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事冰雪自駕北海道十天 (Day 1 香港 – 札幌 )

這個標題有點像某間快執笠的電視台其中一個無限loop節目「感動香港」的宣傳語句,不過讀者大人請放心,這系列絕對是旅遊遊記,不是電視視評,這標題只是為帶出筆者在這個旅程中實在遇到太多的貴人相助,而這些好人好事大概在北海道是輕鬆平常,不禁使人慨嘆!

 2008年夏天及2010年冬天筆者都曾到過北海道,對於當地的食物已經到了朝思暮想的程度,甚至連在東京吃到的東西都覺得不外如是。奈何2011年的海嘯事件令筆者每次想往日本前多了一層考慮,在此之後只有在2013年到過立山黑部一次短程。這次起行又是redeem機票的緣由,本來已經訂好了五月尾往巴黎看法國公開賽的機票,但總覺得五月尾王巴黎總會有平機票,用60,000里換一張經濟位去巴黎好像有點不值得,結果在出票前看到一月初有商務位去北海道,所以結果捨巴黎而取北海道,所以這個行程是有點無心插柳柳成蔭的。

 計劃行程的第一個問題是:究竟要不要自駕?雖然過往在冰雪北海道也曾自駕,但畢竟只限在道央地區。這次行程筆者要到道東,比較道央地區高速公路少山路小徑較多,本來以日本道路情況絕對不是問題,但下雪時又不一樣,在網上看到大部分網友都不讚成在冰雪北海道自駕,甚至有網友留言道「人要找死也沒辦法」。不過身在北海道,尤其是在道東地區景點分散而且不一定在火車站附近,沒有汽車真的非常不便。再三思量後,最好筆者跟外子還是決定來個冰雪北海道自駕遊。

 在決定了一個不走回頭路的行程後,在ToCoo訂了車、在b-mobile買了14天任用data的Wi-Fi(3980円)、酒店則在不同的網絡上預訂,因為這些東橫inn的會員,當中有不少都是在東橫inn網絡預訂的。最大的失望是在網走並不到以其豐富晚餐為名的民宿「船長之家」,原來該民宿會在冬天期間由十一月底關閉至二月初,唯有改為預訂另一間酒店了。

旅途第一餐:於航班上
旅途第一餐:於航班上

 當天有兩班國泰航班直飛札幌,筆者乘搭的是較晚的一班,抵達新千歲機場及過關後已經是當地時間六點了。即使是大型百貨公司在北海道也在下午七時結束營業,所以這天的行程其實不外乎坐車到札幌市、入住酒店以及吃晚餐。乘Airport Express需時約半小時到札幌站,而當晚入住的JR inn 就在札幌站周邊,從札幌站的西面出口步行只需四分鐘(雖然由於漫天風雪,走路用的時間也較多)。札幌是整個行程唯一在同一間酒店連住兩晚的地方,本來筆者已經訂了東橫inn,但後來友人推薦價格差不多同在札幌站周邊的JR inn (是JR inn 不是JR Tower,後者是高價格酒店),忍不住要試一試。除了房間的確非常狹窄(不過跟東橫inn應該沒有差很遠),無論房間的設計、早餐的質素以及Wifi的速度,JR inn 的確更勝一籌。而在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服務員也把已經郵遞抵達的b-mobile sim 咭奉上,所以基本上整個旅程除了由機場到酒店這一段之外,全程Wifi都不缺,而且也不用多拿一部Wi-Fi機,也省卻一點麻煩。

 

JR Inn 房間
JR Inn 房間
筆者身高五尺九吋半,雪有多厚可想而知!
筆者身高五尺九吋半,雪有多厚可想而知!

一月初的北海道已經是白雪皚皚,路上濕滑,所以即使在酒店沒有多逗留便離開到火車站上的Stellar Place 6樓的餐廳已經是七時多,兩邊連接大丸及ESTA皆已關門,還好餐廳區的關門時間介乎於九點半至十點半之間,所以筆者還有充裕時間到可能係全世界最好食最高性價比嘅迴轉壽司店根室花。一如既往根室花門外有長長的人龍,但兩年前根室花是容許食客先登記然後再回來不用排隊等,大概登記了而最後沒有回來的人太多所以取消了。如果只能夠用四個字來形容根室花,那四個字一定是價廉物美。當晚筆者用了到港幣$300(4330円)吃了17碟壽司(當中包括海膽及不少於三碟筆者最愛的帶子壽司),五年後再嚐到這鮮味,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根室花(1)
根室花(1)
根室花(2)
根室花(2)
根室花(3)
根室花(3)

來到北海道這美食天堂當然要在有限的時間吃最多的美食,雖然那些壽司刺身已經吃得筆者非常飽,但還是要在天寒地凍下摸黑在雪地走走消化了一會,然後走到時計台附近的串鳥店 吃串燒喝啤酒。老實說這不敢說這裏的串燒你香港好吃很多,但若果用相同的價錢在香港吃到的祇可能是垃圾,而且在這裏用餐的感覺也真的跟香港不一樣。點了十多串包括雞翼、牛肉、牛舌等也不過港幣$200有找,絕對心滿意足!餐後也在街上玩玩雪,之後便回酒店休息了。

 

串鳥時計台店
串鳥時計台店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包容「順利邨技安」 等於把大雄的叮噹殺掉

在邪惡勢力的西方世界裏,新聞不是常常傳出一些父親把養女甚至親生女兒禁錮在地牢來個什麼「禁室培慾」的嗎?遇上這樣的父親,不但向自己的女兒施暴,還要把她禁錮一輩子,失去了正常社交生活的機會,為了她的一生,什麼「惡貫滿盈」、「十惡不赦」、「罪大惡極」都不足以形容這種惡行。
正所謂人在做天在看,畢竟這些事是發生在西方世界,還總有一天事情會水落石出,然後這些邪惡的父親會得到法律制裁。不過這些父親的運氣也太壞了,如果他身在神州大地,以網上看到即使在大街大巷傷健人士被拳打腳踢也沒人理會的情況看來,大概沒有人會檢舉這些暴行。即使這些暴行在香港被揭發,遇到工聯會「嫻姐」之流,說不定還會叫大家要包容,而且反正事情也發生了,「尊重」他們既定的生活方式,「包容」不如讓那對父女繼續亂倫下去,說不定還會酌情分給他們一間公屋呢!
這種事情聽起來好像不太合邏輯,不過其實跟他們要求社會包容「順利邨技安」難道不是一樣嗎?且先不說整件事實在有太多疑點,看來像政府悉心佈置好的一局棋煽情的故事多於一個巧合。這位技安先生違法逾期居留在先,橫行屋邨打人在後,憑什麼要香港人包容?特區政府不是常常說要依法施政嗎?為什麼導致交通阻塞的佔中人士就不能夠包容?非法入境及竊取香港資源的卻要包容?不過其實也是有跡可尋,既然工聯會是對雇主包容(侍產假一役已經可見倪端),香港政府對非香港居民(包括那位在入境處放火燒死人的施君龍先生)包容大概也是可以理解吧!
曾雇用外傭的香港市民大概也知道入境處處理申請入境的速度由多久,那些外傭顧問還會建議那些準雇主每天要到入境處一哭二鬧三上吊才能有機會把批核過程稍為縮減一些。這個「死肥仔」事件居然可以今天開記者招待會,明天行街紙便已批出,大概平機會要開檔案了!再者,「順利邨技安」在非法窩藏在香港的時候想請橫行霸道周街打人(跟他婆婆說常常要避開警察窩藏在廁所好像有點出入),而且一位小學校長在評審他時發覺他在與世隔絕的情況下他的教育水平已達到小三程度(三歲來港,沒進過學校,只有目不識丁的婆婆跟他生活,究竟那小三程度是不是有上帝親自放進他的大腦呢?),如此絕品,相信他將來必定可繼承施君龍先生成為藍絲帶中的超新星!
筆者深深相信,支持工聯會及嫻姐的朋友,他們必定會包容這位「順利邨技安」的。畢竟他們大概是包容王:侍產假由五天變三天,包容!最低工資追不上通脹,忍痛包容!最高工時設限,含淚包容!至於香港政府,就是全港最不包容的雇主,因為它雖然常常賣廣告鼓勵其他雇主接受釋囚人士,但政府自己對釋囚人士卻是絕對永不錄用的。
常言道對技安仁慈就是對大雄殘忍,大雄唯一可以倚靠的,叮噹而已!法制就是香港的叮噹,但是再這樣亂搞下去,香港就成了沒有叮噹的大雄。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別人說我太偏激,我笑港人看不穿

「好打得」代表政府向剛離世的前工聯會會長楊光致哀。筆者不知道是「好打得」運背689先生又「剛巧」放假所以要向公眾說不由衷之言,但是筆者對「好打得」最後一絲寄望都煙消雲散了。

楊光是何許人也?年輕讀者可能不知道,較近期的事蹟就是在回歸後獲頒大紫荊勳章。如果硬要筆者說的話,筆者會應用楊光為第一代恐怖主義者、拉登先生的先驅啟蒙者,因為他早在60年代那火紅時代(就是把殺人如麻扭曲倫常點啊的時代美化後的用詞)在香港製造土製菠蘿(即炸彈)把不同政見的人士包括被稱為
「黃皮豬」的香港警察,當時不但市民不敢上街社會經濟受到影響(是不是跟今天那些控訴佔中/黃絲帶人士一模一樣?),還造成幾百人傷亡!讀者聽過商業電台的長壽節目「18樓C座」沒有?18樓C座就是紀念當年被楊光帶領的一群筆者稱之為暴徒的狂熱分子向其座駕投放燃油彈而活活被燒死的廣播員林彬,原因就只是因為林彬先生在電台節目中譴責這些人的暴行!向楊光致哀,其實跟向拉登致哀差不多,拉登不也為很多基層回教徒出力嗎?

由此可見現在這個社會只要你站在政治權貴的那一方,即使是殺人放火也可以成聖,反之 反之即是說一兩句誠實話也會被人誣以反動份子之名!對於那些動不動便說泛民阻礙本港政治經濟發展,卻對楊光暴力十多萬倍之流不但屁也不敢放一個,還要爭著開腔維護。這種不問真理只懂向權勢獻媚的現象,正是香港走向衰落的最主要原因。前幾天新聞睇到香港在中國城市競爭力排名跌至第二位時,筆者看到不少親建制人士說香港及民主派人士攪跨了!筆者忍不住冷笑,是不是引來多些水貨客或把房價再炒高一點就算提高競爭力嗎?除了這些那些既得利益者還會做些什麼?

這種不問是非,卻喜歡向權勢靠攏正是我國偉大的醬缸文化特徵之一,而這樣的土壤焉能生出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斷有有識之士說中國國情不適合民主政制,現實是民主制度才是最適合中國,因為在中國只要誰有絕對權力,誰就是神,而中國人又是最順從心知排斥那些跟自己意見相反的人。其實這些很多人心知肚明,所以現在很多中產人士把星加坡真的當作是天堂就是這個原因,因為星加坡至少還算政治清明,沒有度指鹿為馬的地步。笑人家星加坡總理是二世祖?至少李顯龍是劍橋哈佛畢業,修讀計算機工程也能夠寫出解答獨數的程式;689先生?白手興家的專業人士吧?身為劃則師多年連自己家僭建都「不知道」…….

香港覺醒?有部份人可能是,但更多裝睡的人總喜歡說你們太偏激了。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網球狂熱新加坡旋風三天三夜遊 (Day 3)

不知不覺這個旅程已經到了尾聲,就這樣只剩下半天。回程航班四點鐘,兩點幾都要到機場。如何運用這有限的時間去玩去吃最多東西呢?真的讓筆者煞盡思量。

最後決定往小印度區進發!先打的到曾給煲𧘹曾吃閉門羹的黃亞細肉骨茶。的而且確味道比昨天在體育場館那家吃到的更美味,肉骨茶湯的味道無論蒜味還是藥材味都更恰到好處,而其他食物包括豬腳也是十分好吃。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即使地方較偏僻裝潢沒有那麼華麗,這裏的價錢也比較貴,連喝茶也要另付費用。筆者及內子共點了混合湯(即不同部位的排骨)、麵線、鹵水豬腳、鹵水豆干、白飯及功夫茶,盛惠S$29.30。

黃亞細肉骨茶(1)
黃亞細肉骨茶(1)
黃亞細肉骨茶(2)
黃亞細肉骨茶(2)

吃完一個豐盛的早餐後,就在小印度區走走。基本上從黃亞細步行至Farrer Park地鐵站再行至一個大型的印度平價購物商場Mustafa Centre,然後再沿着Serangoon Road經過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到在Little lndia地鐡站傍的竹腳中心(Tekka Centre)。Mustafa Centre給筆者的感覺是一間超大型印度版國貨公司,無論是日用品、衣服、超市、電器、醫藥及其他種種貨品應有盡有,對印度東西有興趣的遊客不容錯過,不過當地朋友早已告之在那裡務必要小心財物因該區治安不算太好。然後沿着大街Serangoon Road一路走,四周都是充滿印度色彩的店舖,也途經了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不過因時間緊迫只是在對面街拍了張相片便算。

小印度區Little India
小印度區Little India
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
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

最後走進了竹腳中心,其實那裡是一個街市已在地庫有很多熟食商戶。其實那裏除了售賣印度食品外,也有售賣中國食品的攤位,不過既然來了小印度當然要吃印度食品啦!根據旅遊書的推薦再加上當時的排隊人龍長度,筆者在一間名叫Allauddin買了手抓羊肉飯(Mutton Briyani, S$5)另加印度脆薄餅(Papadum, S$0.5)。手抓羊肉飯果然不負眾望,羊肉腍且入味飯與咖哩香濃可口,反而那印度脆薄餅則有點失色,不夠香脆。吃咖喱當然要飲東西解渴,一連買了三杯特色飲品:mango lassi $2.5 拉茶冰$1.30 檸檬蔗汁$1.5,當中Mango Lassi芒果味濃且幼滑最得筆者歡心。

竹腳中心(Tekka Centre)
竹腳中心(Tekka Centre)
手抓羊肉飯(Mutton Briyani, S$5)
手抓羊肉飯(Mutton Briyani, S$5)

飽餐後便乘地鐵回酒店拿行李再打的前往機場。在機場再走走令作最後衝刺買手信,其中當地著名的班蘭蛋糕因筆者擔心會售馨,所以內子在當天早上已提早致電餅店預訂。就這樣這三天三夜旋風式遊新加坡到此完畢,不過筆者相信這次應該不用等19年再遊這小島吧!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網球狂熱新加坡旋風三天三夜遊 (Day 2)

經過昨天馬拉松式的看球賽、聯誼、吃東西後,第二天的行程相對輕鬆,也真的能睡到自然醒。離開酒店後先到烏節路上的商場店舖吃早餐吃,根據酒店員工的推介,先到附近商場的 Kilkenny Cafe 點了一客新加坡幣$9的Kaya toast set ,有咖椰多士、一碗叻沙、半熟雞蛋及一杯奶茶。味道其實是不錯的,不過一早起來吃叻沙感覺則太油膩一點,另外咖椰多士那塊冰鎮入油(跟菠蘿油一樣)實在太邪惡了,所以筆者對這早餐又一重很沉重的感覺。
 
Killiney for breakfast
Killiney for breakfast
Kaya Toast Set (S$9)
Kaya Toast Set (S$9)
早餐後距離球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就在附近的百貨公司再閒逛一會。在附近的百貨公司看到阿坤,內子就嚷着要試一下,因為香港那家店超多人排隊的。其實到這裏也要排隊,不過那人龍不是誇張那種。點了客咖椰多士(S$1.8) 跟咖啡 (S$1.5),還不錯。
 
阿坤
阿坤
然後搭地鐵前往體育場館看當天下午的球賽,先看到的是一場女子雙打賽事,其中一方是有彭帥在陣的中國台灣組合,加上這天是星期六,觀眾數目是明顯增加了。不過之後一場女子單打準決賽含金量更高,是由剛從情傷走出來的禾斯妮雅琪對決她的好朋友細威,網球的質素高之餘、摔球板、打足三盤及屢救決勝分,即使是看網球筆者在站著鼓掌多次。雖然今天的票較昨天貴,但賽事精彩度也彌補到這個premium。
 
彭帥謝淑薇
彭帥謝淑薇
兩場球賽中間有休息時間在體育場館周邊逛,有攤位遊戲有商場有餐廳,有些攤位其實頗為有趣例如可測試開波速度也有小禮品派發。由於沒有正式吃過午餐,所以也在體育館商場內的老街肉骨茶吃了一個套餐(S$11.10)。套餐包括肉骨茶(湯無限任添加)、白飯、油條及荳花,相當抵食(尤其是在體育場館內)而且味道也不錯。
 
老街肉骨茶套餐A(S$11.10)
老街肉骨茶套餐A(S$11.10)
國家體育場館
國家體育場館
球賽後的下一個節目要多謝筆者一個較早前到新加坡的朋友,她買了套票包括摩天輪(Singapore Flyer)的入場票但因檔期關係沒有用得着,所以送了給筆者。搭地鐵到city hall站步行約十分鐘便到達,指示也尚算清晰,畢竟摩天輪這麼大很容易辨認吧!除了摩天輪外那裏也有博物館、古早味大排檔(筆者幫襯了一碗福建麵,8蚊坡幣亦不好吃)、科幻遊戲館及海濱公園等配套。不過主角只有一個,早市摩天輪本身。跟倫敦的London Eye相像,也設有餐廳專用卡,如果在這裏用餐除卻限時這個缺點外也應該是有趣的。這天天朗氣清,只是近黃昏,所以無損欣賞市景,如果不是上來新加坡的這也是一個好的去處吧。
 
Singapore Flyer內拍攝的照片
Singapore Flyer內拍攝的照片
Singapore Flyer的餐卡
Singapore Flyer的餐卡
然後是晚餐時間,這天的晚餐約了從前在英國認識的友人在唐人街吃,所以先乘地鐵到萊佛士站先逛一逛牛車水,然後再到支人訂了位的茗香酒家。這家餐廳是做福建菜的,友人體貼知道筆者在香港並不太有機會吃福建菜,也知道筆者愛吃老字號的店。從餐廳的裝修就知道餐廳有相當歷史,有點像香港的鹿鳴春。筆者到達時友人早已在等候並點了菜:海參炆鴨、蒜片炒皇帝苗、福州炒麵、蝦棗、扣肉伴包子、芋泥。老字號果然好味道,而且筆者偷看帳單(敵不過友人的盛情被他搶先埋單)價錢是星加坡幣$110左右,物有所值。
 
牛車水
牛車水
茗香酒家
茗香酒家
茗香酒家—是日晚餐
茗香酒家—是日晚餐
飯聚後友人送筆者都金沙酒店附近的濱海灣花園,雖然星加坡天氣在十月份的夜晚還是很熱,但在樹叢中加上少許海風再配上奇特的燈飾令人感到舒服,也正好讓吃得飽飽的筆者一個散步的機會。這裏也有酒吧也有餐廳,有興趣的話在這裏喝一杯也不錯。之後到金沙酒店看看,由於筆者此行忘記帶長褲也把護照留在酒店,所以不能進賭場參觀也不能到酒店頂層喝杯酒,唯有早點回自己酒店的房間休息好了。
 
濱海灣花園
濱海灣花園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網球狂熱新加坡旋風三天三夜遊 (Day 1)

很多讀者注意到筆者旅遊的地方不算「大路」,北韓、西藏、絲路甚至年輕時前往埃及大概不是很多香港人旅遊的首選。反之很多香港人熱愛的旅遊熱點這並未太熱衷甚至未曾前往,還記得幾年前同事曾經說過「想像唔到仲有香港人未去過布吉?」,筆者就是這種「少數民族」的其中一份子,不但泰國的布吉,即是深圳的布吉筆者都沒有去過。

 

新加坡筆者都曾經去過一次,不過是二十年前,而且逗留時間少於二十四小時,那是星馬旅遊團新加坡入吉隆坡走,記憶中除了發覺魚尾獅身像比想像中小得多外,就只記得新加坡的士司機兜路情況很嚴重。無獨有偶內子也是二十年前到過星加坡一次,剛巧女子網球年終賽而是新加坡舉行,於是十月尾請了星期五一天假到新加坡渡一個長週末。

 

星期四晚乘八點幾的國泰航班前往新加坡,到達時已經是星期五的凌晨時分。由於筆者沒有寄艙行李,再加上新加坡出入境效率甚高,十二點半筆者已經身在的士中!雖然已經是夜深,但筆者在新加坡第一個要到的地點卻不是酒店,而是一個吃夜宵的地方Lau Pa Sat。Lau Pak Sat其是在商業中心區,基本上二十四小時營業,不過夜深時分就只有幾間店舖開門做生意。其實筆者當時肚子並不感到飢餓,但想到在新加坡只有三天的時間,而想吃的美食又有那麼多,在環顧四周好點了幾款美食「嘗嘗鮮」,最終用了S$42 點了十五串沙嗲(牛、雞、蝦各五串)、炒貴刁、魔鬼魚與蔗汁。老實說筆者覺得這個價錢有點貴,尤其是那個沙嗲,不過沙嗲又真係幾好食。相對下炒貴刁及魔鬼魚味道幾好價錢相宜想對蝦更值得推介,最神來之筆反而是蔗汁,可能因為食物實在太辣,這樣蔗汁更能發揮其清甜的味道及解渴的作用。

 

Lau Pa Sat (老巴剎)
Lau Pa Sat (老巴剎)

飽餐之後才往酒店。由於已經有二十年沒有踏足過新加坡的關係,基本上筆者對於新加坡的酒店與地區沒有任何概念。本想打算去出trip熱選的文華東方,但內子想找回當年結婚的一些回憶,所以最後選了烏節路的四季酒店。地理位置算是很不錯,而且房間面積也相當寬敞,只是沒有香港那間這樣豪華,間隔裝修倒是跟筆者以往到過的孟買四季酒店幾乎一模一樣,但內子仍難免比較失望。

 

四季酒店房間
四季酒店房間

由於賽程下午才開始,所以可睡到自然醒。起來後先到健身中心及游泳池打個圈,游泳池面積尚可,只是四周圍都是摩天商業大廈感覺有點奇怪,不過在新加坡這樣熱的天氣下游泳總是一件暢快的事,至少內子玩個不亦樂乎。雖然沒有時間多作逗留,但看起來健身中心的配套設備也不錯,也有香蕉、飲料、曲奇等免費供應給用戶。

 

四季酒店頂層游泳池
四季酒店頂層游泳池
四季酒店主游泳池
四季酒店主游泳池

然後便在看球賽前先找餐廳吃午餐,筆者來到新加坡很想吃海南雞飯,所以選了香港遊客熱選的文東記。原來從烏節路去一點也不容易,所以最後還是打的。在文東記基本上說廣東話完全沒有問題,點了半隻海南雞、一碟馬拉風光(即是馬拉盞炒通菜)、油飯3碗、椰青及靑檸汁。海南雞一吃便知不是香港那些雪藏雞或冰鮮雞,雖然說文東記已經旅客化,但對於筆者這種遊客來說絕對是收貨之作,仲要只係坡紙十三蚊,即係港幣$80,香港一碟十六粒燒腩仔都食唔到;相反來說那碟size像前菜的馬拉風光卻要坡紙$9,價錢完全不成正比,不過味道還是合格的。本餐埋單總共坡紙$42。

 

文東記—海南雞半隻(S$13)
文東記—海南雞半隻(S$13)
文東記—油飯
文東記—油飯

吃完午餐時間已經非常倉猝,所以只好乘的士前往國家體育館。友人早已在體育館門外等候,真的感謝現在通訊系統方便及便宜,即是在海外大家仍可互通訊息報告位置。雖然新加坡天氣炎熱,很好比賽是在室內進行,冷氣開放,觀眾看得舒服自如,球員亦打得較舒服(較早前的香港公開賽筆者便看到不少女球手幾乎中暑)。由於比賽日還是工作天,所以儘管這個是世界排名前八名女選手作賽,下午賽程的收費也只是港幣$200左右,非常超值(其實單看舒拉普娃已經超值,內子看不到較早前已被淘汰的寶查特則有點失望)。而且由於場內有相當多空置的座位,工作人員亦不介意觀眾移到景觀較佳的位置。

 

Sharapova in action
Sharapova in action

看完球賽之後就到體育館外附近一間名 Long Beach King 的餐廳吃晚餐,這間餐廳是當地舊同事推介,賣點就是吃蟹。一行四人點了黑胡椒蟹、咖喱蟹、炒意麵、秘制小八爪魚、炒芥蘭苗、蕉葉魚餅及用來蘸汁的銀絲卷。主角當然是那兩隻蟹,分量絕對十足,更重要是無論是黑胡椒還是咖喱都是非常惹味。每樣東西也不俗,當中小八爪魚口感像脆鱔,加上芝麻香送酒吃不錯。大家不妨估一下這一餐埋單要多少?四位吃得超飽也不過是星加坡紙$230,即港幣千四蚊有找,在香港食一隻蟹都唔止!筆者終於明白為什麼在星加坡必須要吃蟹了! 

Long Beach King
Long Beach King
黑胡椒蟹
黑胡椒蟹
咖喱蟹
咖喱蟹
秘制小八爪魚
秘制小八爪魚

雖然已經食到肚滿腸肥,不過還有下一站要探親戚,而探親戚又通常離唔開食野。親戚住在Bedok的組屋,組屋是香港人發夢都夢見不到的東西,曾經有星加坡同事跟筆者說他不能相信香港人均住屋的面積,他一家三口居住在1000呎的組屋但太太還常常埋怨如果多生一個孩子便不夠地方住!可惜因為時間關係,這次沒有機會參觀親戚鎖住的組屋,不過就在當區的熟食中心吃夜宵。星加坡以乾淨著名,即使屋邨的熟食中心也不例外,前後吃了肉銼麵、三色冰、蝦餅、蠔烙等,就這樣概括了這一天這頗長的行程。不過可能太飽的關係,所以筆者覺得最好吃的還是三色冰及蔗汁等甜食。

 

Bedok熟食中心
Bedok熟食中心
蝦餅
蝦餅
解渴巨星
解渴巨星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誰才是智障?

「警拘智障男」一案,越揭越多瘡疤越多大話。新一哥腳頭麻麻,「禿鷹」認真好帶恊送個燙手山芋迎新。隨着傳媒揭露越來越多的真相,「砌生豬肉」疑雲越加揮之不去。尤其近來警方對佔中人士的檢控睇上台的證據,除了不斷被法官質疑外,如果只可以用三個字形容,筆者會用「莫須有」這個歷史名詞。(反之即使證據確鑿,甚至連電視新聞也報道了的疑似藍絲違法事件,全部都是證據不足。)
其實那幾位警員應受收到平機會大肆宣揚褒獎,因為他們沒有帶有色眼鏡去對待智障人士(也有個別別有用心人士說他們才是真智障),把他們當一般疑犯漢代便是了。不過不給疑犯吃藥及被人説穿早已掌握疑犯的不在場證據又要說謊,那就不知道該如何自圓其說了。
不過最令筆者費解的是,那位喜歡下了班上Facebook跟人家鬥嘴的痔宮,噢不是應該是「白宮」發言人,也居然金盤收手無打文亦不還口,連一句「個別事件唔評論」都欠奉。難道連說話毫無邏輯的他都can’t defend the undefendable?反而是怪獸屈女士,對不起應該是怪獸家長作者屈女士,把羞愧當榮耀,說警方的制度真好真妙,把智障疑犯「祇是不合理對待72小時」(筆者忍不住按:就算天災人禍救人也不過是黃金70小時)説成天佑香港,大概白宮發言人要快換位吧!
無記不是見股票市場熾熱,所以深夜時分抽起衝上雲霄二而改播大時代提醒市民股票市場風高浪急嗎?那麼筆者衷心建議無記在大時代之後不要重播他來自江湖啊,改為播放同是秋官當主角的誓不低頭吧!這樣可以提醒講返市民對當年警方砌生豬肉等腐敗模式有所提醒吧!
當大家覺得警方的公信力已經不可以再低的時候,原來大家都錯了,果然是低處未算低。智障人士也是如此看待,那麼警方如何對待其眼中釘黃絲帶人士更不消說。當這個城市本身已夠光怪陸離,但更荒謬的事依然層出不窮並且一件比一片荒謬的時候,鬼才相信這個城市有將來有希望。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