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靜與熱情之間瑞士德國法國十一天自駕遊-Day 10(Melligen – Lucerne 琉森 – Melligen – 蘇黎世 – 倫敦 – 香港)

快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轉眼間便來到實質上旅程的最後一天了。經過了穿梭法國德國的數天後,最後一天我們再在瑞士的景點遊覽。回程的航班在蘇黎世於下午七時啟航,所以其實只有半天遊玩。選擇的是距Melligen不太遠(車程不過一小時),瑞士中部一個旅遊重鎮琉森。

琉森中央車站(1)
琉森中央車站(1)
琉森中央車站(2)
琉森中央車站(2)

把車泊在華麗的中央車站停車場後,第一件事做的不是找景點,反而是找兌換店為之前在德國購物做退稅手續。整個過程不過十分鐘,兌換店就在中央車站商場內,退稅款項便到手。 錢到手後便開始正式遊覽。

琉森湖遊(1)
琉森湖遊(1)
琉森湖遊(2)
琉森湖遊(2)
琉森湖遊(3)
琉森湖遊(3)
琉森湖遊(4)
琉森湖遊(4)
琉森湖遊(5)
琉森湖遊(5)
琉森湖遊(6)
琉森湖遊(6)

「琉森遊」的重點就是遊琉森湖及其周邊部分,坐船是相當不錯的選擇。其中一個上船碼頭就在中央車站對出,苦於時間不足,筆者只能選擇距離比較近而且不能在目的地逗留太久的景點和航班。最後選擇了前往Stansstad,祇在那裏逗留十分鐘便乘船回航。航程中看到的景色實在太漂亮而且有一種在香港找不到安寧的感覺,而且回程的路線居然跟來時不一樣,讓筆者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如果時間許可,在Stansstad可以前往鐵力士山(Titlis),也可以在那裏的湖畔餐廳吃一個悠閒的午餐,那應該也是相當的享受。

Stansstad
Stansstad
鐵力士山(Titlis)
鐵力士山(Titlis)

不過回到琉森也有好去處,筆者先到卡貝爾橋兩旁參觀,然後就在河邊在耶穌會教堂對面找了家露天餐廳吃午餐,除了享受美景外,內子對於能夠飼餵河上的鴨子更為興奮。餐廳的名字已經忘記了,不過沒有忘記點了的沙律、生牛肉他他及冷牛肉切片,沙律跟生牛肉他他尤為出色,而在這一個世界知名旅遊區內這個午餐居然只是六十多瑞郞(約五百港元吧)實在是超值。更好運的是當天原本陽光普照,但筆者差不多要離開的時候才下起雨來。 午餐後在中央車站的商場再買了點朱古力跟藍莓等手信,邊開車回友人住所作最後執拾。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1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1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2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2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3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3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4
卡貝爾橋(Kapellbrücke) – 4
耶穌會教堂(Jesuitenkirche)
耶穌會教堂(Jesuitenkirche)
卡貝爾橋旁午餐
卡貝爾橋旁午餐
沙律
沙律
生牛肉他他
生牛肉他他
冷牛肉切片
冷牛肉切片

約在下午四點開車離開,但由於有點堵車的關係,差不多六時才抵達機場,還好最終還是有驚無險地能夠上機,不過搭船架飛機還是預留充裕的時間比較好。 筆者乘搭的飛機需要在希斯路機場停約兩小時然後在從那裏回港,剛好那兩小時正是世界盃分組賽英格蘭隊烏拉圭的生死大戰,大概在英國跟一大群人一起看遲賽事氣氛是最好不過,儘管筆者是非英格蘭球迷。機場內有多部大電視直播賽事,在英國這些大型賽事是一定豉油免費電視頻道播放,香港祇能望其項背。有趣的是筆者身旁看賽事的不乏機場員工,雖然在當值中而且電話及對話機不斷地響,但他們都懶理還是睇波至上。上機前烏拉圭剛好射入奠定勝一球絕殺,不然的話飛機恐怕要再延誤呢!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

冷靜與熱情之間瑞士德國法國十一天自駕遊-Day 9(Mellingen – Zellengen (法) – Colmar (法) – Waldshut – Mellingen)

已經來到了旅程的第九天,說好了的法國呢?其實這個旅程筆者本來沒有想過要去法國,不過筆者在瑞士的朋友說到從蘇黎世開車到法國其實不過是一個小時左右,而由於瑞士並沒有肯德基家鄉雞,他如果想吃KFC的時候,私會開車到法國一個叫Colmar的地方去購買的。Colmar 其實屬於Alsace,是一個盛產釀白酒葡萄的區域。想到反正另一個想去的地方Lugano(在瑞士南部跟意大利接壤的一個城市,在瞬間看地球時常出現)車程反而更遠,而且根據居住在瑞士的朋友說誰是每個地方雖然漂亮但其實都是差不多,如果不想到那個在邊境的outlet購物的話,Alsace可能是更佳的選擇。想到筆者本來跟友人談到去遊覽的法國酒莊、想起法國的美食,於是便決定捨Lugano取Alsace。

向法國出發(1)
向法國出發(1)
向法國出發(2)
向法國出發(2)
緣慳一面的米芝蓮
緣慳一面的米芝蓮

雖然說是「遠赴」法國,其實筆者並不需要很早起床,在友人家中輕鬆吃早餐再籌劃行程,幾乎十一時才開車啟程。跟較早前過境往德國一樣,過境往法國一樣輕鬆,完全不用下車甚至停車。在法國先走了一段高速公路,然後再在一些小鎮的道路:前者高速公路的設計俾德國無可否認稍遜一籌,後者的道路指示也較為不清晰,但外在的風景更為吸引。不用兩個小時便到達Zellengen,果然四周已看見葡萄的蹤影。首先找尋當地其中一間酒莊Jean Becker,選擇這一家酒莊原因是筆者在網絡看到這家酒莊的主人英語甚佳,如果言語不通再加上沒有預約的話可能會帶來很多麻煩。大概那時是午餐時間,酒莊的接待處好像沒有營業的樣子,還好剛巧碰到Martine Becker,她不但能操流利英語,有非常好客,雖然當時是她午餐休息的時間,也罷筆者帶到接待處並試飲幾款白酒,也把酒莊的情況大概介紹一下。她問到筆者是否日本人,原來她不但精通日語,剛巧那天下午三時她有一日本團來參觀其酒莊,讓筆者可以同往。她建議既然是午飯時間,不如先吃午餐然後再回來。

Jean Becker SA酒莊 (Reception)
Jean Becker SA酒莊 (Reception)
Jean Becker SA酒莊 (酒桶區)
Jean Becker SA酒莊 (酒桶區)
Jean Becker SA酒莊 (1)
Jean Becker SA酒莊 (1)
Jean Becker SA酒莊 (2)
Jean Becker SA酒莊 (2)
Jean Becker SA酒莊 (3)
Jean Becker SA酒莊 (3)
Jean Becker SA酒莊 (4)
Jean Becker SA酒莊 (4)
Jean Becker SA酒莊 (5)
Jean Becker SA酒莊 (5)

建議固然是好,但筆者本想打算前往位於Becker酒莊對面的米芝蓮餐廳吃午餐,但Martine吿之該餐廳每逢星期三休息,天啊怎麼又是這樣不巧!法國不愧是美食天堂(從前大家常說香港乃美食天堂,如果從種類多少來看筆者也認同,至於質素方面,還是首推法國跟日本),鄰近地區從資料顯示也有不少米芝蓮餐廳,不過既要花時間尋找,也未知道其開門否滿座否,所以最後依賴Jean為筆者搜尋附近有沒有餐廳營業中及有座位,最後訂了五分鐘步程的Le Schlossberg。根據Trip Advisor,這樣餐廳當地四間餐廳中,排名第四,不過在沒選擇下,唯有試試評論是否中肯。雖然當天非週末非假期,但看到餐廳還有幾桌食物客,心𥚃先是一寬,需知道這小鎮人口祇是四百人,而外國人跟香港人不一樣,非大時大節或非商務不會出外用餐,就算外出也多為晚餐時段。如果此餐廳太不濟的話,理應一個食客也沒有吧!餐廳內是傳統歐陸小屋的格局,一看便感覺到是家庭式經營,不過筆者看到廚房卻有另一境像,是純白色似是新裝,既有感覺很先進的爐具如低温煮食的儀器,亦像化驗室一般一塵不染。筆者跟內子點了一個芝士薄餅做前菜,然後各自點了燒春雞及什錦肉熱盤作主菜。芝士薄餅帶來驚喜,餅底鬆脆而且芝士既香且濃。不知是否因此而提高了期望,接下來的什錦肉熱盤則有點遜色了。雖然夠「大堆頭」,有香腸有豬手也有鹹肉,不過怎樣看也比較像德國菜多一點(後來發現店主家族果然擁有德國血統,當地既然地處法德邊界,大概也無可厚非)。法式燒春雞也算不錯,至少有新鮮雞味及肉質嫩滑。由於該餐廳的食物份量並不少,吃完主菜之後已經吃不下甜品了。筆者另外點了一杯白酒,午餐帳單共56歐羅。

午餐—Le Scholssberg
午餐—Le Scholssberg
午餐—超好吃的芝士薄批
午餐—超好吃的芝士薄批
午餐—兩道主菜
午餐—兩道主菜

飯後還未到三點,所以在此小鎮(其實祇是村莊)附近走走,有些在昨天黑森林去看到的櫻桃樹、也有很多葡萄藤,非常歐式農村感覺。差不多兩點半的時候回到Becker酒莊,已經看到那團日本人遊客差不多離開,原來Martine是招待了日本人後再給筆者二人一個private tour!她讓筆者參觀了儲酒區、葡萄發酵區域、冷藏庫等,每處她也耐心地作頗詳盡的介紹。當時為六月上旬,據Martine說葡萄枝剛好開完花而開始結出小果子的時候,所以看到肥美葡萄的夢只有落空了。

迷你版自由神像
迷你版自由神像

離開酒莊約為三時許,在沒有任何預先準備下決定前往附近一個名叫Colmar(在當地旅遊中心看到一中文小冊子把該地譯名為科策爾,非常國內的譯音方法,不知道香港有沒有該地的官方譯名)的城鎮。該城為Alsace地區第三大城鎮,人口約六萬五千,不過有着相當古老的歷史,還有新舊城區之分呢!而Colmar最具名氣的,大概便是幾乎三百年前在這𥚃出生的雕刻師Bartholdi雕刻了自由神像,所以入城前也看到一個迷你版自由神像。

 找到一個購物中心的停車場把車子泊下來後,先找到遊客中心看看有甚麼值得遊覽的景點。想不到可以參觀的地方還不少,而且幅員頗廣。由於並不打算在這裏花多於兩小時,所以自由選擇了幾個看來有趣的景點閒逛算了。大概由遊客中心開始,經過了剛好在修葺中的Dominican Library、舊城區包括大會堂及Bartholdi 博物館、有蓋市場直至小威尼斯,沿途也有很多漂亮的建築物。最令內子驚訝的,在平日下午四時大部分人是在閒逛或在喝咖啡,也太寫意了吧!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1)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1)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2)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2)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3)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3)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4)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4)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5)
Colmar —愛在舊城窄巷(5)
Colmar — Covered Market
Colmar — Covered Market
Colmar – Little Venice (1)
Colmar – Little Venice (1)
Colmar – Little Venice (2)
Colmar – Little Venice (2)
Colmar – Little Venice (3)
Colmar – Little Venice (3)
Colmar – Little Venice (4)
Colmar – Little Venice (4)

這個計劃以外的景點,逛得出奇地舒服。閒逛外也吃了Gelato 消暑,更發現當地藥房售賣日用品美容品、以及百貨公司Monoprix(大概是法國的瑪莎吧)內超市賣的東西相當便宜,所以不禁又買了很多東西,還好是自駕遊呢! 購物完畢後也是時間離開Colmar了。約定了跟瑞士的友人吃晚餐冰在德國超級市場買手信回港,本打算先在瑞士集合後一同前往,但最後約定在位於德國Waldshut 的Kaufland超市集合,水仙的有人也可以順便拿取退稅回贈呢!買手信後就在超市附近的一間餐廳食飯,點了客沙律、瑞士炸豬扒及德國香腸,質素很不錯,而價錢也只是45歐羅而已!晚餐校友到瑞士友人的家中渡過旅程的最後一夜了。      

德國晚餐—沙律
德國晚餐—沙律
德國晚餐—德國香腸
德國晚餐—德國香腸
德國晚餐—瑞士炸豬扒
德國晚餐—瑞士炸豬扒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s://lollicop.co/

IMG_0009.JPG

為甚麼變沉默了?

曾聽過一位亦師亦友的長輩說過,他一生看過四次紅樓夢,每次讀後的感覺都隨著年紀不同而不一樣。 其實聽過的歌詞時不也是一樣嗎?我要真普選運動已經經過了這麼多天 ,筆者已經變得較為沉默了,也忽然想起一首許志安舊歌曲「我的天我的歌」其中的一段歌詞:

「人大了便成熟了
成熟了便忘掉了
忘掉這日無話了」

如果筆者把這段歌詞濃縮成為「成熟了便無話了」,將會跟本人現在心境非常吻合。

老實說,這是四十多天來,聽得最多的就是謬論。其中有一句那些聲稱中立的人士常掛在口邊的,是「現在沒有新聞自由嗎?現在沒有司法獨立嗎?如果以上皆無的話,你們早已經被拉去槍斃,那麼你們還在反甚麼呢?」。

以上說話,聽似有理,其實不值一個屁。正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如果這也算是一種邏輯的話,這個世界大概再不需要甚麼長工、長俸或退休金吧!通通把所有換成合約工吧!反正「現在沒有得吃嗎?現在沒有可以做嗎?如果以上皆無的話,你們早已經餓死了,那麼你們還在爭取甚麼呢?」。

正正是原本擁有的新聞自由、法治及廉潔在香港似乎一天一天地逐漸萎縮,所以大家才出來爭取。難道要等到有一天身無一文無家可歸時才高呼老大徒傷悲嗎?有時候,真理並不是越辯越明,既然如此倒不如沉默。

至於特衰政府常常掛在口邊的「我們有決心把這件事解決/有決心落實真普選」更加是廢話中的廢話。筆者也有決心成為第二個李嘉誠,有決心便能嗎?這種說話,比起小學生作文時「我的志願」、或者北韓人民感謝金正恩領導人民走在世界最尖端還差勁。即使如此,既然也有人覺得政府既然如此釋出善意,你們還要求甚麼呢?這種質素的人民,也許真的是值得被淘汰的。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