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ovies

來自港大的PK

終於看了「來自星星的PK」。

若論劇情緊湊道可能比Aamir Khan的前作「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稍遜一籌,尤其影片初段節奏可以更明快些。不過相比後者主力反思當代教育制度,「來自星星的PK」在印度這個宗教大國討論宗教顯然野心更大。除了宗教以外,親情、愛情也有不少着墨。總的來說,這齣片長兩個半小時的電影絕對值得買票入場觀看。

劇情講述由Aamir Khan飾演的外星人,既善良忠直且不會說謊,可是甫到地球便秘地球人搶去太空船控制器,使他有家歸不得。在茫茫人海中要尋回控制器恍如大海撈針,所以眾人都對他說只有神可以幫忙,而一連串的劇情就在尋找神的過程中發生,從此帶出一些迷信宗教的荒謬。

其中一段大概不是主線的情節,就是外星人PK愛上了女主角,但他又知道女主角不愛他,為免女主角深感內疚,所以他向女主角說了一個謊言。即是我們從小已經被教育說謊是不對的,大概沒有人會覺得這一個不是善意的謊言。

不知如何這一段情節讓筆者想起港大馮同學。馮同學冒着犯天下大不諱把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的原因公諸於世,讓港人清楚看到這些校委如何「理性」、「完全取決於校方長遠利益」。由於破壞了校委會的保密協議,馮同學已經成為眾矢之的。某過氣導演更呼籲全港僱主對馮同學永不錄用,先不說該導演自身的品行及人格如何,其實他大可不必擔心,自九七以後基本上還有什麼反建制派是受僱主歡迎的?馮同學反建制的立場,大概早早就在各大僱主的黑名單了。

至於香港人的操守突然之間變得這麼高,都是令筆者有點驚訝。還記得較早前順利邨壞仔事件,有人到學校示威,不是還有個小女孩喊着說「犯咗法又點喎!」?超然的那位涉嫌非法收受五千萬又如何?保密協議在一般情況下是絕對應該遵守,但如果超出了情法理外是不是就要死抱規則?

近幾年常常聽某人說什麼依法施政,不過依法什麼的,只適用於反對派。儒家説「禮不下平民,刑不上大夫。」,今天在香港,董特首儒家治港的理念終於實現了。「暗角七警」、「貪曾」不用被起訴,反對派則動輒則咎。如果所有事都要遵從法規看而不問情理,過去一百年在中國土地上最嚴重的違法就是共產黨推倒當時中華民國政府。你可以說共產黨是人民的救星,但請你以同一尺度對待馮同學。

如果PK是指電影中那個可愛的角色,來自港大的PK自是馮同學無疑;反之如果PK是日常港人俚語的話…….

以上純屬筆者個人意見,並不存在指責其他人的成份,也歡迎賜教,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http://lollicop.co

KANO – 首部讓淚水弄丟隱形眼鏡的電影

先旨聲明:筆者並不常帶隱形眼鏡看電影,也不是說這是老金有生以來看到最感動之作。

但這絕對是一齣好戲,又剛巧在幾個位置上觸動了筆者的感覺。內子說在埸哭的觀眾不多,祇有老金的眼睛像鬧鐘般定時湧出淚水來。情況有點像當年看海角七號之時,離場後才發現這也是魏德勝的作品。

幾乎可斷言這齣戲不會在大陸上演,就算能上大概都會是支離破碎兼且不受好評,即使喜歡也會怕被扣上戀日、戀殖、背祖忘宗、為軍國主義粉飾太平甚至漢奸等等的帽子。在香港大概也不會成為大熱,電影不是玩Sound Bite淥杯麵的速度,而是像煲老火湯把味道慢慢出來那種,節奏不是大部份港人那杯茶。還有這齣戲是採倒敍式的,間中還有些時空穿插。故事橫跨1929到1944年,即是整個時空台灣、朝鮮以及整個中國東北都是日本殖民地的時間。筆者猜想很多港人會不明白為何日本全國棒球賽會有台灣甚至大連韓國的代表,也不明白為何沒角色是説國語或普通話,更不明白為何沒有半點抗戰的情境出現。
故事其實相當簡單,描述一群奮戰不懈的棒球小子為夢想打拼的經過。1929年台灣嘉義出現了一支由日本人、漢人和台灣原住民組成的嘉農(Kano)棒球隊。新教練以「進軍甲子園」為目標,對球隊進行嚴格的訓練。原本被當地人及日本人歧視的未嘗一勝之隊,在嚴格訓練和屢屢挫敗的刺激下,求勝意志與前進甲子園的決心漸漸被激發。1931年,嘉農棒球隊在台灣大會一路過關斬將,拿下冠軍並參加當年度的夏季甲子園(第9回全國中等學校優勝野球大會)。初次參加甲子園的嘉農棒球隊,其奮戰到底、不放棄任何一顆球的精神,在甲子園球場締造傳奇,即使最後在決賽中鎩羽而歸,其血拼的精神還是感動了滿場五萬五千名觀眾。

那究竟KANO有甚麼情節更感動到筆者呢?有一群不同種族不同背景不同階級的孩子一起上學,他們中間存在的只有不含沙石的友情;有已作他人婦的默默把舊情人放在心中,沒有越軌,卻每時每刻為舊情人送上內心的祝福;有大限已到卻因非自己的關係不能爭取自己唯一的勝仗之悲情無奈;有憑着自己的毅力做出長期性的行為把他人的偏見溶化。但最令筆者本人感動的,還是在球場內外球員們付出的努力、不想輸的決心-「打球可以生氣,但不可以放棄」這句話筆者會藏在心裏。

三小時的電影,筆者真的是沒有看過一次錶,這已經說明筆者對此電影的評分。聽說這電影在台灣大收旺場,或許老金體內還真的流着太多台灣的DNA呢!

420px-Kano-2014-film-poster

如果喜歡本網誌的文章,無論旅遊、體育、社會形態或電影,都請讀者關注此網誌或到以下連結給個讚吧!
http://www.facebook.com/lollicopblog

復仇者聯盟-買票的也要組成聯盟嗎?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想不到連看電影也一樣!就在奧斯卡前夕,好戲太多,沒有時間逐一入場欣賞;近來卻有時間但找不到引起購票慾的電影。罪魁禍首之一乃復仇者聯盟,因此影片佔據了絕大部份電影院的播影時間。漫畫人物電影從來不是筆者那杯茶,更何况草根出身的金水土少時看430穿梭機而非芝麻街,美國漫畫對筆者而言幾乎是零共鳴。無奈形勢比人強,在無戲可選之下,耗資一百二十大洋做寃大頭。

其實電影又不算太差,而金水土也沒想過要從中對人生有任何新的領悟。如果祇求輕輕鬆鬆兩個鐘,此片尚算中規中舉。但以一套3D電影來說,筆者還常常挪開眼鏡看看是否有任何3D效果,而除卻電影開始前那些動畫外,可說是絲毫感覺不到那種立體感。現在的電影,動輒便是3D,票價百多元,而金水土「貴」為戲院會員也沒有折,如果一家四口進場便是四百八十大洋,以最低工資二十八元乘以八小時,那便是兩天多的工資了。這些假3D,也「食水太深」了吧!

最氣憤的是,電影最末段特意提示還有精彩片段,其實不過是下三濫片段,為下集鋪路,給觀眾來個温馨提示吧!而那片段,相比余文樂的別問我是誰,差遠矣!

現在假3D電影橫行,怎能不叫人留戀PPS呢?

「春嬌與志明」—久違了的港式幽默

筆者近日不知是忙於為生活張羅,還是每每為瑣事煩擾,腦子裝得滿滿的,極需要一齣輕鬆電影協助靈魂出竅一下。結果周二在沒有看過上集「志明與春嬌」之下,走進戲影院看「春嬌與志明」。

較早前看過「桃姐」與「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兩齣都不錯,但後者實在太過沉重了。「桃姐」比金水土預期的好,細水長流之餘戲味不俗,跟許導舊作「天水圍的日與夜」風格幾乎一致。可是卻太像港台節目,像「鏗鏘集」之流,也不是令人忘憂之選。

金水土曾極喜歡彭浩翔的電影,從「買凶拍人」、「公主復仇記」、「伊沙貝拉」、「AV」、「出埃及記」甚至「維多利亞一號」都有捧場。喜歡其用輕鬆手法表達一些現代浮世繪及時尚百態,像「公主復仇記者」刻劃出每個女孩子都覺得自己是公主,實際上卻更像巫婆;心儀的男子起初像是王子,最後卻是王八蛋。不過筆者對「破事兒」的支離破碎有點失望,再加上金水土自身經歷一段電影空白期,所以沒看過「志明與春嬌」。
雖沒有看上集但「春嬌與志明」的故事架構獨立,講述男女主角一起後性格分野引發的問題及離離合合,以及雙方從這一段關係中的潛移默化甚至改變人生觀。整齣電影相當流暢,再加上彭浩翔一貫的有趣對白以及頗粗俗的笑料及「助語詞」,身為向西粉絲兼長期在寄宿學校「浸淫」的筆者當然樂在其中!

演員也算稱職,楊千嬅總算沒有任何情況都喪笑或儍笑;余文樂不錯,在兩段關係中的內心矛盾及爭扎演得不愠不火;彭導的愛將陳逸寧有驚喜,有點現實版杜如風感覺,演出好姊妹一角絲絲入扣,「腿張開」更令筆者捧腹。

雖然此劇在北京拍攝,也有不少國內演員,但港產片味道還是百份百!在笑聲中及若有所領悟下歡渡了兩小時,花了六十大元也不枉!

劇終時出字幕觀衆還坐得牢牢,便知跟大隊準沒錯。果然余文樂扮王馨平演別問我是誰MV在字幕後上演,此片近期熱爆網絡,筆者倒覺得余文樂反串造型相當俏,可能跟他的大眼睛有關吧!

驚喜—失戀33天

這個星期筆者一口氣看了三齣電影,應該是人生首次,看得不亦樂乎!意外的是,在三齣電影中,金水土最喜歡的不是奧斯卡得獎電影”The Artist”或”The Iron Lady”,反而是期望最低的國產電影“失戀三十三天”。

看國產時裝片,筆者總覺得有些地方未能完全共鳴,非影片之罪,祇是筆者不諳國內文化及其時尚用語。像於此片出現的詞語「二百五」(指儍瓜、沒頭沒腦或做事不認真之人),金水土之前完全沒有聽說過。可是聽到電台影評人的大力推薦,再加上此片像快下架,於是毅然放棄”Hugo”、“桃姐”、“一吻巴黎”等片而買票進場。

國產片無可避免的人生大道理,在此片也不能「獨善其身」,但卻絕無”over”,也沒影響影片的流暢性,至少筆者於整齣電影內沒看過手錶。顧名思議,故事從女角失戀開始,從未接受、以為還佔上風、到發怒、想乞求前度回轉、崩潰以進展到偶而回憶以往拍拖片段,沒有時空交錯,卻讓觀眾看得自然。而當中夾雜的笑料、夭心夭肺的對白也比現今的港產片有趣有深度一點。最驚喜的是男角並非傳統道貌岸然玊子型人物,雖然也是秀氣,但有點捉摸不到他的心理狀況如何,卻增加了大量娛樂性。

從女角跟戲中擬辦金婚婆婆的交流,道出了一些愛情及人生的哲理。金水土最有共鳴的,乃是每個人人生有太多的不甘心,從而對生活失望沮喪。人生太多決擇,回望的時候不免懊悔當初的決定;已付出的也不甘心最後得不到預期的報酬,但退一步海闊天空這道理是眾生幾經歷練才能悟出來的。筆者人生觀尚灰,其中一主因便是不甘心目前的際遇,也在徒悔恨過往的一些決擇,雖然戲中談及的道理全懂,卻是知易而行難啊!

The Iron Lady

去年筆者最期望的電影,乃Colin Firth的“King’s speech”,雖然電影還可以,但期望越大,難免有點失望。今年看“The Iron Lady”,雖然事前已盡量降低期望,可惜事與願違,最終竟又重蹈覆轍。

梅姨演出是無懈可擊,近乎完美的英國口音,每個介乎強迫自己堅強與渴望被接受或呵護的神態表情都演得絲絲入扣,金像女主角實至名歸。可惜導演野心太大,影片包含了戴卓爾夫人與丈夫的愛情、為政途捨卻與子女的關係、從政之路遇到的障礙和挫折、為信念雖千萬人吾往矣之氣慨、愛護國家及國民之心、甚至女權和政治同路人隨時可翻臉無情各式各項,大包圍之餘卻失卻了重心。跟“The Lady”比較下,雖然一樣有多種不同原素,但愛情明顯為電影主線,有較大張力。結果是,每種原表筆者祇能輕嚐,而無刻骨銘心之感。

另外筆者認為導演的敍述手法太分散,導致每個環節表面上壁壘分明,實則有點支離破碎,時空交錯混亂也失去了連貫性,觀眾比較難產生共鳴。不明白為何電影不能再長一點(片長為一百零四分鐘),讓每一環節更能滲出戲味。比方說那位北愛事務發言人(即影子北愛大臣),戲中對戴卓爾夫人說出“To change a party, lead the party; to change a country, lead the country”,該算是其中一位她的政治啟蒙者吧,但出場時間卻寥寥可數,戲味也太淡了點。

總括來說,筆者認為「在兩位牛津同學中」,The Lady比 The Iron Lady優勝了!

 

The Lady

2012年金水土的「第一次」進電影院,奉獻了給“The Lady”(昂山素姬)。這決定,對極了。

筆者對昂山素姬以及這電影有著先天性的感情:昂山素姬乃金水土畢業的學院最有名的alumni;她丈夫生前任教的書院,位置在筆者就讀的書院毗鄰;她丈夫逝世的那一年是金水土畢業年,筆者身在同一城;最後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大家都有同一個民主夢,當然,跟她比較,筆者連給她提鞋也不配。

可能基於上述的原因,金水土在逾兩小時的電影播放時間裡,差不多都全泛淚光,鄰座的觀眾想必以為筆者剛失戀吧!整齣電影很完整,把絕大部份的「事件」不慍不火地敍述出來,再加入主角夫婦的愛情關係為主線,主角與家人的母子關係為副。劇力並不是靠煽情帶動出來,反而倚賴每一個小情節誘發觀眾的神經。筆者最鍾愛的情節,包括男角本身比較內向並不太善於交際,卻在苦無法為在緬甸的妻子幫上忙的時候,靦腆地走到一個他不被邀請的場合主動找一位素未謀面的人請求代為申請諾貝爾和平獎;也包括男角最後一次在緬甸時,跟昂山素姬說雖然目前的困難這麼痛苦,也預見不到這些困難會被解決,但他感到這些困難反而把他們夫婦更聯合在一起;更包括小兒子在男角彌留時對昂山素姬淡淡的回應她不能回來見丈夫一面的一句「我明白」當中生命的無奈。

當然還有那一幕當軍政府跟昂山素姬說妳有自由選擇永遠離開緬甸去看妳垂死的丈夫,或放棄見丈夫最後一面以堅持自己的理想,而昂山素姬回答曰“What kind of freedom is that?”。當筆者看到那豬狼決、看到那班選委的嘴臉、看到那自稱為政治家的言行,金水土也不禁輕嘆“What kind of freedom is that?”和“What kind of choice is that?”!香港人,你們還以為民主會從天下掉下來是必然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