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象

古語有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但如果一個地方壽終正寢之前,那又會怎樣?
觀乎一個號稱為東方之珠這幾年來的情況,大概就是亂象橫生。
那些什麼薑蓉蒜蓉薯蓉又或者是什麼正義聯盟(擺明抄美國Avengers,還真愛國啊!),筆者還沒有都環球時報社論的「水平」,暫且不說。讀者大人還記得那位現在擔任聯合國衛生大使,當年香港在禽流感肆虐期間勇敢對香港市民說每天吃一隻雞已被暱稱為「雞珍」的官員嗎?原來當官來說她還算是有種的,現在鉛水事件爆發,官員不但不敢每天喝個八杯鉛水,還訛斥市民無知,不知道拉勻一世不影響健康的道理,食物中有鉛與多鹽多糖相比下,鹽糖當然危險得多。
至於香港大學委任副校長一事,繼「等埋發叔」之後,有來過「等埋首副」,薪火相傳,以此邏輯推論,其實首副不二人選一定係發叔,無需再等。有趣的是教育沙皇回應有關特首有影響校務委員會時,提及到政府每年提供資助矛港大,特首成為該校校監及影響其行政又如何?這些說話我聽落好像很有道理,其實都是不值一個屁。稱呼還不是港鐵的最大股東嗎?為什麼建幾條鐵路既超支又延誤,政府不但冇say,還有報導說要對簿公堂呢?再說政府的錢就是香港人們的錢,那選港大副校長應該要來個全民普選吧!
然後有個退休規劃師強國seed,說因應社會需求,電車已經完成其社會任務,然後什麼行路比電車快所以建議政府取消電車由金鐘至中環一段。這句話有一個退休人仕說出來,真的不知道是什麼邏輯,這位先生發表此偉論前,在退休那是否應該立即剖腹?如果所有人一退休便被terminate,那麼不是連強積金也不需要,因為香港社會解決一個問題了嗎?認真一點來說,一個規劃師,九品芝麻官而矣,還要是已經退休的,一個招牌塌下來能壓死多少個這樣的人?這樣的人說的話居然可以成為各大報章頭條成為新聞嘅話,如果不是有關機構在背後操作,誰相信?
又想起衛斯理系列的小說「追龍」⋯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香港學生家長

大概又到了開學的時間,近來報名纸除了股票市場波動消息之外,還有不少一些所謂名人對子女教育「心得」的文章。

可能係每晚聽得陶傑嘅光明頂太多,再加上早前以寫怪獸家長出名的作者原來其實佢自己先係怪獸的關係,筆者每當看這些文章批判性都會忽然加強。昨天看到蘋果日報一篇題目為「某某名媛唔信名校」的文章,隸屬不隨意肌的大腦不禁發出了一些提問,求讀者賜教。
該文訪問了兩位有適齡學童的名媛,名媛一說的其實筆者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她不外乎說自己不會讓其子女勝出面試以求進入名校,只會跟隨政府派位機制。表面上非常之有獨立思考也不見得有什麼問題,不過究竟她能這樣說是經因為她的子女已經從派位機制派進了名校?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句話跟那些高材生每年考第一的時候向傳媒說其實他並沒有刻意去讀書去爭取好成績有異曲同工之妙。還有一點在文章沒有提到的是,她曾為高官的丈夫及曾多年任立法局立法會議員的丈人,以他們的人脈找到學位機會大概跟讀者這樣的嘍囉不太一樣吧。
至於另一位名媛的訪問筆者認為更加有趣,字字珠機,原文及筆者的大腦條件反射如下:
已為三女之母的名媛乙,兩位女兒已經入讀女拔萃小學,兩位女兒已經入讀女拔萃小學(筆者按:原來女拔萃小學不是名校,筆者又長了見識),她主張的是愉快中學習(筆者按:愉快的究竟是她還是她的女兒?),她說:「講面試嘅事已經係幾年前(筆者按:「前事不計後事不提」,佩服佩服,但第三個女兒將來又如何?),我最想佢哋喺愉快中學習(筆者按:大概願望跟現實還是有點距離的),依家讀書最緊要俾心機聽書,我覺得留心聽好書,好過出面補習(筆者按:這幾句筆者完全同意,但係後面當然有伏筆),佢哋而家成績都OK(筆者按:如果唔OK嘅話妳就去咗搵補習啦),兩個課餘會學游水同網球(筆者按:這句充滿咗including but not limiting to 的味道,她並没有說除咗這兩樣課外活動之外她的千金沒有學其他琴棋書畫啊)。」當年面試有否壓力?她說:「壓力唔算有(筆者按:這句有點玄,究竟有還是沒有?大概就算有也算是愉快中的有吧!),之前準備功夫做足就唔會有壓力。(筆者按:做準備功夫難道就沒有壓力?)」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好人好事冰雪自駕北海道十天 (Day 4 旭川 – 網走)

旭川—酒店房間外望
旭川—酒店房間外望
網走露天停車場—車子居然沒有積雪?
露天停車場—車子居然沒有積雪?

離開旭川,網走是下一個目的地。這次由於船長之家冬天關門不營業及天氣太冷不太適宜遠足,網走唯一的主要行程就祇剩下破冰船了。如前文所述由於天氣關係,這天需要早一點啟程。不過這個早一點其實只是九時起床十時離開酒店開車(其實預算較早開車離開旭川的,可是剛巧電視上直播澳洲網球公開賽錦織圭的比賽直播,所以有點延誤),這大概就是自由行尤其是自駕遊的其中一個好處。

根據Google Map由旭川到網走車程不過三小時多一點,但是車上的GPS卻說需要超過六小時,那麼筆者想大概四個半小時應該差不多吧。結果是全程用了大概四小時,可能這天天氣比預期好得多,沒有受任何風雪的影響,而且有差不多一半路程其實是走自動車道(其中一大叫還是不收費的呢),即使走國道車子不多道路也十分順暢。就這樣下午兩時許筆者已經到達網走,不過若非GPS上顯示筆者座駕右邊是藍色一片,因為網走湖已經結了冰成白皚皚一片進周邊沒什麼不同,筆者途經了網走湖還不知道呢。

 

破冰船碼頭餐廳
破冰船碼頭餐廳
破冰船
破冰船
帶子炊飯配無敵大海景
帶子炊飯配無敵大海景
破冰船碼頭
破冰船碼頭
不知有多少破冰船起航,但當地人依然熱情如斯
不知有多少破冰船起航,但當地人依然熱情如斯

網走市跟北海道其他除了札幌之外的地方一樣,充其量祇是一個港口小鎮。從開車進入網走市看到的第一個建築物(就是網走駅及其對面的東橫Inn),到目的地流冰船碼頭不過五分鐘左右。把車泊好後手搖便是到售票處查詢可否把之前預訂(但還沒有繳費)明天早上十一點的船票改為當天三點半的航班,看到售票處還有三點航班出售心裏已經有點踏實,不過因為始終有點言語不通所以也花了少少時間去解釋來龍去脈。其實如果省時一點筆者大可以購買當天的船票然後明天no show,反正預訂是不用預先付錢,但這樣會讓日本人覺得香港旅客留下不良的印象,搵得返香港人在海外的形象捍衛一下吧!船票每張3300円。

 

距離開船還有一段時間,而且還沒有吃晚飯,破冰船碼頭大堂2樓便是餐室,所以便在那裏吃午餐。看上去這像一個旅遊景點的food court普通飯堂,提供多款不同食物。雖然餐廳有全玻璃可看到無敵大海景,筆者本來對其食物質素並沒有什麼期望,尤其是看到它有別於傳統日本餐廳祇做一款料理,而且價錢也算相當便宜。筆者先點了帶子炊飯(500円)及海鮮湯麵(800円),後來看到其他食客點的石燒咖喱豬扒飯(1140円)好像很好吃,有忍不住落柯打。其中帶子炊飯港幣30幾蚊,有三粒非常鮮美的大大北海道元貝,用日本傳統飯鍋上桌,飯粒充滿帶子的鮮味,誠意推介;海鮮湯麵也很足料,不過味道比較將公仔麵一點;石燒咖喱豬扒飯吃的是咖喱汁多過豬扒,咖喱放在加熱的石窩𥚃熱辣辣,在冰雪北海道吃到熱辣辣的東西感覺特別好。

 吃過午餐後差不多時間上船,感覺是遊客不算多,大概聖誕西曆新年跟農曆新年期間中的一月是北海道的旅遊淡季吧!船艙有三層,不過幾乎所有搭客都立即走上頂層的甲板觀光。除了主角流冰外,全程幾乎都有不少鳥兒跟着流冰船飛行並跟船上的遊人近距離接觸。 

冰海
冰海
破冰中
破冰中

主角流冰其實是源於中國及俄羅斯兩國中的阿穆爾河結成冰後順流南下,看破冰當然是越冷越好,三月以後很可能就只有看到流「水」了,但一二月中也有很多時候天氣不好流冰船不能出發,所以能不能坐到流冰船也講緣份。畢竟這班是當天的第四班也是最後一班流冰船,開始的時候海面上的冰塊不是很多,但開航十多分鐘後海上的浮冰數量越來越多面積也越來越大。這時候走到船艙最下層還可看到船頭把大冰塊撞至裂開然後分體,只是海面上的寒風也真的太厲害了!

 

破冰船船艙內
破冰船船艙內
破冰船甲板
破冰船甲板

整個航程大約一個小時十五分鐘吧,每當碼頭已經是四點半左右。在一月的北海道這時天色已漸沉,是時候開車到酒店了。對於大部份都網走的遊客來說,住「船長之家」應該是常識吧。可是船長之家由十二月開始休館至二月中,只好跟那豐盛的北海道海鮮晚餐緣慳一面了。最後筆者選擇了也包括海鮮餐亦有浴湯的北海酒店,不算是民宿大概比較像一家小的溫泉酒店吧。房間是稍為舊一點但還算整潔,窗外也可看到遼闊的河景。酒店也設有男賓及女賓的浴場,不過規模較小。房間價格16600 円,即是兩位港幣$1000左右,價格跟船長之家差不多。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1)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1)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2)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2)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3)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3)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4)
網走北海酒店晚餐(4)

至於那晚餐質素如何?其實筆者付的價錢已經包括了加強版的晚餐,即是至少包括了一隻完整的大螃蟹(原諒筆者對於蟹的種類並不是十分熟悉),另外還有魚及帶子刺身、凍蝦、炸蟹腳及鍋物等,質素在北海道來說可能只是了了,但如果比較在香港吃日本菜的價錢,這一餐已經肯定回本。

 

晚飯後才七時許,所以沿着中央公園步行至商店街。除了少數餐廳外,所有商舖早已關門,筆者和內子就像卡通一樣拋拋雪球堆雪人,也算自得其樂。回酒店途中在便利店再買些零食,然後玩玩車子上的積雪,再在酒店浸浸浴場,就這樣過了一個算是非常平靜的晚上。

 

網走中央商店街
網走中央商店街
猜猜我是誰?
猜猜我是誰?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