,自然是「佔領,撤退咗,就唔再存在。」。究竟「張溶」是否在曲線聲討「思歪」?筆者不知道。但筆者真的希望那些「張溶」粉絲在全盤照收之前會有一點記憶力加思考力。

2)居然有政黨及其他不少人仕體長為表示對警察的支持,要成立基金去捐助警察。筆者在這裏不討論黑警的問題,但巧立名目一個給錢與警察的渠道,是不是從此以後要賄賂警員便可以已捐款為名而變得光明正大?葛柏及廉政公署這麼多年來辛勤的工作,就這樣被一群反智動物一個提議KO了!筆者不敢相信香港人對此事反應不大,大概廉政公署很快便會成為英國為香港留下來的其中一個炸彈了。

3)那些披著「愛和平」的藍絲帶份子,公然毆打採訪他們的香港電台及無線電視的記者。警方這回如許蛇所説的「克制」,沒有拘捕任何人,只是護送記者離開。這班人於是說支持警方依法施政?CCTVB做了這麼多維穩的工作都要揍,就算黑社會也不可能這樣不文明。

對中國歷史稍有接觸的人,相信應該知道明末名將袁崇煥的事跡。作為一個愛國的名將,被奸臣讒言誣陷其私通外國,被判極刑,即身上之肉被一片片割下來直至體無完膚才哀號至死。你猜當時的民眾對袁做甚麼?一個曾經無數次保衛他們家園的人,直接便相信了那些平常敲詐他們的官員的說話,說袁這個人真的是忘恩負義狼心狗肺之輩,在袁行刑當天還爭相出錢購買吃袁的肉泄憤呢!事隔幾乎四百年了,中國人的理性思維是否有所長進呢?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進退維谷怎麼辦?

學生抗議運動來到二十多天,最令筆者深感驚訝的,除了示威民眾的高度規律性及持久道外,就是那些所謂建制派議員及官員的「有趣」言論。如果有人還在思考究竟政府還是抗議者那一邊值得支持的話,不妨用兩派人士說的話作為分水嶺。老實說,那些傳統泛民議員的說話只是一般的水平,完全不及學生領袖既看得較深入也不卑不亢;不過相比起以下建制
派人士的「偉論」,高下還是立見的:

1)月入廿萬的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把港視劇照當成真實圖片發放,「成功」在國際新聞上「上位」。筆者還不知道究竟學生抗議行動還是馮專員對香港在國際的形象影響大?

2)「禮義廉」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先生,訓示各人沒有歷史知識,不知道雨傘自黃飛鴻師傅始而是極大殺傷力的武器,跟警方之前提到的保鮮紙、以及思歪參選時常常談到的摺櫈,成為特區三大武器。遙想當年波斯灣戰爭,美軍說在伊拉克找不到薩達姆收藏的大殺傷力武器簡直是不可思議,在伊拉克找不到摺櫈尚不奇怪,難道整個伊拉克都沒有雨傘(或太陽傘)或保鮮紙嗎?

3)「怪獸家長」作者屈穎妍說明白甚至奇怪警察再瘦了這麼多壓力後現在才開始用私刑毆打疑犯。可能真的需要一隻怪獸才能說怪獸,如果這種怪獸的理論也可以成立,大概日本侵華建立大東亞共榮圈也是情有可原,因為日本万莞爾小國,在強大中國的旁邊受盡壓力,不得已不先下手為強。

4)人家在一個地方靜坐,放下屏障,然後警方帶人及屏障移走,原來這樣不是叫「清場」。或許將來殺人不叫殺人,其實應該是把別人生命挪去。難怪「張溶」之流也高呼「保普選」,原來是普通行禮如儀的選舉。

講理爭取直普選基本上係無得輸(至少筆者這麼認為),感情上筆者支持學生繼續佔領抗議直至政府聽取民意為止。但實際對奕的情況呢?到街頭靜坐以至露宿街頭都會是令精神及體力透支的,並非很多反對示威人士心目中所想的娛樂節目。古語有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示威者所恃的祇是爭取民主訴求的決心與和平表達意見不被剝削的理念,完全靠精神所支持,但他們的體力可以維持多久?現實生活中等待著他們的工作、學業或考試又有幾多是推無可推?更重要的是,普羅市民的日常生活的而且確數到一定程度上甚至相當大的困擾,拖得越久越容易喪失民心。

現在的情況已經跟八九年天安門廣場民運越來越相似,如果中央政府最好覺得下不了台的話,武力鎮壓絕對有可能發生。現階段大概中央還是可以退一步,但大前提必定是他們不可以被視為退讓的一方。思歪的疑似貪污消息,除了中央外筆者想不到還有誰在這個時候不遲不早地發放。筆者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中央釋出善意,但政治這回事並非科學,實在有太多權術要玩弄了。示威者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緊守集會和平不矛政府任何藉口,若爭取到一些承諾時不妨想想以退為進在這個階段是否這場博弈中最好的一步。筆者知道這不是最好的結果,但這二十多天內最低限度人心是大大的喚醒,也絕對從其他政府官員孤立了思歪。雖說制度一天不改變人事變動只是換湯不換藥,但若能把思歪至少把問題縮小了不少吧!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把聖經故事搬到香港

聖經故事有時太神化,有時又跟現實太過相似。這幾天在香港發生的事,不禁令筆者想起出埃及記中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逃離埃及的故事。

話說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生眾甚多,埃及人恐懼其強大,於是把以色列人當做二等公民(其實是奴隸)並苦役他們,以色列人不勝其苦。耶和華垂聽了摩西的禱告,由摩西帶領他們出埃及、過紅海。在前往那流奶與蜜之地迦南途中,一會兒就埋怨沒有水喝、一會兒又埋怨沒有肉吃,說在埃及當奴隸時還有肉鍋吃呢!耶和華在西乃山頒佈十戒給摩西的時候,以色列人又鑄金牛拜偶像背叛神。最後以色列人派探子去查看迦南地看見盤踞在該地的人每個都昂藏七尺身材高大,與其戰爭是毫無勝算,然後又埋怨耶和華帶他們送死。最後耶和華烈怒,讓他們在曠野四十年並不得見神的國。

這個故事是不是似曾相識?是不是跟現在民間抗議運動的境況很相像?為了爭取將來有真正的民主、保持健全的法治吸啜不可缺的新聞自由,市民學生不辭勞苦在街頭抗爭這麼多天,換來的是甚麼?有人說返工返學車程長了很多、有人說兒子去不到冒險樂園(其實只是他的車子不能直接抵達冒險樂園的商場)、有人說他們的生意受損、有人說股票下跌讓他們虧錢。或許一個健全的社會對這些人來說像神的國一樣遙遠,比不上多賺一分一毫或者行小一步路程重要。面對着689以及中央政府,他們的確是強大無比,所以很多人都覺得在毫無勝算下筆如放棄,人同此心,不要說四十年,就算四千年都爭取不到真正的民主,因為民主是要爭取的。

有人說這些示威者是暴民,筆者明白這些抗議的而且確有很多市民造成不便,但筆者更覺得祇懂擁抱或姑息強權的人實際上比這些暴民更加暴力。即使這些人活在滿清專制政權之下,他們又會覺得孫中山先生及其同盟是暴力滋事分子。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相信學生吧!他們的確比我們更優越!

認識筆者的人大概都知道,筆者對生兒育女有一定的抗拒。箇中當然有一籃子原因,但其中一個主因是筆者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早上尤其是香港社會如何才能把一個正確意識灌輸給兒女。這幾天我看到學民思潮及學聯莘莘學子的表現本來為筆者打了一支強心針,但看見警方的選擇性執法及一群所謂支持警方的蠻橫暴力行為,不禁又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十數天來眾讀者應該已經讀過很多討論或相關佔中的文章,很多已經說過的就不再論述了。每個人對佔中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雖然對筆者而言大是大非十分清楚,筆者還是明白為甚麼有人反對學生的大規模示威行動,因為街道上的障礙當然會對民生造成困擾及影響。但是如果這種痛苦是為了爭取這小島日後的長期政制健康發展,筆者愚見這些影響還是值得的。若論對生活及商戶的影響,現在地鐵在香港多處地方的工程影響及時間之長難道不更嚴重?大家還不是接受因為相信這樣對長期當區交通有幫助?

筆者最不明白是為甚麼有那麼多人會選擇相信像白頭佬「張溶」 之流的言論。「張溶」 是何許人?一個擁抱着當權者的投機者,投錯注又可「返英國」;一個號召所謂「愛和平保普選」簽名運動,卻支持一些組織去學生示威現場搞事毆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一個口中支持「依法紀」的人,卻為黑社會收入受損而憂心。

況且無論市民如何對示威者不滿,總不能認同光天化日下毆打他人,甚至支持一些非禮女性的行為並將之合理化,這已經超越人性的範疇。

如果大家到過示威活動現場,很難不對現場的規律、整潔、人與人之間的互助關愛動容。當然有些在那𥚃燒烤吃火鍋的行為是值得譴責,但總的來說在中國史書上用來形容太平盛世的「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情況,竟然在香港示威現場中再現!即使在五星級迫爆的港鐵,筆者也是在示威期間首次在金鐘經歷到「侯車乘客先讓車廂內乘客先下車」的奇景!

至於撤與不撤的問題,這次筆者意志會跟隨學聯學民的學生們。老實說筆者一開始便對「佔中」不看好,但這群學生的智慧之高及勇氣之宏,那些筆者做夢也以為不可能達到的目標在他們於整個運動中顯示的進退有度而出現了,令筆者這個幾乎「不惑」之人深感佩服。既然如此,大眾又何需對學生們指點江山、說三道四呢!

至於學生背後是不是有「別有用心」的人煽動或教路,筆者既不知道而且即使有也不感詫異。筆者知道的卻有二:一是說這些話的人都是向來號稱為港人與中央溝通的橋樑,或許他們自己做慣了傳聲筒不加思考,也直覺其他人也是一樣;二是如果有這些「幕後黑手」不是控制那些「反中亂港」的政客嗎?為什麼那些政客這麼多年來在同一高人下都是一事無成、甚至敗事有餘!

週五剛公佈了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筆者甚至認為,這班學生如果獲得這個殊榮也不為過。不過上次獲獎的中國人還被關在獄中,家人也被監控,所以可能還是不獲此奬較好!退而求其次,剛剛把電視機頻道調至ATV,看到「感動香港」約第五百萬次重播中,有沒有市民一起和筆者一齊提名黃之鋒、周永康及岑敖輝為ATV2014感動香港人物?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

冷靜與熱情之間瑞士德國法國十一天自駕遊-Day 8(海德堡Heidelberg — 黑森林地區 Schwarzwald — Melligen)

酒店早餐較之前在瑞士吃的較為簡約,畢竟一分錢一分貨,但是質素還算不錯,芝士凍肉麵包均齊備。始終是較大型的酒店,吃早餐的時候餐廳幾乎坐滿了人。

吃完酒店的自助早餐後便開車前往上城堡的纜車站。纜車站中設有停車場,方便了像筆者般的駕駛人士。這個停車場的泊車位有男女之分—當然車是無分男女,但是近出口的泊車位是留給女司機,而內子對如此窩心的設計不禁讚不絕口。

男女有別的停車場?
男女有別的停車場?

纜車全程總共設有三個站,除了起點站外,就是城堡站及山頂站。筆者不知就裏,便買了來回山頂站的車票。來回城堡的費用只需五歐羅,來回山頂則需七歐羅,不過上到山頂其實沒有甚麼好看,就只有一個發射塔和一個觀鳥園(正門外有工作人員帶著一隻身形巨大的貓頭鷹歡迎遊客,嚇得內子花容失色),雖然哪裏可以鳥瞰海德堡全景,但相比下在這裏距離較遠,看的風景沒有在堡壘外眺望來得清楚。不過全程纜車分為兩段,下段列車乃全新設計,但上段卻依1907年的原裝設計採木製的車箱,也可看到德國除了追求創新之外對於保存傳統也有一定的執着。

登山纜車—第一段現代版
登山纜車—第一段現代版
登山纜車—第二段復刻版
登山纜車—第二段復刻版
鳥瞰海德堡全景
鳥瞰海德堡全景

車票還包括城堡的入場費,老實說這種八十港元以內的價格才算是真的震撼價。一進入城堡已能感受到藝術的氣氛,有一個歌劇團在那裡演出而剛巧在那時綵排,可以讓遊客聽到他們悅耳的歌聲及舞蹈,給筆者特別是內子一個意外收穫。來到這裏又不禁要崇洋一番,人家處處是藝術,在任何的背景也何營造藝術的氣氛;在香港即是西九最後終於建成,大概也逃不了淪為地產項目的命運。

海德堡城堡內— 歌劇綵排注意
海德堡城堡內— 歌劇綵排注意
海德堡城堡內—純天然佈景
海德堡城堡內—純天然佈景
海德堡城堡內
海德堡城堡內
海德堡城堡內—回廊
海德堡城堡內—回廊
鳥瞰海德堡全景
鳥瞰海德堡全景

在歐洲來說這個堡壘大概是中型規模吧!除了觀景臺鳥瞰看海德堡相當震撼外,還有一個15世紀是最大的釀啤酒桶,遊客可以走到釀酒桶頂上參觀。另外還有一個藥劑博物館,這全都包在門票內。不過筆者覺得最有趣的,原來在這裏可以做定餐服務,甚麼婚宴喜慶也可以安排,以前看過價錢也不算太貴,比香港的五星級酒店還要便宜呢! 

海德堡城堡內—啤酒桶
海德堡城堡內—啤酒桶
海德堡城堡內—餐廳
海德堡城堡內—餐廳

遊畢城堡後便乘纜車到舊城市集閒逛兼覓食。本打算找家米芝蓮推介的餐廳,反正根據Trip Advisor價錢也頗公道,卻可惜那間餐廳衹經營晚市,唯有嘆句有緣無份。不過這舊城區多的是餐廳,而且還是在大學區範圍內,所以選擇其實還是相當的多。最後筆者揀了一個家有露天座位的酒吧Zum Weissen Schwanen Pub吃午餐,兩個人每位點了湯點了主菜,即使茄汁需要另外多付四毫歐羅有點兒那個外,全張帳單居然只是歐羅33.30! 除了食物質素非常好之外,那份歐式閒情更是在香港享受不到的。舊城區中筆者覺得最有趣的是當中的一家教堂,因其周邊都是連着商店,不禁令人想起聖經耶穌在聖殿前大鬧眾商販一幕!

海德堡舊城區—教堂1
海德堡舊城區—教堂1
海德堡舊城區—教堂2
海德堡舊城區—教堂2
海德堡舊城區1
海德堡舊城區1
海德堡舊城區2
海德堡舊城區2
海德堡舊城區3
海德堡舊城區3
價值歐羅33.30的兩位2 course lunch
價值歐羅33.30的兩位2 course lunch
午餐帳單
午餐帳單

吃完午餐後已經三時半,唯有開車全速前進開往黑森林地區。由於黑森林其實是一個幅員相當大的區域,景點亦分散,所以筆者只好選擇一兩個景點遊覽。最後選擇了較偏僻位置於St Peter 的聖彼得大修道院以及其附近的小鄉村St Margen,因其所說地勢較高,大概可以從那裏遠眺更多黑森林地區的景色。由於到達的時候已經約下午六時,以筆者本身對修道院也沒有太過濃厚的興趣,所以便改為下車拍照,並找間餐廳品嚐一下地道的黑森林蛋糕。沒想到第一間進入的餐廳菜單上居然沒有黑森林蛋糕,還好那女服務員殷勤地提供另一家應該有供應黑森林蛋糕的餐廳給筆者。那餐廳規模果然較大,而且裝修得非常歐式典雅。此餐廳食客數量不少,雖說這已是晚餐時段,但在這如此偏僻的地方加上不是週末,可見這餐廳出品的質素應有一定的保證。不過由於晚餐吃得太多,也擔心入夜後在山路上開車比較容易迷路,所以最終還是只吃甜品算了。不過此餐廳依然沒有黑森林蛋糕,只有黑森林新地(歐羅5.8)供應。也罷,就點了黑森林新地及一杯朱古力凍飲(歐羅4)。兩款對筆者而言都屬於偏甜,但用料卻絕對正宗地道,除了濃濃一層又一層的奶油(whipped cream)及當地的呈深棗紅色的櫻桃(maraschino cherries)外,還有濃郁的酒味,不過筆者卻嚐不出那到底是坊間常用的冧酒(rum)還是地道用櫻桃製的kirsch酒。愛嚐甜者那杯朱古力凍飲必不叫你失望,濃郁朱古力加上奶油再來點淡淡酒味中和一下,不過其卡路里可能是天文數字。 離開時已約七時,本來打算沿著過來的路回高速公路然後回瑞士,不過GPS提供了另一條道路(國道317及500)繼續往黑森林地區前進而沿著小路到瑞德邊境,看到當時天色尙光,便試戰戰兢兢地走著瞧瞧,想不到路其實還是很好走,而且沿途風景極美,總算來個走馬看花走大片黑森林地區(其實在德國即使是小路他們也設計得很周到而方便駕駛者)。當中途經的Lake Titisee風景果真如畫一般,雖然筆者這時已經目睹過Interlaken的美麗,但這湖也有另一番風味。大概羅馬帝國時期的君主也大為欣賞,所以以自己的封號命名該湖。然後途經Waldshut回瑞士的Melligen,過關依然祇是直行直過,抵達時九時還未到呢!順帶一提的是在過瑞德邊境時筆者在邊境的海關把在德國購物的單據蓋個印,這樣便可在瑞士境內的Blue Label兌換店以現金拿回退稅款項,不用等到最終回程時。

黑森林新地(歐羅5.8)
黑森林新地(歐羅5.8)
St Margen
St Margen
Lake Titisee
Lake Titisee

剛好是時候吃晚餐。由於對先前吃過的risotto念念不忘,所以決定再到先前友人帶筆者前往的意大利餐廳。這次坐進了餐廳𥚃面,因為看到露天部份有兜售商品的個體戶想避開他們,想不到餐廳內情調也不錯。而且當天是平日,晚上九點(即使太陽還未下山)對當地人來説已經算很晚,所以筆者與內子像包場般吃燭光晚餐。點了同一Risotto及另一素寬條麵,兩款都不錯,內子最欣賞的莫過於即使吃到最後一口,食物還是熱烘烘的。另外餐前免費的小吃橄欖及長條餅乾也很好吃,埋單49瑞郎,約港幣四百多,還是那一句,這個價錢在香港吃不到這個質素(還要是晚餐時段)。

念念不忘的risotto
念念不忘的risotto
素寬條麵
素寬條麵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

他們還是不明白

經過昨天(3/10)的「旺角之亂」後,筆者奇怪的並不是有些人高呼「打得好打得妙」,因為那些人不外乎是頭腦簡單、又或者是從中收取了利益,信奉「有錢唔收天打雷劈」的金玉律。令筆者茫然的卻是那一群保持中立、道貌岸然的中産,卻依然高呼要保持中立,要看齊各方面的證據看清楚事件後才可評估事件。理性持平當然是對,但面對鐵證如山時還能說出這等話,那便已經越過了和理非非的地步了。

當然這個世界唔係有太多事係絕對,鐵證如山的並不太多。如果大家對件事都說「還沒有找到事實全部」而甚麼事都不做或者不下判決的話,那這輩子你大概只可以做一隻塘邊鶴。舉個例子說,青山醫院的「病人」說他們沒有精神病,醫生卻斷定他們是精神病患者,如果引用這些人的論據,大概青山醫院可以清拆重建改成民居了!另一個例子,有幾多謀殺案是有目擊証人?就算有,誰能保證他能看到整個過程?又有誰能夠保證証人沒有說謊?如此推理殺人永遠都無需要入罪了!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立場,這是一個城市每個公民應有的權利。筆者以為,這個權利應該尊重,有人喜歡政府說了算以提高行政效率,這是他們的信念,在多元社會中應受到尊重。可是你總不能口中說支持民主,而當別人為你爭取民主卻被一些暴徒攻擊的時候,你只說雙方要克制,然後說要詳細調查才可作出結論,那跟在那些支持民主的人背後插上一刀有甚麼分別?

最要命的是,這些人常常在説政治爭拗拖慢了香港社會的發展,讓國內城市如上海後來居上。他們似乎忘記了,香港比起上海或其他國內城市的優勢,正是政制、法治、新聞自由。行政效率?一個尊重人民及崇尚自由的社會永遠也比不上一個極權政權的。現在這些暴力衝擊,卻將香港現有的優勢衝擊掉。以往我們看不過一些自由行行為的時候,有人說為甚麼你們不離開香港啊?現在那些人看不慣有人為爭取民主和平地在街上餐風露宿時,筆者也不禁要問一句:為甚麼你們不包容啊?如果看不過眼為甚麼不移民到(或者是回到)他們口中的天堂鄰近強國地區?

順便想說句題外話:很多人不是說公務員是鐵飯碗,對工作沒有熱誠祇懂按章工作嗎?原來大家都錯了,君看不見很多政府人員昨天不能到政總上班時那份激動、義憤填膺嗎?香港市民還真的向他們要說句對不起 !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模擬佔中問與答

自從上周五以來,學運與佔中已經成為全港最大的話題,連謝霆鋒王菲及張柏芝都變成「王芝鋒戀」。無論是辦公室、學校甚至家中,激辯佔中可以說是無日無之。筆者在人稱萬惡的投資銀行中工作,當中支持佔中的屬於少數,所以幾乎每天都有同事(也有家人在家或討論區內)提一出一些關於佔中的問題。由於各位讀者這幾天因關心佔中新聞甚至參與其中已疲憊不堪,筆者特意提供一些常見問題與其模擬答案,以供參考!

1)「佔中」阻塞道路,防礙市民上班上學等日常生活

這個世界不是一個完美的世界,每天我們都要權衡輕重。有些人覺得開少一天工賺少一天錢返小一天學至為重要,我們尊重。不過將來床位奶粉給啲強國人全霸佔、學校學位不足因雙非學童分沾甘露及資助房屋不求分配的時候,請你別忘記,是你授權這個政府這樣做的。

況且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完全漠視民意的政府,不但霸王硬上弓把民主進程扼殺又扼殺,而且對着和平無殺傷性的示威者在幾乎全無預示下發八十七枚催淚彈(即使在世銀會議時,向以兇悍見稱的韓國農民也不過是發了七枚),可見這個政府已經是一個完全背離民意、草菅人命的政府。今天你可能得到了和平生活如常,但他朝這個政府在再沒有反對派維護你人權的時候,你在上班是無故被扣押也沒有制度可以保護你、沒有人可以向你施予援手。唇寒齒亡這個成語你或許不懂,Dream Bear的下場難道你已忘記了嗎?

2)2017年不是已經承諾有普選嗎?還有甚麼值得示威呢?

現在特區政府提出的這個普選在重重框架下,就像我城的菠蘿包,不但名不副實沒有菠蘿,而且還是有地溝油製造會吃壞人的。舉個例子吧,你與一女子談戀愛已到談婚論嫁的階段,但你父母堅持你要娶表妹婉君;然後你父母跟你說他們現在開明了讓你自由選擇,不過它們篩選了兩個候選人:表妹婉君與表妹婉儀,而你必須在當中二選其一,沒有其他人可以「入閘」- 難道這真的叫做選擇嗎?

3)警方用武力驅散非法集會,有甚麼不對?

很多人喜歡引用外國示威的例子來支持警方以武力清場,不過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論據。外國的示威通常有很多暴力,焚燒汽車、打劫商舖甚至投擲燃油彈,外國警方甚至軍隊才的不得意要以暴易暴。至於現在的的香港示威者,不但沒有任何異常行為,甚至被平時行街(尤其是廣東道上)的市民或守規矩。

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警方用適量的胡椒噴霧對抗衝擊者筆者尚可理解。但在其他情況下使用胡椒噴霧甚至催淚彈就說不過去,尤其是當群眾舉高雙手表示沒有意圖反抗的時候。好像一個偷車賊,偷車當然是為法行為,被捕也是理所當然,但警方會向他開槍嗎?

4)英國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給與香港民主,現在中共至少承諾一個有篩選的行政長官選舉,至少是個進步吧?

說這種話的人,基本上沒有聽得明我們前董特首「與時並進」的意思。以前我們用柴燒飯,為甚麼你現在用電飯煲呢?

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的宗主國是一個民主文明的國家,比方說英國美國吧,老實說,他們立國後沒有甚麼大躍進、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及在沒有自然災害下餓死一億人的歷史,作為殖民地的市民也較安心。反過來說如果香港是北韓的殖民地,那普選的要求當然是寸步不能讓啦!

5)佔中開始對各界造成影響,佔中三子何時叫停?

如果到這刻你依然覺得群眾是受佔中三子煽動的話,筆者提議你到示威演場走一趟。現時的示威完全是出於市民自發性,佔中三子現在祇是群眾中的一員而已。黃之鋒説得對,現在就只有梁振英下台及重新開啟普選諮詢程序,才可以結束這場全民運動。

6)破壞社會秩序的就是不對

筆者認為凡事都應該看源頭,比方說在收購樓宇時有財團雇用打手騷擾居民,然後居民反抗,應該追究的應該是那財團吧!現在香港的不公分化撕裂,很大程度上拜689所賜,破壞社會秩序的源頭就是他。

再說六七年暴動的搞手楊光先生,當年不但堵塞道路,也衝擊商店,四周放置「土製菠蘿」,甚至放火燒死人,但特區政府不是給了大紫荊勳章給他嗎?這豈不是雙重標準?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

IMG_212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