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唐梁大戰加時版?

狼室六僭建曝光,跟唐宮雖有「無心之失」及「故意對公眾忍瞞」之別,卻是前後相輝映,告訴港人「權力就是硬道理」。原來僭建問題也像立法會地區直選一樣採取比例代表制,如果閣下家祇有四五百呎但多謀幾十呎空間,以百分比計算,比擁萬呎花園再多建過百過千呎連測量師律師記者都不以為意的違規建築,在規劃處眼中看為大,較易得到規劃處的「青睞」。
 
無論僭建明細及狼系統的解話,都已在各大傳媒及讀書大人的面書微博洗版,看官可自行解讀。筆者腦中盤旋的問題卻是,這公信第一及號稱知識份子的華文報章,不是曾助狼登上大位的嗎?怎麼現在又掉轉鎗頭對偉大候特?久經思量及與友人集思廣益後,金水土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都是眼紅強國崛起,親西方帝國主義勢力的大陰謀。
 
一友人說其實該報是為狼先「拆彈」,大概是要在生果報前先下手為強。這也有一定道理,因如若反動傳媒在胡總往香港回歸週年的航程中才發難,那麼狼怎面聖?但當「公信報」爆出唐宮僭建風雲之際,難道傳媒手中沒有狼的黑材料嗎?難道傳媒高估地相信那產業測量師鏗鏘有力落地有聲的「我沒有僭建!」(其實狼祇是說他沒有隆胸或弄雙眼皮之類的僭建,並沒說他家沒有違規建築,很符合狼一貫的語言藝術),而沒作深入調查?筆者倒不大相信肥佬黎會容許這樣。
 
在拜讀練乙錚在信報的大文後,終於茅塞頓開,原來全是傳媒的詭計。練先生文章內其中一段說到:「從來,群眾政治運動都是回應性的,性質決定於當權一方的本性與行為……..一旦體制以維穩為名對人民進行侵權掠奪,便產生反體制維權運動。」
 
眾所週知,港人對政治及政制問題幾乎可說漠不關心,即使關心也自覺無力回天,直到有重大「嚴重傷害人民感情」的大事件出籠,才能引發群情胸湧。「唐豬」祇是紈絝子弟,雖然顢頇,但能力所限,為惡也不彰。為了凝聚「公憤」,成就顛覆國家基地,傳媒無所不用其極拉「唐豬」下馬,把「有作為」的狼推上大位,當狼未上任已經把競選承諾打折再打折,再視核心價值及憲制如無物之後,在七一之前狠狠給予狼一擊。如此「別有用心」挑釁全港巿民與中央解放香港之高尚情操,果然是外國勢力滲透香港。筆者深信,愛國的精明的狼經此滑鐵盧後,上任後必會大大打擊此等傳媒以維護強國主權完整。
 
現在巿民最能聯想到的,想必是「唐豬」的「你呃人!」。原來,「唐豬」還是對的。「唐豬」能否捲土重來反敗為勝?「禮義廉」請別太早押寶,不然說不定變成炮灰。還是葉劉看得準,看來史丹福三年勝過立法會數十年生聚教訓。筆者如擺卦攤,將預言葉劉必為下屆特首。2017 或是 2022?2013 也未可料!

 

鄕事霸權

三二五狼英當選之後,唯一在筆者眼中視為建樹的,便是隨著「好打得」的林鄭(非林瑞麟加鄭汝華)幾乎篤定被任命為政務司司長,鄉事霸權被稍稍壓抑。(其他如雙非論,口術矣!)

村屋僭建問題,新界原居民較早前義憤填膺,滿身革命鮮血,跟法律昂然說「祇我例外」,與港英餘孽林鄭宣戰「誓得家園」,甚至準備浴血門常開,其中一位頭目更情理兼備地指出「已存在的便應特赦」作為理據。以此推斷,那位在奧地利禁錮自己女兒二十多年並不斷強姦的獸父也應該無罪釋放,又為人類文明史來個當頭棒喝!

那位曾大模大樣帶唐唐遊圍村的頭目,又在社團飯局唱反調,教狼英如何能忘?俗語有云:「民不與官鬥」,現在落錯寶得罪未來特區一號及二號人物,不用找白龍玊也可預計其來年運程何如。結果大棠荔枝園就在無抗爭下倒了!

其實也替那班鄉民沮喪,那些鄉事代表「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又要受招安選一個他們不想選的特首,最後還被清算過橋抽板。做奴才到此地步,光榮矣!

多謝唐生唐太

今天唐太在電台的精彩演出,除了令人懷疑她的公關智囊團跟她的丈夫有別之外,更贏盡本地男仕的掌聲。

截至昨晚為止,筆者在內子心中極有可能是不合格的丈夫(事實上金水土並無反駁餘地)。若「缺失王」加送「疑似」私生女都是九十分「先生」,那麼筆者的分數總不可能低於此吧!此舉實在對本港男仕的心理健康莫大裨益,須知道深圳河以南有為數不少的已婚未婚之男,每天過著戰戰兢兢過活,唯恐身邊那位大發雷霆之怒,或吵嚷曰「你唔錫我」,又或跟某某男友丈夫如何溫柔、體貼、細心、本事。從今天起,港男大可以挺起胸膛跟枕邊人理直氣壯自身稱“90plus”,即比九十分更高之人。三國時代曹操曾言:「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兒子若豚犬矣。」;今則「娶妻當如郭妤淺,章拍知婊子若豚犬矣。」。

女仕們則可慘情了,從今天起身邊的男伴便「坐地起價」,對另一半的容忍度將要求要可能未來第一夫人看齊:若想飛上枝頭變鳳凰呀,學唐太啦!人家這樣做,老公才出頭啊!適逢三八婦女節,筆者甚疑惑為何無女權份子及團體譴責唐氏伉儷,難道她們也被唐太融化了?或祇是我們的陰謀論DNA已經病入膏肓?

“Donkey & Geek”

昨天金水土賢伉儷探訪友人新居入伙,打算用西餅咭換一些果撻與友好共嘗,發現原來每張西餅咭只能換取四件果撻(若換取芒果撻更需補錢)。內子概歎曰百物騰貴,近年香港甚麼東西都貴了很多。筆者曰凡事都有例外,比方說港人的命便賤了不少。”Donkey & Geek” 櫉窗事件便血淋淋地證實這殘酷的現實。

金水土虛活三十多年,才知道在公眾地方除了「影人裙底」外,給店鋪照相也犯法。幸好法律界人仕均澄清祇要不利用照片作商業用途即不屬違法,換言之,”Donkey & Geek” 或其保安在香港境內濫用私刑。請問曾揚言「維持治安要道歉是天方夜譚」的「禿鷹曾」何在?沒有維護廣大特區原居民(廣義)的合法行為,是否也是天方夜譚呢?

特府也貫徹其對強柔弱對蟻民強悍之作風,對此事噤若寒蟬,更沒有洞悉其背後的政治陰謀。事件在強國領導人嚴正指出某問卷調查港人覺得自己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乃不科學之舉,而根據強國官場現形記邏輯,此學術調查已被定調為分裂國家之舉。”Donkey & Geek”事件不早不遲就緊接爆發(至少在傳媒上),顯而易見外國勢力眼紅強國崛起而不斷煽動港獨,不知道特府官員為何還需等待聖意,遲遲未下旨封舖拉人?

“Donkey & Geek”不是說其沒有作出爭議性的行為嗎?那不是正正說明岐視港人是無可爭議。道歉?別說笑,今天香港人命賤如泥,出生權利被褫奪、入學權利被褫奪、選傀儡首長權利被褫奪、言論自由權利漸被褫奪,區區攝影權算老幾?看看台灣大選,人家不斷進步,港人真的祇可以自求多福了!

香港特色的君主立憲制

早一陣子內子寫了一篇2011年小事回顧,寫出了其對母親無微不至關懷的感激,非常細膩及真摯感人,筆者也身同感受。於文章末段內子加插了對友人們詢問何時生小孩的回應,指出筆者在家是實行君主專制,凡事由金水土說了算。

對任何認識筆者夫婦的友好們,金水土在此立此存照(其實稍為認識金水土的或看過筆者拙作的,都應已知道),不生小孩(至少暫時)完全是「朕」的決定,與內子無尤,如欲知詳情,可參閱拙作「為什麼我對BB說不」。基本上,筆者無論在心理上、生理上、經濟上甚至全方位上對養育下一代未作好準備,也未想到為何要將一個新生命在這個苦難世界走一回。

至於在寒舍實行君主專制,筆者卻有點不以為然。當然內子十分賢慧,對金水土相當尊重及言計聽從。但正確一點來說,家裏實行的乃「有香港特色的君主立憲制」。君主立憲制者,像聯合王國(即英國)一樣(金水土可沒隱喻家中有個英女皇,請別亂陰謀論),君主有虛名卻無實權,雖然女皇最後簽署後所有重要法律才生效,或需經由女皇授權,其實所有事還是上下議院決定的。

至於香港特色,就像我國獨創一個兩制下的香港政治體制。比方說香港市民還算是享有有限度的言論自由(雖然有些「別有用心的反中亂港人士」可爭議自港大八一八時件後在港言論自由已受嚴重威脅),而在鄙人家中家庭成員言論自由是受到一定尊重,至於成員有否自我審查,那可不在筆者責任之內。

又比方說選舉改革吧,香港要推行普選,根據基本法,必須通過三個關卡(一、特首提出方案及首肯;二、立法會內超過三份之二議員贊成,當中自然包括了那些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尊貴議員;三、中央通過),缺一不可。在家中,等同於普選重要性的題目莫過家中生小孩,所以也有「基本法」設立「生仔三關卡」,曰:1、家庭每年總收入不少於$xxxxxxx,以確保足夠資金供應子女看醫生、報讀不同play groups、興趣班、國際學校以及出國讀書,並保償夫婦其中一人放棄工作之收人,因為父母一人必須全職協助子女考名名幼前學校、幼稚園、小中大學(有些學校甚至要求媽媽必須為全職主婦,否則不作考慮);2、必須已擁有及居住在「豪宅區」一過千尺單位,其房間數量不能少於家庭成員包括工人(而工人數目又不能少於孩子數目,以防止某天子女不肯在家開生日派對因怕同學看不起;3、家庭(即筆者及內子兩人)三份之二之成員首肯。

以上種種,皆符合香港行情及以基本法為基礎。將來特區頒發基本法模範家庭,筆者應該至少可獲銀獎吧!

殺雞奇謀

天氣轉寒,禽流感"疑似"再襲香江。特府在長沙灣臨時家禽批發市場撿獲一隻死雞並證實已感染H5N1病毒後,"一鑊"局長憂港憂民,沉痛下令把一萬七千多活雞送進密箱活生生焗死。

禽流感早不來晚不來,偏在冬至前抵港,是巧合乎?還是另有內情?一向以維護我國文化為己任的金水土,卻洞悉箇中奸情。同生為雞,為何在國內劏的冰鮮雞可吃,而本地活雞卻十惡不赦?難道本港食材大躍進,已領先鄰近強國的化學技術?

非也,這只是港英餘孽暨外國勢力處心積慮打擊中國文化之舉,剝奪港人劏活雞做冬吃團年飯的習慣。聖誕將至,此舉豈不鼓勵港人多吃火雞賀西洋節慶?

為了保衛傳統文化,"禮義廉"及"公聯會"應顆拍唐梁號召港人上街,每位遊行人士更要像北韓人民傷痛偉大領袖逝世那樣呼天搶地大哭,大叫打倒中華文化劊子手,實行先安內後攘外,務求在
BBC 或CNN 弘揚中華,讓世人知道中國人已經站起來!