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與雲高爾

眼看雲高爾治之下的曼聯戰績低處未算低,眼看來年無緣歐聯,足總杯主場也只能迫和韋斯咸(注意是迫和,不是被迫和),難以教紅魔粉不心酸。雖然曼聯這次踢得如此糟糕仍然可以逼到重賽已經係執返身彩,雲高爾居然還可以高度讚揚球隊表現,又砌詞辯稱己隊比賽太頻密,更揚言自己不會被炒。看到如斯的曼聯,命運仿似689治下的香港,都是江河日下。
最令筆者氣憤的是,雲高爾常常告訴紅魔鬼的粉絲不要覺得球隊是班霸,不要期待隨時可以奪標。救命,曼聯有全英超最大的球場,全球最大的粉絲人數,近20年來贏取絕大部份的錦標,亦是英超最有錢的球會,難道要跟般利茅夫比較,以護級為目標嗎?如果任何執教拜仁慕尼黑的領隊說出這句話,應該立即可以被解僱。不過這一句跟689先生也是非常相似,香港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城市,他卻羨慕深圳天津的內地城市,「如果香港做到他們一半就好了」這句說話跟住在山頂大屋的富豪說如果能分配到一間公屋就好了水準差不多。可惜的是,這兩位依然仍然安坐在寶座上,雲高爾説即使未能進軍歐聯曼聯也不會解雇他,而689先生又說中央撑他,密謀連任中。
他們另一個點相似的地方就是喜歡大白象工程。迪馬利亞以破英超紀錄近六千萬鎊收購回來,除了頭數場還算對辦之外,之後連出場次數也寥寥可數,最後在季後以蝕過一千萬鎊的價格賣走;近二千萬鎊轉會費的白蘭特可能是英超身高最矮身材最單薄的後衞,卻放在衝撞性最高頂撞性最強的英超賽場;還有已經五癆七傷的小豬、適合打拳多過踢波的洛荷。不過相比689先生的高鐵、三跑、港珠澳,這些還是小巫見大巫。對迪馬利亞雲高爾尙懂斬欖,這幾個工程卻是無底深潭。最近兩會一次「一帶一路」也沒有提,希望689先生可以忘記一帶一路國家(其實説穿了就是中國)留學生獎學金計劃,把錢放回醫管局吧!

紅魔鬼不但戰績低迷,踢出來的足球風格更是不知所謂,比從前格拉咸領軍的阿仙奴更沉悶。想起來令人不禁懷念費爵年代就算戰績唔好都打全攻型足球快上快樂而且前四無甩拖,仲要係一隊𥚃總有幾個像布朗、卡華利、奧沙、伊雲斯等好明顯唔夠班嘅球員湊合都踢出水準,證明舵手真係決定一切。香港人依舊是香港人,雖然說客觀環境因素已經改變,但即使是一個庸碌之輩,以香港人順民指數超高的情況來看,保持一個小康之局並非太難,不像現在亂象橫生。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